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一百一十章 借刀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幽暗的房间里,两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发出夺目的光彩,纯金的龙头在光芒下显得面目有些狰狞,一人坐在龙椅上。

    “事情办的如何?”

    “主人,一切顺利,都在您的计划之中。”说话的男子跪在地上,看不见容貌,声音却有些尖细。

    “主人,替罪羊也已经找好,半点风声都不曾走漏。”一道女子娇媚的声音随后响起。

    坐在龙椅上被称为主人的人似是很满意般,轻点了点头,“好,让他疑神疑鬼的目的已达到,再过几日便可让替罪羊献身了。”

    声音尖细的男子恭敬回道:“是,主人。”

    龙椅上的人伸出白净细嫩的手,轻抚过龙头口中的夜明珠,根根手指在夜明珠的照耀下,变得嫩粉透明,好似能看见血肉里缓缓流动的血液。

    把玩了一会儿,这人才像玩够了似的才收回手指,“那个外邦王子那里可有进一步的消息?”

    “今日三殿下曾在叶尚书之女的从中牵线下,顺利的见到耶律德尔,并且密谈了几个时辰,申时末、方离开,听闻耶律德尔甚是赏识叶婉茹,二人甚至以兄妹相称。”男子尖细着嗓子。

    “哦?叶家之女?想不到她倒是有这个本事。”椅上之人阴测测的笑了两声。

    “主人,不若将耶律德尔杀了,他若死了,三殿下就会失去外力,更是不足为惧。”女子柔媚的声音响起。

    “杀了他?”龙椅上的人口中念叨了一句,像是在做某种决定般。

    这时,一直安静站在一侧玉器字画前的身影抬起了头,他放下手中的一盏水晶宫灯,走了过来。

    只见这男子穿着一身蓝灰色布袍,细密的布料上随着走动,隐约可见一道道冰蓝色暗纹起起落落,他束起的发间簪着一根鲜红的珊瑚簪,身形儒雅清俊,面色有些暗黄,一双浅灰色的瞳仁里闪着智慧的光芒。

    男子步履却不疾不徐行至龙椅跟前时,躬身行礼。

    龙椅上的人目光看向左侧的龙袍,又瞥了一眼架上的一把宝刀,这才将视线对上面前的男子。

    男子颔首一笑:“主人的意思是借刀杀人。”

    男子灰色的眼瞳里一片冰凉,面上似笑非笑,扯起的眼角眉梢让他看上去像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主人,三殿下不足为惧,以后属下会通过昏君一一把他们铲除,而现在耶律德尔绝不可以死在我国境内,恐会引起两国纷争,届时,将来您坐了天下,恐会根基不稳!”

    龙椅的人听闻后,站起身来,踱步走到左侧的衣架旁,白嫩的手指轻轻抚上那件明黄色九龙袍,嘴里啧了一声:“看来穿上这件龙袍还要等上一段时日了!”

    蓝灰色布袍的男子走到书案前,纤毫笔饱蘸浓墨,他写了几行字后交给跪在地上的男子。

    “去按军师的吩咐办,你们退下吧!”龙椅上的人吩咐了一句。

    “是,主人,属下告退。”

    一男一女颔首后方起身,那声音柔媚的女子行走间步履端庄,仪态优雅,而男子始终落后一小步,紧跟在后。

    待二人走后,龙椅上的人抬起白皙细嫩的手掌,翻看了一会儿后有些唏嘘道:“看来这双手又要沾染上血腥了。”

    瑞王府中,在这间屋子里空气变得有些剑拔弩张。

    几位大臣和富商眼见着瑞王发怒,都停下争吵声,不过却都将视线看向罪魁祸首的顾清临。

    顾清临站起身来,一脸委屈的端着双手,“瑞王爷,您请人的方式未免有些太独特了吧?”说罢一双眼扫向看热闹的几人,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达哥身上。

    他抖抖胸前端着的双手,似是有些惊慌,面上呲牙咧嘴道:“这是要杀我呀!”

    被顾清临称呼为达哥的老者撩起眼皮看了一眼顾清临,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看在你父亲的面上,老夫不予和你计较,可你若敢对王爷不敬,老夫也决不答应!”

    老者边说边朝着上首的闵柏涵拱了红手,以示敬意。

    “你现在无官无职,更不深得顾言喜爱,仅凭你在本王府中行为失仪,便可治你的罪,更遑论你大放厥词,辱没朝臣,本王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瑞王闵柏涵冷下面庞,眼中带着几分狠戾。

    老者见顾清临如此行径,哼笑一声,随后端起茶盏。

    突然顾清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方才惊恐的气息散去,整个人又有些吊儿郎当,他挑了挑墨眉,勾着唇角,挂着一抹坏笑,伸手指了指老者手中的茶盏。

    “达哥,你可要拿稳了!”

    说罢顾清临正了正身,手指一一指过几人,一双漆黑的眼眸直直看向上首的闵柏涵,口中道:“瑞王爷,您刚刚封王不久,而这些个老家伙们却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的来您府上筹谋事宜。”

    “这不是害您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如今陛下尚在,您仅仅是封了王爷便如此明目张胆的拉拢权臣,这事若是传到陛下耳中,陛下会怎么想?”

    “难道陛下不会忌惮一位声名渐起的王爷吗?在清临看来,王爷如此行为,在陛下那里恐怕已经是落了下风的!”

    “您仅为王爷便招揽权臣,若是您做了太子之位,恐怕这屋子的人都要装不下了吧?”顾清临不紧不慢的说道。

    屋内几人听后纷纷有些瑟缩,眼神游移不定,顾清临这番话实在有些诛心了。

    上首的瑞王闵柏涵倒是有几分沉思。

    “王爷,几位殿下与您现在并不能相提并论,您坐上太子之位,也不过是指日可待,如今您这番所作所为,恐会反倒远离了那个位置。”

    “王爷您别忘了,陛下年轻时也是上马能上阵杀敌、下马能治国安邦之人,更何况陛下掌握朝纲已久,他老人家会对权谋之术不擅长吗?权臣外落,陛下会一点察觉不到吗?”

    顾清临一番长篇大论后,偌大的房间里安静的可怕,他喉间动了两下,走到席位上拿起茶杯走到老者身边。

    “达哥,满上。”

    正在沉思的老者转头气哼哼的看了他一眼,不情不愿的拿起茶壶倒了一杯。

    瑞王闵柏涵看向顾清临的眼中迸出一道炙热的光,“顾……,不,先生!”

    言毕,闵柏涵起身微微颔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