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诸天幕后魔王 > 第五十章 惹到一个假神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另一边,神父房间的门打开,戴安娜寒着一张脸走出来。

    跑到女学生宿舍床上撒尿的一名日本兵听到中尉命令出来时正好碰到她。

    戴安娜笔直走过去,右脚提起,屈着膝盖往前一顶。

    那名日本兵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位外语老师敢对他下手,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

    “呃……”他涨红了脸,抱着下体倒下去。

    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脚下去把他的命根子给废了。

    戴安娜拿起掉在地上的三八步枪往日本兵咽喉一捅。

    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她拎着枪往前方走去,样子像一个女煞神。

    虽然没有武器装备,虽然只有普通人的力量,可是论起身体强度,再健壮的日本兵也比不过她。

    “史蒂夫。”她把枪丢了出去:“与野兽是讲不通道理的。”

    啪!

    史蒂夫把枪接在手里,看了身后的女学生一眼。“你照顾好她们。”说完这句话,他把垂在地面的长袍下摆塞进腰带里,提着枪往外面走去。

    “那个开枪的……”

    “是顾,你一定要把他从日本人手里救出来。”

    史蒂夫回头看了她一眼:“我会的!”

    ………………

    王尚躲进了教堂对面的三层小楼里。

    第一个日本兵走出门时,枪声响起,子弹击破了钢盔,日本兵应声而倒。

    后面的人循着子弹飞来的地方还击。

    枪火在废墟间乱窜,扬尘四起,砖石横飞。

    这时一道白光从另一座建筑射出,第二名日本兵中枪毙命,扑倒在教堂门口。

    朝仓中尉拿着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躲在门框后面指着右侧的二层小楼:“在那边,射击,射击。”

    前面的日本兵又是一轮压制攻击。

    大正十一式轻机枪的子弹打得右侧小楼粉尘飞扬,碎石如雨。

    与此同时,几名拎着三八式步枪的日本兵沿街道两侧废墟猫着腰往前推进。

    他们拐过一间倒塌的杂货铺外墙,准备掏出手雷给前方小楼里藏的中国士兵一个好看,这时一道乌芒抹过,钉在旁边烧焦的木头柱子脚下。

    轰的一声响。

    柱子旁边的手榴弹爆裂,冲击波把几名日本兵炸飞出去。

    那边出来教堂的朝仓中尉有点懵,分不清敌人在哪边。

    便在这时,只听一声枪响,身后的日本兵“呃”的一声惨叫,向着前方扑倒。

    飞窜的鲜血溅了朝仓中尉一脸。

    他看见那个年轻神父从教堂里窜出来,手上拿着一把枪,几乎不用瞄准,抬手一扣,身边一名同伴身子抖了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后面有敌人,后面有……”

    叮!

    伴随金铁交接的脆鸣,前方操作大正十一式轻机枪的士兵被子弹击中钢盔,头一歪就没气了。

    朝仓中尉这次是真懵了。

    前有敌人,后有追兵,他们被夹在教堂大门外面的空地上,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

    呃……

    又是一名士兵倒地。

    年轻的神父在地上打了个滚,让过几发子弹,起身就是一枪。

    第三名士兵随即赴死。

    朝仓中尉骂了声混蛋。

    三发子弹,三条人命!

    教堂的神父有这么好的枪法?再联系发麻的手腕,他觉得自己被骗了。

    教堂里的人都是一群骗子。

    他们怎么能骗大日本皇军呢?他们怎么敢骗大日本皇军呢?那些洋人和支那猪一样该死!

    几名日本兵调转枪口攻击史蒂夫,打得教堂门前腾起一簇又一簇扬尘。

    因为压制前方建筑的火力转弱,一名日本兵被子弹击中肩膀,失去战斗能力,一名日本兵在往侧方转移,准备让出这个难受位置时极为倒霉的吃了颗流弹,仰头往地上一倒,见了阎王。

    朝仓中尉旁边一名士兵掏出97式手雷,咬掉拉环,往头盔一磕。然而还没等丢出去,不知哪里飞来一发子弹,刚好打中手腕。

    97式手雷落在地上,滴溜溜地滚。

    朝仓中尉整个人都吓蒙了,大喊一声卧倒,向着旁边扑出去。

    轰!

    炸雷般的声音响起。

    泥沙溅了朝仓中尉一身,耳朵被爆炸震的嗡嗡响。

    他现在已经听不到枪声,只看见年轻神父握着三八式步枪冲过来,身后是不断腾飞的扬尘。年轻神父开了一枪,打中门框位置想要冒头射击的一等兵,然后贴着地面一个飞铲,从下面射穿了军曹的心脏。完事把打空子弹的三八式步枪一掰,枪身抡在想要拼刺刀的二等兵脸上,打得血沫横飞,牙床迸裂。

    至于三八式步枪前面的刺刀,年轻的神父把它往前一丢,刀尖从端着枪的军曹长脖子插进,后面捅出。

    鲜血突突地往外冒。

    军曹长怒睁双眼,仰身倒在地上,手脚抽了抽便没了动静。

    朝仓中尉懵了。

    神父?

    骗鬼去吧!

    他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拿着南部十四式手枪瞄向敌人的后背。

    他扣动扳机,枪响了。

    差不多在枪响的瞬间,年轻神父好像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身体往左侧一闪。

    人类的速度当然不可能快过子弹。

    前方闪过一道血光,神父中枪了。

    朝仓中尉很开心。

    然而这份开心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惊恐地发现那个男人让开了要害部位,那一枪只是伤到肩膀外侧。

    他赶紧去扣扳机,想要来个补射。

    谁知那人往后一拧,身体打了个转儿,用来捶砸二等兵面部的枪杆呜的一声飞过来。

    啪!

    枪托糊在他的脸上。

    朝仓中尉被砸翻在地,鼻子里流的血与嘴里流的血在脸上涂开,左眼已经睁不开,头上戴的钢盔也被砸飞出去。

    迷迷糊糊中,他看到掉在不远处的南部十四式手枪。

    他往前爬了两步,准备去拣那把枪。

    这时一只脚落下,踏住了他伸出去的手腕。

    然后,这支分队的指挥官,也是活到最后的一个人,眼睁睁看着三八式步枪的刺刀捅进了他的身体。

    呵……

    朝仓中尉吐出一口浊气,头一歪,死了。

    ps:听你们的,不说丧气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