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阴阳异闻录 > 第14章 无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询问一直持续到了天亮也没有什么结果,发现尸体的时候我是跟陈臣在一起的,而且在这之前我一直在医院里寻找王胖子,途中也有病人可以为我作证。我解释不清楚的事情有两件,一件是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天台吸烟。因为陈臣所在的楼层在4楼,警方认为只要脑子正常一点的人,都会选择下楼去广场上吸烟,而不会在停电的时候选择步行上到13层的天台。第二件,就是为什么我见了警察要跑。警察们认为,只有心虚的人见了他们才会选择逃跑。这两件事,是我没有办法解释得清楚的。还好我将拖字诀用到了极致,并且取得了很好的结果。

    “你可以走了!”女警一直跟我耗到了天亮,被人喊出去一阵后,回头就通知我可以离开刑警队。

    “昂?”闻言我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舍不得?”女警脸色不是太好看,似乎对于放我走的这个结果有些心怀不满。我心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就放我走,不过既然人家已经做出了这个公平公正的决定,我也绝不会多留半分钟。跟着女警出去走了一套流程,摁了几个手印。我将属于自己的东西领了,这才迈步出了局子的大门。

    阳光有些刺眼,我手搭凉棚朝天上看了看。然后叼了一支烟,叮一声用打火机给点着了。

    “哥,这边,这边!”我出门的时候,王胖子已经等候在一旁了。一见我,连忙招着手。

    “你怎么来了?身上的伤好些了?”我扔了一支烟给王胖子,看了看他脖子上的勒痕问道。

    “啥呀哥,昨儿你在前车,我在后车,咱俩不是先后脚被人给带进来的么。”王胖子摸了摸脖子上的勒痕对我说道。

    “这事儿有点不对劲!”我的车还停在医院,所以我跟王胖子只能选择搭车走。路上,王胖子低声对我说道。

    “这么大的案子,咱俩的嫌疑最大。这才几个小时他们就把咱们给放了,别是琢磨着放长线钓大鱼吧?”王胖子在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的士司机的脸色都变了。

    “喂,喂老铁你钱还没收!”将我们送到了医院,人家司机掉头就走,连车钱都没收。王胖子追着喊了两声,人家一脚油下去很快就混入了车流。

    “是你们啊?”摇摇头,我俩刚准备上楼,就听见身后传来了招呼声。一回头,却是昨天夜里的那个大夫正从住院大楼里往外走。

    “陈医生,你这是才下班?”我上前跟陈臣打了声招呼。

    “才下班,昨天上了个大夜班,总算可以休息两天了。你们,没事吧?”陈臣对我点点头,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问道。昨天我跟王胖子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她可是亲眼所见的。

    “能有啥事,事情不是我们做的,不过是去配合警方调查而已。人家还请咱们吃了宵夜!”王胖子的瞎话张嘴就来。

    “那就好,昨天你背下来抢救的那个人也被带走了。据说...据说在电工的尸体上,发现了他的指纹,现场也留下了他的脚印。你们说,别真是他干的吧?”陈臣心里对于昨晚上的事情,还是有些心有余悸。不过她的这番话,却让我跟王胖子似乎明白了警察释放我们的原因。

    “其实你可以出门旅旅游,让心情放松下来。”我轻嗅了嗅她身上混杂着消毒水味道的香味,揉了揉鼻子给了个建议。

    “有什么好的建议?”陈臣抬臂一撩头发问我。就在她撩头发的那一刻,我清楚的听到了身边王赞助咽口水的声音。

    “可拉倒吧,他自己都不常出门,哪能给你啥好的建议?妹儿啊,加个微信呗?我经常出门旅游,回头帮你做一份既能玩好,又能省钱的攻略出来!”王胖子抢先一步对陈臣说道。

    “你扫我?”陈臣拿出手机,对我俏皮的笑了笑说道。此时此刻,我能感受到王胖子内心的嫉妒和恨正在直线攀升。

    “你脖子上的伤还得留院观察!”互相添加了联系方式,陈臣这才对我们摆摆手道别。走了两步,她停下来对王胖子嘱咐了一句。

    “哎,哎,一定多留几天。陈医生,你啥时候上班啊?”王胖子对人家一通点头哈腰。

    “真高冷,真好看。哥,你别跟我抢啊。我觉得我后半生有着落了!”陈臣没有搭理他,只是迈步走到一辆甲壳虫旁边开车离去。王胖子嘶溜咽了一口口水,目送着人家离开嘴里叭叭儿的念叨着。

    “高冷?我怎么没觉得!上去吧!”我挠挠头,将王胖子拉扯了一把朝着电梯方向走去道。

    “昨天晚上,你是怎么去的天台?”进了病房,我问起了王胖子。

    “我一直在你身后,忽然有人一拳头砸在我的后颈窝上,。等我醒过来,已经上了天台。那个中年人,正解着皮带往我脖子上勒。哥,我又欠了你一条命。”王胖子摸了摸脖颈,坐到了沙发上。

    “那人是冤枉的!”王赞助靠在沙发上对我说。他说的是那个被冤魂附体,想要杀了他的那个中年男人。

    “我知道!可是我们知道没用,我们拿不出证据能够证明他是冤枉的。昨晚在警局我想了一夜,终于想明白了。还记得我们聊天的时候,这层楼忽然有人被送进来的事情么?我想他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附身在中年人的体内,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这层楼。来到了这里,他应该先附身到了窦根的身上引发出意外,在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后又去配电室断了电源。在这个过程中,或许遇到了前去检修的电工,于是他顺手就将人家给杀了。从配电室出来,他再次附身在那个被送进来的中年人身上,趁着黑暗将你打晕带到了天台。”我尝试着在那里推理起那个冤魂的动机和作案过程。

    “他不过是被我泼了粪水,有怨气朝我撒就是,为什么要杀那个电工?”王胖子握了握拳头说道。

    “或许,他的目标不仅仅只是你一个。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压根就是想来杀人泄愤。至于杀的是谁,杀了几个,事先或许根本就没有想过。在这件事当中,谁遇到了他,谁就倒霉!记得新闻里说的那些报复社会的案例么?我想他应该就是那种性质。”我往沙发上靠了靠,手里摩挲着打火机对王赞助说道。

    “那,那个婆婆总算是引你来救了我一命。你有没有办法,帮她儿子洗脱罪名?”王胖子面色正经起来,连我都感觉到了一丝陌生。

    “你看得见她?”我问王胖子。

    “屁话,自从跟你勾搭到一起,老子见鬼的时候越来越多了!”王胖子啐了一口说道。

    “有些事,我也是无能为力的!总不能跑去警局说,这件事是鬼做的吧?不提人家信不信,就算信,他们让我拿出证据来,我上哪拿呢?那货都已经被我拍成了渣!”我捻动了几下眉心,轻叹一声对王胖子说道。

    “阿西巴!”王胖子有些颓然的骂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