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重生之瓶安是福 > 第19章 见鬼了?!(后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风菲菲是背对着风惠娘的关系,所以风菲菲的情况风惠娘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只以为凤菲菲是脚软站不住才倒在地上而已。因此对于风菲菲的狼狈,风惠娘更得意了。

    “要我说啊,你还真是蠢,我说什么你居然就信什么,赏花会上,我只抹两滴眼泪,你居然就将你辛辛苦苦做好的诗就这么给我了,自己倒交了白卷儿,成全了我才女之名,倒叫自个落了个草包美人的称号,丢尽了颜面……,嗤~,你知不知那时我是故意的啊,紧张得什么都写不出这样的话你居然也信……,注该你得个草包的名号!”

    “祖母七十大寿时,你绣的那个万字无回纹的抹额是我故意用茶给泼的,本想让你来不及另备寿礼出个丑,谁知道你这贱人倒是乖觉,没了抹额却用百寿图取了巧,哄得祖母大人欢心,反倒将我的麻姑献寿图给压了一头,你知不知道,那麻姑献寿图我花了多少心血才一出来的?就等着在祖母的寿宴上一鸣惊人,结果全给你破坏了!不就是几个破大字嘛,有什么了不起……”嘴上是这么说着,可是实际上风惠娘却根本不是这么想的,至少从她那越来越妒恨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

    “还有,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结婚两年却一无所出?实话跟你说了吧,那是因为张家根本就不想让你生!毕竟一个不祥之人生出来的孩子天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种儿~”风惠娘捂着嘴,笑得一脸得意,像是一个自觉自个办了什么大事,急着向大人显摆炫耀的孩子一样,只是这话出说来后去让人打心底发寒,“说起来,姐姐你还得谢谢我呢,如果不是我提醒了伯母,你可不就得受这生育之苦了~,姐姐,你,可是托了小妹我的福才免了生育这道鬼门关~”

    风惠娘那是越数越兴奋,或许是为了装她这“小白兔”形象,这些东西憋在心里太久了,现在一旦宣泄出来,风惠娘就有股子刹不住嘴的架势。

    更或说,在风惠娘眼中,风菲菲不过是个将死之人罢了。不受婆家待见,就算她想说什么,婆家那边既不会信也不会理会。娘家那边,父亲外放,远水解不了近渴,家里边,母亲掌家,别说给风菲菲撑腰,那是同样恨不能让风菲菲早点死,好让她风惠娘嫁过来当这名正言顺的少奶奶,所以娘家风菲菲同样指不上不。不乘此机会好好奚落奚落这待字闺中时总是压她一头的姐姐她如何甘心。

    因此开始的那会,风惠娘倒还好,只是拿自己做的一些事来刺激风菲菲,可是这越说越兴奋,越说越停不下嘴的后,不单她自己,她甚至连她的母亲,也就是风菲菲继母加姨母私底下对她她的诋毁之词也跟着一起抖落出来,只因她知道,风菲菲对自己的母亲,那是真真儿看重,真真儿是当着亲娘一般爱戴,如果风菲菲知道自个娘亲这背底里是如何诅咒,甚至连她不少坑风菲菲的手段还是娘亲手把手教的,一定会更难受。

    一直小嘴说个不停的风惠娘并未看,或者说她没有那阴阳眼,根本看不见,一个透明的虚影虚影正慢慢从躺地地上的风菲菲身上分离出来,那透明的虚影与躲在地上的风菲菲一模一样,不用说,这分离出来的透明虚影正是风菲菲的魂魄!

    望着身在地上的肉身,风菲菲的魂魄甚至还来不及对自己现在的情况表示惊异与无措,更还没未来得及想办法再回到肉身以示还阳,就被风惠娘这一连串的话语震惊,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打击得直接懵了。

    从未想过面前这个,一直被自己宠爱的妹妹背地里居然做了这么多事,那一桩桩一件件她以为只是巧合的事件,实则却是她这个“好妹妹”的精心算计。风菲菲地魂魄朝风惠娘扑了上去,想要质问她自己哪里对不起她风惠娘了,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为什么千方百计地要毁了自己?可是人鬼已殊途,风菲菲这一扑,只是直接从风惠娘身上穿了过去……,抓着风惠娘质问,她根本做不到!

