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都市狂枭 > 第0228章 老怀大慰!(四更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走进来,也不知道在陈六合身后站了多久的秦墨浓,此刻也是瞪着一双漂亮至极的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盘棋局。

    她心中简直是太震惊了,做为一个拥有业余六段实力的棋手,她自然能看的明白棋盘上的杀气与惨烈。

    她知道老校长的棋力非常高,已经接近职业水准,但她万万没想到,陈六合这个看上去一无是处的家伙竟然也拥有这么超高的棋力。

    校长,为什么不下了?这盘棋,输赢未知啊,你完全有机会胜出。胡本宣忍不住的开口询问道。

    秦墨浓也是赞同的点点头,只差一目半的棋局,完全有机会翻盘。

    林秋月叹了一声:大局已定,还下什么?赢不了咯。

    看到两人迷惑的目光,林秋月伸出一根手指在棋盘上解释道:如果我把子落在这里,的确可以吃掉白子两目,但白子只要落在这里,就能完成屠龙,吃掉我整条长龙。

    如果我把子落在这里,是可以保住龙头了,但白子可以落在这个地方,能够把我整条长龙拦腰斩断。林秋月道:所以不管怎么下,都已是病入膏盲。

    经这一解释,两人才终于洞悉了棋盘中暗藏的杀机与玄机,他们惊为天人。

    当事人陈六合却是毫不在意,懒洋洋的说道:老头,这才一年多没见,你的棋力见长不少啊,现在都敢跟我正面厮杀了,还想屠我大龙,要是你从开局就按照你的风格稳扎稳打,说不定还真有的一拼。

    你小子少来这套,还想给我灌迷魂汤?我才不上当呢。林秋月笑骂了一声道,虽然输了棋,但他红光满面,双眼矍铄,显然很开心。

    愿赌服输,赶紧拿来吧。陈六合伸出手掌。

    林秋月心不甘情不愿的丢了一包特供香烟过去,他从不抽烟,但他的办公室里面也没少过香烟,因为他很清楚,这家伙,一定会来的。

    陈六合不是他的亲孙子,但他把陈六合看得比他的亲孙子还要重!

    还来不?陈六合笑问。

    林秋月摆摆手:跟你下棋太伤神,年纪大了精神头跟不上咯。

    戚,少来,我还不知道你?无非就是舍不得这两包烟。陈六合鄙夷道,不会让人觉得他没大没小,只会让人觉得他和林秋月的关系很亲近。

    他也丝毫没有一种面对省部级高官的觉悟!

    围棋我是下不过你,你敢不敢跟我来两把象棋?我保证杀得你丢盔弃甲。林秋月不服输的说道。

    有免费的特供香烟,不亦乐乎。陈六合说道。

    本宣,把棋盘拿出来,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子。林秋月道:墨浓,好久没尝到你亲手泡的茶了,今天让我这个老头润润喉?

    两人立即忙活了起来,一个那棋盘摆棋盘,一个泡茶。

    秦墨浓泡茶的手法很专业,修长完美的手指就像是精心雕琢过的艺术品一样,无暇无疵,汤壶、洗茶,轻拿轻放,每个动作都很细腻。

    看她泡茶,的确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但这些,都不足棋盘上所带来的吸引力。

    楚汉河界,棋局开始,陈六合秉承了一贯的风格,一开局就充满了浓重的杀气,进攻性十足,给人一种无比凌厉的感觉。

    而林秋月的风格则是老辣沉稳、睿智冷静,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在陈六合的棋风推进下,整场棋局都充满了萧杀的血腥味,从头到尾都是厮杀,没有太多排兵布阵的机会。

    开始的五分钟,林秋月还能不动如山,但随后,就被陈六合势如破竹的下法冲击得支离破碎。

    这场足足持续了快要半个小时的棋局,最终还是以陈六合惨烈胜出。

    林秋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笑得老怀大慰,笑得无比欣慰:好,好哇,一年多的时间,诋毁、悲恸、凄凉、折磨、沉淀,没有磨去你的锐气,你还是如此锋锐如神兵,反而还让满天杀气中多了一丝沉稳,我很高兴!

    棋风如人风,陈六合不愧为陈六合!林秋月畅快说道。

    我只用了七八分的棋力而已,您用得着如获至宝般的开心吗?陈六合笑问道,脸上仍旧是玩世不恭,但语气里却增添了一抹柔软。

    林秋月轻轻拍了一下大腿,笑得满脸皱纹:是咯,你陈六合从来都是深藏不露,连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家伙都琢磨不透你,又有几个人能看得清你?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这个评价,高的没边,让人倒抽凉气,甚至让正在倒茶的秦墨浓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古董茶壶,惊骇莫名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没有答话,只是说道:输了两局,舒服了?

    舒服了,身心皆畅。林秋月笑意盎然。

    胡本宣出去忙别的事情了,办公室内就剩下一老两小三个人。

    坐在沙发上,品着秦墨浓精心泡的茶,茶叶是好茶叶,特供的龙井,泡茶人的手艺更是没得说。

    轻抿一口,香味醇浓,久凝不散,在唇齿间流芳,入喉清流温润,入脾精气焕然。

    茶是好茶,手艺极佳。陈六合难得的夸赞了秦墨浓一声,换来的是秦墨浓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似在无声诉说,压根就不需要你来夸赞。

    小六子,你这颗心,是真像老首长啊,一样的硬,一样的倔,来杭城多长时间了?能忍得住一次都不来。林秋月放下茶杯。

    陈六合笑笑,道:这您可就说错了,我不如爷爷,如果是他处在我这个境地,他不可能踏进这里半步,而我却来了。

    是啊,你比老首长的脸皮厚,也比他更没有原则,但这是好事,老首长这辈子就吃亏在倔驴脾气上了。林秋月感慨:不然他的去世,一定是举国节哀。

    他走的不窝囊,挺风光,除了我的不孝给他留下了一丝遗憾,其他都挺好的,他的浩然正气,即便是埋在黄土里,都能让宵小胆寒。陈六合低声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