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漠北黄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妹在里面?”耶律昱辰眉头蹙起,向着大帐内看了一眼便紧跟在耶律德尔身后追了上去。

    “大哥,总不能……”追上去的耶律昱辰有些不死心的开口道。

    “那古贺河齐老伯怎么办?”

    对着渐渐远去的背影耶律昱辰又喊了一声。

    “让老伯先回去吧,等晚点再过来给顾老弟瞧瞧就行了。”耶律德尔的声音不大,带着些心不在焉。

    “您老先请回吧。”耶律昱辰转身对着一旁直呼哧呼哧喘个不停的老者歉意的抱了抱拳。

    “哎,你们太调皮!”头发花白的老大夫喘匀了气才笑呵呵的点了点微微躬身的耶律昱辰额头一下,说完便拎着药箱慢悠悠的离开。

    被这兄弟俩提着飞了一路,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可经不起这番折腾,还是脚踩在实地上心里才踏实啊!

    不过自己好像有许多年不曾见过已经长大成人的兄弟俩这么调皮过了,看来那位帐中的青年还是挺有本事的,搞出来这么多鸡飞狗跳的事。

    “现在的年轻人呐!”古贺河齐慢慢悠悠的摇头叹息一声。

    耶律昱辰慢慢追着前面的耶律德尔,微微蹙起的眉头始终没有放开。

    虽然顾清临此人的确出色,无论谋略还是心智都是这个年纪当中的佼佼者,可若是说他和小妹在一起,他并不太看好。

    顾清临这个人有些看得见却看不透,身上始终像缭绕着一层雾气一样,始终看不清他的本性本心。

    往往你看到某一面以为这是他的真面目时,他就会跳出来否定你的想法,告诉你,这也不是真的他。

    这样看不真切的人并不适合真实的小妹。

    况且此人太过风流,而小妹是坚如磐石的性格,若是一旦动了情,那便不可更改。

    他绝不会让这样一个浪荡的花花公子去伤了小妹的心。

    打定主意后耶律昱辰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走在前方不知想着什么的大哥背影,脚尖点在地上快速的向着大帐的方向奔掠回去。

    别的事他可以听大哥的,可事关小妹的幸福他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将小妹交给一个玩心甚重的人,此事必须要他亲自坐镇才行。

    留在原地怔愣的二狗罗宝莲一脸茫然,半截眼泪挂在脸上不上不下,张大着嘴惊讶无比,这番模样看上去相当滑稽。

    帐内床榻上的顾清临一颗心起起落落,最终听到帐外安静下来后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这回当真是要万分感激耶律兄了,若不是他悄声拦住他们几人,只怕自己得来的这片刻温情也会消失不见。

    只是婉儿的这个状态可算不上有多好,浑身弥漫的悲伤和绝望仿佛又把他带到那日那时暗巷中,当日婉儿收到他的绝笔书只怕比现在还要难过千百万倍。

    叶婉茹被帐外那一道喊声惊得回了神,声音平淡道:“顾公子,既然清醒了,就请放手吧。”说着,想要往回抽出被攥紧的手。

    “婉儿,能给我讲讲段小将军吗?”顾清临从锦被中抬起了头,偏过头看着叶婉茹,手却紧紧攥着仍旧不放开。

    他说完这句话便忍不住有些唾弃自己,明知道自己的名字最能触动婉儿的内心,但却仍旧卑鄙的说了出来,这无疑于在戳痛婉儿的心伤。

    但他不让想婉儿走,起码此时此刻他想让婉儿留在身边,留在视线可及之内。

    看着她,听着她,便仿佛回到了回不去的过去。

    听完顾清临的话果然,叶婉茹挣扎的手臂止住了动作,睁着尚未清明的双眼冷冷的看着他面无表情道:“怎么,锦衣玉食的顾公子也要披甲上阵杀敌吗?”

    “你,咳咳……,我有自知之明,自知不能与段小将军相提并论,也不过是想听听段小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你念念不忘至此。”

    “常言道,知彼知己方百战百殆,若是我连对手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那还哪有机会赢得美人儿的芳心呢?”

    “姑娘以为本公子说心悦于你只是嬉之于你吗?本公子的真心难道姑娘你真的看不到吗?”

    恢复清明的顾清临面色苍白,较于以往的轻浮孟浪多了几许深情款款,一双漆黑的眼深情地凝望着眼前的人。

    说出口的话语中多了几分叶婉茹听不懂的怅然。

    叶婉茹探究的看着将下颌垫在肩头上的顾清临,这个时候的他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那凄凉和哀伤在他眼中清晰分明。

    似是经历过大悲大喜后沉淀下才能有的那股沧桑感,眼中更有她不懂的深情,似是在看她自己,又像是透过自己在看着什么人。

    更像是在回忆着让人既怀念又感伤的过往。

    顾清临只是静静的等待叶婉茹开口。

    他不知道在婉儿心中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而且如今以另一种重身份和婉儿谈论着自己除了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外,还有一种很新奇的感觉。

    就好像在重新认识自己一样。

    “嬉之与否于我都不重要,因为在我心中恒毅无人可替。”叶婉茹悠远的目光穿过眼前的顾清临,看到同样年轻意气风发的一张脸。

    少年将军初战便立下大功,仍旧能做到不骄不躁,保持着一颗平常心,只是因为他曾亲眼目睹过战争的残酷,见识过那些断臂残肢堆积成的尸海。

    赫赫战功不是他骄傲的倚仗,而是督促他不断前行,只为守家卫国护边关安宁的一腔热血,凭着这一腔热血,他将自己永远的留在了漠北的风沙中。

    漠北的风沙中没有如花的四季,只有苍劲挺拔的高山和松柏;漠北没有烟雨朦胧和小桥流水,只有漫漫的黄沙和大漠落日;漠北没有翻飞的大红嫁衣,更没有等他的姑娘,只有入手冰冷的铠甲箭矢,和那军营大帐。

    但自己知道他不会后悔,他的报复不在高高的庙堂之上,而是在刀剑无眼的战场之上。

    他的选择同样是自己的选择,自己等的心甘情愿,更无怨无悔。

    “这些过往只属于我们两个人。”叶婉茹慢慢抽回被攥的发白的手,微笑着对顾清临道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