    而风惠娘呢,自个费了半天口舌,风菲菲居然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不由得不耐烦起来。径直走了过去……,风菲菲那染血的额与紧闭着的眼就这么映入了风惠娘的眼帘。

    “昏过去了?”风惠娘嫌弃地撇了撇嘴角,虽然风菲菲脸色青灰,但风惠娘还是没往深处想,毕竟风菲菲久病卧床,这脸色本来就没比现在好到哪里去,因此风惠娘根本就没想到风菲菲已经离世。而是在暗戳戳地嫌弃风菲菲真是没用,不过额头上碰上了这么一点小口子,居然就昏过去了,真是的,白废了她半天口舌。

    伸出纤小的玉足,姿态优雅,但是动作却绝对不美丽地往风菲菲身上轻踢了一下,然后再故意恶劣地往风菲菲指头上一踩,再一碾……,这正想等着风菲菲被痛醒,再装模作样地道个假假的歉,然可以再顺便奚落她一次。可是很快,风惠娘就发现不对劲了,风菲菲居然还是依旧一动也不动。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风惠娘将她那颤抖的指尖探向了风菲菲的鼻子……

    没,没气了……

    “呀——”风惠娘尖叫一声,到底只是一个少女,哪怕她心思再毒,这乍一见死人了,还是被吓住。蹬蹬蹬倒退几步,绊倒在椅子上,捂着自己的嘴直发抖。

    “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就在这时候,一个欣长的身影挑开帘子走了出来。

    是大爷,风菲菲的魂魄眼一亮,这进来的人正是她的丈夫,张家的大爷张子文。风菲菲双目一红,忍不住呜咽一声,如果此时她还活着的话,只怕她早已经控制不住的泪流满襟,可是现在的她,居然流泪的能力也没有了。她家郎君回了,他一定会为自己讨回公道的!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些,让风菲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丈夫根本就未置倒卧在地的自己于不顾,而是直接冲向了自己的妹妹。

    “惠娘,你没事吧?!”张子文轻轻握住风惠娘的手,像是捧着什么珍宝一般,小声地问道。这种珍惜与疼爱之情是风菲菲从未见过的,张子文待她总是一副相敬如宾的样子,虽然风菲菲一直遗憾她与张子文不能像当年她父母一般恩爱亲密,可是姨母也说了,可是姨母劝她,这夫妻之间的相处并非都一样,这张子文只是情绪内敛一些,但是其为人正派,后宅也干净,这说明张子文心里还是看着她这个妻子的,让她莫乱想!

    可是现在看来,这,哪里是看重她这个妻……

    “子,子文哥哥。”看到张子文,风惠娘立马跟只受惊的小猫儿一般往他的怀里钻,“姐姐,姐姐……,我,我被吓坏了,好可怕……”

    “不怕,不怕。”张子文一脸痛惜地将看起来似乎被吓坏了的风惠娘给抱紧在怀中,然后有些厌恶地望了倒在地上的风菲菲一眼,唾了一口,“真真是个灾星!”

    “子文哥哥你快别这么说,虽然她生而不祥,是个刑克之人,但好歹也是我的姐姐~”风惠娘抬起头,故意将自掌掴后红痕犹的小脸展露在张子文眼前。

    “惠娘,你,你这是怎么了?!”张子文一脸疼惜轻抚着风惠脸的小脸。

    “子文哥哥~,姐姐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久病心情不好……,都怪惠娘,不过是几个巴掌而已,惠娘不该就这么怕了,不该纵着姐姐,答应她扶她出去走走,都是惠娘力气小,没用,走得又慢,姐姐生气推开惠娘也是该当的,哪知姐姐居然这脚一崴撞到了铜镜上,就这么去了,惠娘想去拉的,可是惠力动作太慢,惠娘,惠娘,呜……,都怪惠娘不好,是惠娘害了姐姐……”

    一旁风菲菲的魂魄一听,只觉得眼发黑,这真是谎话张口就来啊,只是如此拙劣的谎言她也能说得出口,除非真是个蠢的,否则这样的话话会信。

    “惠娘,这不怕你,是那灾星自己作的!”张子文嘴一张,差点没将风菲菲的魂魄给气个倒仰,望着张子文那对风惠娘这拙劣的谎言深信不疑的模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如果她还能有血喷的话),好么,合着还真有个这么蠢的。

