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三百零八章 绝无怨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本来简单的事情遇上这对会做戏的父女变得拖沓无比,耶律德尔早就失去了应付的耐心。

    自山下归来回到大帐,一直没有歇息的机会,这对父女惹出来的麻烦事让人心生厌烦,已经足足耽搁了两个时辰,若是再耽搁下去,他怕今夜都不能安眠了。

    被看穿心思的乌力吉夺巴尔吉面色讪讪,但心疼却是真的,他强忍着想上前一步去看看宝珠伤势的心思,站在那里颇有些手足无措。

    他这一巴掌的力道他自己知道用了多大,这一下别说是宝珠了,就是成年男子都难以承受,宝珠那肿的老高的面颊让他心中疼痛不已。

    但事到如今除了自己动手严惩宝珠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再不舍得也要忍痛下手的。

    “大王子殿下您教训的对,是老臣教女不严,才让宝珠……”乌力吉夺巴尔吉说到这里有些哽咽,眼眶通红说不出话来。

    “乌力吉大人稍坐片刻,待本殿下问清事情缘由,你再教训不迟。”

    耶律昱辰看到乌力吉夺巴尔吉这幅样子心中有些不忍,但更多的却是刚才大哥的语气太过强硬。

    虽然事情涉及到小妹,他心中也气愤不已,可大哥是未来的国主,乌力吉宝珠的错不能归咎到乌力吉夺巴尔吉身上,若是把这怒气转移到乌力吉夺巴尔吉身上,恐怕会被人说成是非不分。

    “呜呜呜……”

    乌力吉宝珠梳好的发辫和头上珠光宝气的帽子被打得有些散乱,坐在地上委屈又愤怒的呜呜直哭,红肿的面颊让她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听上去呜呜咽咽甚是悲伤可怜。

    “乌力吉老哥,先坐下吧,这件事已经不是宝珠小姐要害我这么简单了,害我的事情我可以原谅她,只是宝珠小姐要对塔拉塔娜公主在祈青节开幕上动手,这事情就严重了啊!”

    顾清临上前两步拉着站在那里难堪无比的乌力吉夺巴尔吉回到椅子旁,虽然乌力吉宝珠不值得可怜,可她的父亲极力维护她的样子却让他的心触动不已。

    乌力吉宝珠既是可怜可恨的,又是幸福的,可恨的是她不自量力的对自己和婉儿下手,可怜的是她的愚蠢枉费了她父亲对她的一片爱护之心。

    她幸福的是即使她的种种行为让这个两鬓有些斑白、又手握重权的魁梧大汉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在这里拱手作揖,但她的父亲乌力吉夺巴尔吉从没有想过要把她推出去置之不理。

    能有如此维护她的父亲,乌力吉宝珠幸运非常,至少她父亲没有把她当做维护权利的牺牲品。

    顾清临这个不算台阶的台阶给了乌力吉夺巴尔吉一个缓和事情的机会,他就势有些颓败的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一副懊恼至极的模样。

    “乌力吉宝珠昨日在祈青节开幕上射出这枚石子企图击中正在疾行中塔拉塔娜公主坐骑的马腿,以达到让塔拉塔娜公主当众出丑的目的。”

    “可好巧不巧,你的这个举动被顾老弟的暗卫阻拦下来,妨碍了你的好事,你便心生怨恨,今日又找到欠你恩情的巴赫尔图,指使他在登山途中对顾公子下手,乌力吉宝珠,你的心何其狠毒!”

    “本王说的没错吧?乌力吉宝珠你可知罪?”耶律德尔站在乌力吉宝珠面前,居高临下面带愠怒的看着她。

    “我、我……”脸肿的说话有些困难的乌力吉宝珠支支吾吾的说着含混不清的话。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吗?”耶律德尔声音沉了几分,微微弯腰对视着乌力吉宝珠,语气中浓浓的质问之意。

    看着这样的耶律德尔,乌力吉宝珠瑟缩了一下,不敢与他对视,将头偏向一旁嘴里呜呜咽咽的哭着。

    耶律德尔看着哭哭啼啼的乌力吉宝珠心中的厌烦更深,他看见这样娇柔的女子心中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情,外表娇弱的女子却生了一颗黑心。

    这样的女子好比娇艳鲜美的花朵,外表艳丽甜美,其实内里却十分险恶,稍有不慎就会被它所释放的毒气伤身伤神甚至丢了性命。

    “乌力吉大人,本王要处罚乌力吉宝珠你没意见吧?”耶律德尔直起身来看着乌力吉夺巴尔吉问了一句,

    正垂头丧气坐在那里的乌力吉夺巴尔吉听到要处罚自己的女儿宝珠,猛地抬起了头看了宝珠一眼,又嗫喏着嘴唇眼带乞求的看着耶律德尔。

    嘴张了又合上,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乌力吉夺巴尔吉不忍看宝珠那样一张惨不忍睹的脸,更不忍去看宝珠眼中浓浓的失望,他转过头去长叹一声强自撑着朗声道:“但凭大王子殿下处置,老臣绝无怨言!”

    说罢乌力吉夺巴尔吉站起身来走到耶律德尔面前,一撩衣摆跪在地上深深一揖首。

    耶律德尔看着这样一个铁骨铮铮的将军跪倒在自己脚下,做着最后无声的乞求,心中微酸有些不忍看。

    那个在云帆国铁骑前面不改色的将军如今为了他的女儿弯下挺拔的脊背和高昂的头颅,都是为了求自己手下留情,留给乌力吉家族一丝颜面,更留给乌力吉宝珠一条生路。

    耶律德尔一语不发的扶起满面沉痛和愧疚的乌力吉夺巴尔吉,卓阳国律法不实行连坐之法,更言祸不及妻儿,如今乌力吉宝珠犯的错,也没有道理连累到乌力吉夺巴尔吉。

    他心中有些犯起了难,若是处罚轻了不足以威慑住乌力吉宝珠,若是处罚重了恐怕会伤了乌力吉夺巴尔吉这样一员虎将的心。

    这件事情恐怕婉儿还不知晓,本想叫人去请婉儿来商讨一个对策,可这个时辰恐怕婉儿已经歇息了,更有若是叫了婉儿前来,只怕心胸狭隘的乌力吉宝珠更会将这怨恨之气转移到婉儿身上。

    对付这样心高气傲的乌力吉宝珠,那只能去抹杀她的傲气了,这可能比给她皮肉上的惩罚更严重些。

    “殿下,属下有事要报。”帐外传来一声禀报声。

    耶律德尔眉头微动,是审讯巴赫尔图的人来禀报了,现在可好,正好主使人也在,那就一起听听吧,不过他总觉得以巴赫尔图的为人并不会将乌力吉宝珠这位主使招供出来。

    “进来回话。”耶律德尔吩咐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