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167章 余公的火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谈及余公之事,众人皆是一番唏嘘。

    崔稚和皇甫腾只能退而求其次,又顺着地图看了起来,相中了几套宅院,准备明日去看看,拜托段家爷孙问一问价钱。

    回去的时候,崔稚走在前,嘴里说着宅院的事,一回头,竟发现魏铭落了她好远。

    “魏大人,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崔稚过去扯了他的胳膊,“你可别跟我似得,当街撞了什么路灯,穿越了那可就麻烦了。我当时好像看了一眼手机来着,没留神就撞上了路灯”

    崔稚心情很好,说着自己那次奇幻的穿越,拉着魏铭回下榻的宋氏酒楼。可魏铭却站住了脚步,“去趟郝氏书局。”

    他说去就要去,崔稚看他脸上神情,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要紧的,也不敢耽搁他,连忙陪他去了。到了郝氏书局,便同管事的打了招呼,要来了近年的邸抄翻看。

    魏大人难有这等紧要时刻,崔稚只得在旁陪着,顺便小声同管事的问了问郝修的事。

    郝修和刘春江今次考试都失意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回程路上纵情释放落榜的苦闷,在大明湖畔吟诗作赋,逗留了好几日,直到洪教谕和桂训导说要帮两人联系书院读书,两人得了信,这才传信说马上就回来。

    有书院先生指导,那可比自己埋头苦读强多了。

    崔稚又问了问《食神飞升记》后续刊印的事,话还没问完,魏铭突然撩了帘子从里间出了来。

    他脸色仍然沉着,神色虽不似方才焦虑,可崔稚摸不清他的想法,小声问,“你还想去哪?”

    她口气又轻又柔,好似怕惊起落在窗台上的飞鸟一样。

    话中的意思,好像你去哪,咱都没意见一样,反正是不敢惹。

    魏铭方才查看邸抄的些许焦急,被她这小模样一冲而散,再见她睁着水亮的大眼睛一错不错地瞧着自己,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臂,“去城西。”

    她满脸迷惑地抬头看过来,“去城西做什么?”

    魏铭手下握得更紧了,“你今早,不是说要吃城西的蛤蜊面吗?”

    “啊?”

    她满脸黑人问号,刚才十万火急地样儿,现在跟她说,去吃城西的蛤蜊面?

    虽然她很想吃,因为那蛤蜊鲜妙可口,面条是摊主大娘手工擀出来的,香弹劲道不过,魏大人真的没有别的要紧事吗?

    只是魏大人根本不让她问,催着她,“快些,不然大娘要收摊了。”

    崔稚一听,跑得比谁都快,兔子爹似得。

    魏铭瞧着,眼中禁不住露出笑意,“先到的人请客。”

    “啊?!”

    崔稚又一次黑人问号了。

    勉强赶上了最后两碗面,大娘把剩下的面条都煮给了两人,满满当当飘着热乎气,崔稚滴了两滴醋,大快朵颐。

    崔稚把面吃了个精光,才说起了方才的事。

    “你刚才急着查什么呀?那样子怪紧急的,我还以为你想到什么关于余公的事。”

    魏铭从摊主大娘处,要了两碗面汤水来,放到她桌边。

    “确实是余公的事。”

    “什么事?”崔稚立时好奇起来,“斯人已逝,又没有骨血留存,当年的冤案,今上也替他翻案了,还能有什么事呢?”

    她说着,一愣,“难道找到了他遗存的骨血?或者余公没死?!”

    魏铭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并非是你猜想的。只是我想起,当年余公在世的时候,曾经亲自带人改进多件火器,到了晚年,更自创了一件叫做神火箭溜[1]的爆破火器,一只神火箭溜,顶上二十精兵冲锋陷阵!只是可惜,前世我欲寻此物时,才晓得当年余公留下来的图纸,早已烧毁,不复存在了。”

    崔稚听得一默,半晌才道“余公他老人家也太惨了吧,骨血不存也就罢了,连传世的兵器图纸都陨灭了!老天爷,是要抹去他存在的所有痕迹吗?”

    她说着,由愤慨慢慢转向了悲伤,“他老人家若是知道,还不晓得多伤心”

    说完,举起碗,喝了一大口面汤。

    “我所说的,那是前世的事。”魏铭突然开了口。

    崔稚举着汤碗的手一顿,“那、那今生呢?”

    魏铭沉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远方,“今生,我想要这图纸不再从人间消失。”

    面汤悠悠冒着热气,有狗吠从巷子深处响起,崔稚在他眼中看到了“坚定”二字。

    魏大人就是魏大人啊!崔稚不由地,精神一振。

    皇甫腾、葛香兰小夫妻比崔稚下手快,很快买到了一处离着葛家只要一碗茶路程的小宅。

    因着宅子已经到手、小夫妻不久就要搬过来的缘故,葛家倒是催促了女儿回安东卫去,多孝顺公婆一些时日。

    原本并没有出行打算的魏铭,准备一同前去。崔稚还没出过远门,她一听要去海防的卫所,心生兴奋,拽着魏铭的衣裳想跟着一同前往。

    魏铭没有拒绝。此路虽然也险,但放她一个人在家,他完全不放心。而崔稚这边,找人接班高矮生的事,已经有了眉目。这几月高矮生风头出尽,是时候消停些日子了。

    要有涨有消,才是长久之道。

    当然两人跟去安东卫并不是走亲访友、观光望景,是为了那在前世七月末、被火烧没了的火器神火箭溜。

    神火箭溜是余公晚年带领手下火器营,自创的一件远射程武器,最适合用于类似打击倭寇的远程作战。从前大兴不是没有类似的火炮,好似神火飞鸦,使用便颇为广泛。

    但是神火飞鸦命中率并不高,发出的散弹着实应了这个“散”字,准头委实不行。而余公所创的神火箭溜却不一样,神火箭溜可以控制一定的射向和射角,准头的提升不是一点两点!

    前世,大兴进入灭亡时期,战火点燃神州大地,魏铭作为领兵作战的将领,自然更加关注这些趁手的武器。

    可惜的是,就在永平十二年,也就是今年七月末的一次倭寇袭击中,收藏神火箭溜图纸的安东卫火器营,被倭寇袭击烧毁,神火箭溜图纸被焚成了黑灰。

    余公最后的心血消失了,大兴作战的前线,正因为损失这一神器,需要多少兵用血肉之躯去抵挡。

    崔稚背了两罐宋粮兴腌制的酸梅上路,临行前还去了西山余家中,另送了两罐给他老人家消暑。

    崔稚不禁和魏铭谈起那日在西山余床下瞧见的长刀,“若不是余公确实没了,我都要猜测西山余他老人家是余公了。”

    然而世人都晓得,世间早无将军余。

    [1]本文神火箭溜,参考自明代火器专家赵士祯的伟大发明火箭溜。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