    “子文哥哥,你不怪我?”风惠娘抬起头,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你啊,就是太善良,怪道你总是被那灾星毒女欺负!”张子文轻轻点了点风惠娘的小琼鼻,说道。

    “没,没有,姐姐,姐姐她很疼我的,真的,真的很疼我的……,子文哥哥快莫要如此说姐姐。”风惠娘急急为风菲菲辩护,可是那作派,那有那似乎在故意强调着什么的言辞却给人一种在欲盖弥彰的感觉。

    “你啊……”张子文摇了摇头。“算了,惠娘你莫怕,这一切都交给我,你啊,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吧!我明媒正娶的新娘子。”

    “子文哥哥,我,不行的。”风惠娘疯狂地摇着头。

    “为什么不行,你我本来就两情相悦,母亲也中意你远胜那灾星,恨不能当年嫁进我张家门的是你才好,可你总是说不想对不你那灾星,挡我于千里……,如今她已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惠娘,难道你还要拒绝我吗?你就如此狠心吗?!”张子文紧紧握住惠娘的手。

    “可是姐姐尸体骨未寒,我不能……”风惠娘突然用力推开张子文的手,“惠娘力微,嫁妆又不如姐姐丰厚,帮不了子文哥哥,如今姐姐这一死,方家一定会过来索回姐姐的这些嫁妆,到时……,子文哥哥,你,你还是娶一个能帮得上你的闺秀吧……”

    说完风惠娘掩面跑了出去。

    望着那掩面而去的风惠娘,张子文突然一咬牙,望着那躺在地上,似乎已经快被遗忘的风菲菲:“风氏,你别怪我,只当这是还了你克死老太爷的怨吧……”

    接着脸上表情一柔,望向了风惠娘那离去的背影:“惠娘,别急,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将你娶进门,风氏的这些东西那方家也别想拿走,这些,也都是你的……”

    “来人啊,将少奶奶的房间给封起来,不许任何人出去!另外,给大爷我备上纸墨,我要修书封给岳母家送去!”说完,张子文甚至连倒在地上的风菲菲的尸体都未管,就这么脚一抬走了出去。

    望着自己那倒在地上的尸体,风菲菲的魂魄满眼凄凉,情到悲处居然控制不住无声地狂笑起来,这,就是她捧在手心里呵疼长大的“好”妹妹!这,就是她倾尽全力,一心恋慕着的“良人”!风菲菲,你果然就如风惠娘所说,就是个傻的!傻的!!!

    突然笑一收,风菲菲跟着张子文的脚步走了出去,彼时张子文已经将信件封派人送往了风府。风菲菲一咬牙,冒着魂魄散的危险,顶着烈日当空缀上送信的小厮,回到了自己那个原本熟悉,现在却怎么看怎么陌生的家。

    **************************************************************************************************

    风府后院,如今当家主母小方氏的宅院。

    此时的风菲菲魂魄已经极度虚弱,可是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支撑着她,让她硬撑着来到小方氏的寝室。

    “娘亲,我已经照着你的话做了,可是,这真的有用吗?”风惠娘的声音传来。

    “娘亲的宝贝儿,你什么时候见过娘亲我失过算了,你看,方家的信这不就来了吗?”小方氏道。

    “娘亲,快打开,快打开,快看看这里边写的是什么!”风惠娘急切地道。

    “好好好……”

    风菲菲的魂魄强撑着虚弱,也跟着凑了上去,可是当她看清楚那信中的内容,风菲菲的魂魄剧烈地摇晃起来,差点没直接溃散…………

    “哈哈哈,好个张子文,果然好手段,这方子比我想的办法要好多了!惠娘,你这下放心了吧,风菲菲那个贱人的东西都是你的,以后,这整个风家也都是你的,这是方氏那个贱人欠咱们娘俩的,以前的那个小崽子也是,娘亲说的,娘亲一定能帮你扫平你…………”

    后面的话,风菲菲再也听不到了,她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然后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