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种下怀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城墙之上只有瑞王爷闵柏涵和老四闵柏渊还站在那里,城墙下的舞龙舞狮队也早在帝后二人走后便停了下来,只有那围着篝火载歌载舞的百姓们依然不知疲倦的跳着。

    瑞王闵柏涵负手而立站在那里,站在闵柏涵身边的闵柏渊微怒的脸上还带着点不甘,闵柏涵悠远的目光看向被数名侍卫簇拥着离开的瑾王闵柏衍和老六闵柏灏。

    当看着这一众身影走出宁安门南门,坐上马车之后,闵柏涵的眼角才微眯了一下,收回了视线,对着闵柏渊道:“老四,你知道吗?父皇赐给老三的画舫可是逾制了的。”

    闵柏涵并没有从老四闵柏渊的眼中看出惊讶的神色,好似他已经知晓了一般,随后闵柏涵心中有些了然。

    当时他府中侍卫回报时已经说了,还有一伙人远远的缀在后面暗中观察着耶律德尔一行,看来那伙人极有可能是老四派出去的。

    看来老四和他也有同想,幸好事先他花了几两银子找了几名无业游民,来以此掩盖,才没让跟随在后的侍卫暴露出来。

    “大哥,别说了,四弟知道,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时,四弟都要被气死了!虽说那艘画舫不是亲王制,但也绝对超出王爷的规格了!”

    老四闵柏渊脸上未退去的怒容重新涌起,一脸的怒气冲冲,说完闵柏渊又走近闵柏涵两步,压低了声音道:

    “大哥,你说父皇这是什么意思?将第一个封王的荣宠给了你,随后却又抬起二哥和三哥,二哥别有深意的封号已经让有些摇摆不定的人认定了他,现在又将这艘堪比亲王制的画舫赐给三哥,还有那件披在老七身上的海龙大氅,皇祖母都不能得的东西,现在却披在了老七身上!”

    闵柏渊顾忌着城墙上的侍卫,虽然压低了声音,但说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将声音提高了不少。

    然而第一句话听在闵柏涵的耳朵里却异常刺耳,在他脑里已经自动将后面那些话全部忽略掉了。

    什么叫第一份荣宠给了他?难道不该是他赈灾有功父皇才封他为瑞王的吗?当然这里也少不了正王妃的功劳,但归根结底还是他出众能力博得了父皇的欢心吧!

    瑞是什么?是吉祥如意,是祥瑞之兆!

    老四如此说,不单单抹去了他赈灾之功,更像是在暗讽他得到瑞王之封号名不副实,闵柏涵的心中升起隐隐的不满,眼中更是有一丝恼意浮现。

    他闭了闭眼,随后睁开眼隐晦的看了一眼城墙边上戍守的士兵,心中沉了沉刚刚的那一丝怒气,他知道老四也是为他好,看到父皇的摇摆不定和渐渐势起的老二和老三,他们心中都有些着急。

    “老七体弱又年幼,父皇多疼爱些也是应当的,怎么,四弟你都多大了,还想争风吃醋!”瑞王闵柏涵口中笑侃了一句,拳头轻轻捶在闵柏渊的肩上。

    他这句话声音不小,他甚至看到身前最近的那名士兵动了动耳朵,他心知不妙,习武之人向来比常人耳聪目明,可见刚刚老四的话全被听了去。

    闵柏涵心中微有叹息,老四是一心为他,但往往有的时候太过沉不住气,如今不过是党争刚刚开始,老四就已经对各位兄弟纷纷拔出箭矢,如此不知收敛,恐会招来祸根。

    老四闵柏渊也自知刚刚失言,连忙借着闵柏涵的话顺了下来,随后动作夸张的将手捂在肩膀上,口中笑道:“大哥教训的是,老七年幼当得父皇和兄长们的宠爱。”

    瑞王闵柏涵心中略有忐忑,如今父皇的一系列举措已是对他之前的太过招摇表现出强烈不满,而今又有老四今夜对诸位兄弟的唇枪舌剑,大概不出今夜这些事情将被禀报到父皇耳中。

    但也别无他法,他不过才封王不久,势力还不稳,手更是没有那么长能伸到卫城军中,这个暗亏他只能默默吃下了。

    他不自觉的苦笑一下,百姓们常说的‘虱子多了不怕咬’大概就是此意吧!父皇已经为他树敌不少,想要挽回那一丝好印象谈何容易!

    他心中蓦地闪过一道舍弃老四的念头,随后他不自觉的摇了摇头,现在不可,老四虽行事鲁莽,但他外家却是他现在亟需的助力。

    “走吧!都走了,咱们再不走别人该以为本王舍不得这城墙之上的风景。”瑞王闵柏涵声音极低,似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但距离极近的老四闵柏渊却是听了个真切,他自知今天太过莽撞失言,恐怕会给大哥带来诸多麻烦,脸上和眼中的歉意就升了起来。

    “城墙之上的风景再美也敌不过太子之位,待到那时大哥看到的风景才是秀丽无双的。”

    同样是耳语般的声音,闵柏渊带着歉意的眼神和话语中的宽慰、笃定之意明显。

    当瑞王闵柏涵看到闵柏渊眼中的歉意时,心中微软,老四一向与他交好,他拿老四也如亲弟一般相待,他甚至在心中暗暗自责方才那不该有的念头。

    但老四的这句话,听在他的耳中却有一丝异样,老四的外家现在虽然必不可少,但终究能不能助他登上太子之位却也是未可知的。

    “大哥知道你的意思,日后的路不会太平,四弟谨记言多必失,今日之事大哥不会怪你的。”瑞王闵柏涵伸出手臂拍了拍闵柏渊的肩膀,眼中带着深深的信任和期盼。

    在微凉的夜风中呆的久了,蜀锦料子的锦袍上也染了一身的寒气,闵柏涵微热的掌心触碰到这一丝凉气的时候,眼角忍不住缩了一下。

    至此,一道缝隙出现在瑞王闵柏涵的心中。

    而此时江中的画舫之上,顾清临一曲略带沧桑悲凉的箫声刚刚随着靠岸的画舫落下,画舫上一片静默,只有凄凉箫声的余音和着浪涛拍岸的声音此起彼伏。

    叶婉茹目光有些微征的看着伫立在船头上的那道背影,心中的疑惑更甚,箫声里的凄凉和沧桑之感不该出现在一个世人皆知的纨绔子弟身上。

    而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彷徨无助又是何意呢?难道说顾清临也在犹疑该不该站在瑞王一侧吗?

    若真是如此,那一路北上卓阳国当是拉拢顾清临的最好时机,叶婉茹心中为那位伤感青年人微有同情的同时又隐约升起一丝雀跃。

    若能将顾清临收到兄长麾下,那那些能制出绝世好弓的稀有材料都将为兄长所得,虽无谋逆之心,但也好以备不时之需。

    更何况若是能将此弓装备给边陲守军中精良的弓箭手,以御外敌,何尝不是大耀国的一大幸事!想到司徒雷,叶婉茹眼中升起浓浓的恨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