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天下同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跑到小厨房里去拿早膳的虹玉,带着几位手里捧着两三样早点的婢女回来时,便见到廊下的亭中只有自家小姐。

    而小姐又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一直吵嚷着要吃早膳的顾公子却不见了踪影,难不成是口无遮拦的顾公子又说了什么惹得小姐不高兴,把顾公子赶了出去?

    虹玉示意了一眼身后的几位婢女,随后对站在那里一脸不高兴的碧玺招了招手。

    “小姐这是怎么了,可是顾公子说什么了?”

    走过来的碧玺显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但眼中的神情却带着些犯难和困惑。

    虹玉看到碧玺的模样后,又看了一眼坐在空荡荡的石桌前兀自出神的自家小姐,便知道顾公子定然是和小姐说了什么,但碧玺却没听懂。

    那些事莫说是碧玺听不懂,就连她也时常听的云里雾里,尤其是对上说话常常说一半的顾公子,她们要是想完全听懂实在不易。

    叶婉茹坐在空无一人的石桌前,有些恍然的目光落在了那一盘绿豆糕。

    这一叠绿豆糕还未完全凉透,且被拨乱的形状也被重新摆好,只不过由先前的“花团锦簇”形,变成了一个大张的口,那些粉嫩的莲瓣都变成了巨嘴里的獠牙一般。

    这怪里怪气的模样,一看便是出自顾清临的手。

    只是他是什么时候摆的,她却浑然不记得了,就连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都好像有些记不清了。

    只记得再一次从他口中听到殊途同归时,她心中跳动的异常激烈不安。

    殊途同归,殊途同归。

    这是她第三次从顾清临的口中听他说出殊途同归这几个字,但每一次听到的感受似乎都大不相同。

    前几日刚刚出了谋逆信笺一事时,她们第二日约在祥和楼相见,她记得,那时临走前,顾清临也曾说了一句“殊途同归”。

    “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她所求的不过是希望尽早结束这一切,所有的阴暗不堪都重新曝晒在烈阳下,让大将军、恒毅和那三千英魂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甚至连凶手是何人都不知晓,更不想让那些英魂的忠骨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暗暗腐朽,化为泥土,连一处想要祭拜的地方都无处可寻。

    他们虽然逝去,但他们这些活着的人仍旧活着,活着的人如果不能为他们做些什么,那活着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装聋作哑地活着,佯装这世道一如从前地清明繁华,不啻于白日做梦,而这梦也终有一日会在敌人的铁蹄下被无情地击碎。

    殊途同归,顾清临的所求也与她心中所求一样吗?

    选择了襄助瑞王殿下的顾清临,又当真有信心还大耀国一个河清海晏吗?

    他又凭什么?瑞王殿下私心过重,且极为看重权势,更善于攻算。

    这样的人若是有朝一日当了太子继承了皇位,只怕比轩帝还不如。

    毕竟他的能力比起轩帝来,逊色了不止一筹。这一点从轩帝放权多年,但朝中并无心中不安分的臣子掀起大风大浪就能看得出来。

    这是一种手腕,更是一种个人的魅力,他瑞王一次出事,现出式微的征兆,那些先前曾投到他麾下的臣子,便都如树倒猢狲散一样各奔东西另投明主。

    这便说明他瑞王并没有能让臣子心悦诚服地臣服的能力,那他就算如愿地当了太子继承皇位,又如何能震得住朝中的一帮老臣?

    坐上皇位后,便要肃清老臣扶植自己的势力吗?

    那样混乱的朝局又会带来多大的动荡,他顾清临可有想过?

    这样,他凭什么说殊途同归?

    为了权势富贵,为了声名显赫位极人臣,只怕这才是他顾清临的最终目的。

    他所求,说到底与自己的所求是大不相同的。

    殊途同归的只不过是那皇位罢了,而心中所想所求却是背道而驰的。

    风吹杨柳千枝摇,摇动了那些昨夜未散尽的心事,也吹动了那些未曾忘记过一刻的前尘往事。

    叶婉茹的眼中渐渐有些朦胧的泪光闪烁。

    就是这样一个人,缘何她偶尔就会把他错人成恒毅呢?

    那刹那间的相似,时常让她产生错觉,心生恍然,说到底其实也不过是殊途同归罢了!

    ……

    叶府后门的巷子里,一辆马车停靠在那,车上却不见车夫,只见马儿悠闲地昂头站在那里,时不时打个响鼻儿。

    “少爷,昨夜属下赶去时并未见到范智双,倒是其兄范智杰被抓了个正着,这会儿正被囚在院里,就等着你这边过了明旨才好行事。”

    霜痕说这些话时,稍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且仿佛做错了事的人一样,双眼并不敢看向顾清临。

    坐在有些昏暗车厢里的顾清临像是没听到一样,一动未动,但紧闭的双眼上却能看出他此刻心中的不宁。

    搭在膝盖上的手不由地攥紧,这件事说到底并不怪霜痕,都怪他自己大意了。

    若是他当时就直接要了他的狗命,而不是打残了他,也就不会留下这个后患。

    他给霜痕发讯息带人前来,前后不过用了半个时辰,几乎是在他和婉儿赶到村头那一片屋舍时,霜痕便已经带人赶到。

    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半残的范智双就能消失,这足以见得那座宅邸中,并不是只有范智双一人。

    而救走他的人,很可能是就是他们背后的靠山。

    霜痕见到顾清临久不言语,眼中的懊恼神色不断加深,脸上的愧疚更显。

    “少爷,都是属下办事不利,才……”

    “这件事先不提了,处理眼下的事情要紧,不过不要放弃追踪范智双下落,还有顾清临的行踪也一定要尽快的找出来,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富贵少爷身无分文又能跑到哪去?”

    越说顾清临的语气越有些恶劣激动,一旁的霜痕脸上的愧疚神色更深。

    他发现他最近真是,办事越发的不利,不仅看个人没看住,就连逃跑许久的顾清临至今在哪,他们都一直没查到。

    顾清临这个人心思阴沉诡计多端,若是不能早早地找出来,只怕会给少爷惹来大麻烦。

    而范智双就更甚,被少爷打了个半残,却又能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那这么说,昨夜我们的一切行踪都被人看在了眼里?少爷,这样你会不会暴露了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