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六百六十章 如何看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听罢顾清临这字字珠玑且义正言辞的话语后,眼中的神色各异,但被点了名的玥王殿下闵柏淳和四殿下闵柏渊面上也现出有些尴尬的神色和一丝丝被拆穿心思的恼怒。

    顾清临这话虽然没有点名道姓的说是谁,但今夜也唯有他二人最活泛,若是说他们二人这番大义凛然的外表下没有私心,又有谁会信呢?

    无利不起早这话果真是在哪都适用的。

    玥王殿下闵柏淳脸上的神情有些讪讪,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便故意做出有些愤愤地模样,目光有些阴沉地横了顾清临一眼,而后便缓缓地走回到席位上。

    这时的叶婉茹,眼中目光又一次落在了闵柏淳那有些不太自然的腿上。

    堂堂王爷被伤,不仅一点的风吹草动都未听闻也就罢了,玥王殿下自封王以来有些跋扈的性格看,怎么也不像是会息事宁人的人。

    可他明明就受了伤,却偏偏又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这其中想来一定是另有隐情。

    只是不知道这隐情与这件事情有关与否,更不知道他的受伤,与他们归来时所遇到的那桩暗袭有没有关系。

    不过顾清临这般扯虎皮做大旗,为的又是哪般呢?

    今夜不仅仅只是轩帝的言行有些难以捉摸,就连顾清临也越发的难以猜测起来。

    不过可以看出来的是,顾清临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阿谀奉承轩帝,当真是难改溜须拍马的行事作风!

    也许他现在投到瑞王爷闵柏涵的麾下,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否则若他真是一心想要为瑞王谋划,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个让王兄痛失羽翼的大好时机?

    叶婉茹眼中的狐疑渐渐凝起,虽然她知道这件事本就是无中生有的栽赃诬陷,只是站出来说话的人为何会是顾清临呢?

    还是他现在的所为不过是欲盖弥彰?

    亲自设下全套、又亲手将爹爹身上的嫌疑洗清,为的应该不只是想让叶家欠下他这个天大的人情,更是能让他在大理寺乃至朝堂上站稳脚跟,更会让轩帝对其深信不疑且委以重任。

    回想在卓阳国时,因为那几本账册,而和自己针锋相对讨价还价的顾清临,叶婉茹如何也不相信这样的顾清临会没有图谋!

    只不过,他想要立足,万万不该将心思动到爹爹身上!

    归来途中遇到一场并非只为索命的刺杀、自那以后便有些形迹可疑的顾清临、直到现在,不过回到金陵的第二日,便发生了有人诬告爹爹欲行谋逆之事。

    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巧合,明明是事先便有人算计好了的。且时机恰好拿捏的很准,偏又赶上王兄染病在瑜城不能归来。

    这种种穿连在一起,还是顾清临的嫌疑最大。

    那么他现在这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也不过是做样子罢了,为的也是能更好地洗清是瑞王设下圈套的可能。

    若是事情真如她所猜想的这般,不知递密折告发爹爹谋逆的这一盆污水,顾清临会泼到哪位皇子王爷的身上!

    打量了一眼坐在对面席位上的几位皇子,叶婉茹心中便有些幸灾乐祸的心思升起。

    四殿下闵柏渊素来与瑞王爷闵柏涵交好,而六殿下与七殿下年纪尚轻,自是对瑞王殿下构不成威胁,那么最有可能的人便是玥王殿下了。

    而且,很有可能这一次兄长也在顾清临的算计其中,只不过兄长这一场病让他放弃了先前所想,从而也因为兄长的病情而不得不将计划提前。恰好也能造成爹爹孤立无援的后果。

    他顾清临还真是机关算尽心思深沉!

    此人日后不仅是一大劲敌,更是要加倍小心防范之人!否则一着不慎,便会落得像今夜这般的境况。

    这一次没有断了叶家的退路,想必再有一次,他的手段定然会更加的阴狠。

    “小顾大人与我一同从卓阳国离开回到金陵,是以,应该对我都携带了哪些物品比较清楚。不知在归来途中遇刺一事,小顾大人有何看法?”

    叶婉茹缓缓地从席位上站起身来,沉着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不甚明显的疑惑,且眼中有些狐疑的目光也落在了顾清临的身上。

    听见这话,叶洵猛地转回身看着叶婉茹,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关怀和担忧。

    归途中遇袭一事婉儿并未向他说明,可见婉儿是因为并未受伤又不忍再让他担心,便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

    只是遇袭一事虽为受伤,但也是可大可小的,若这件事情的背后没有目的,他不相信会有人布下一场刺杀,只是为了喝退婉儿。

    婉儿在此时提起,是怀疑这封信笺与遇袭一事有关吗?

    轩帝听见叶婉茹的这话后,眼中露出些许惊讶的目光,而恰好他又看见叶洵脸上那极为惊讶的神色,心中暗道,想来这件事情叶卿家并不知道。

    只是,叶婉茹为了连他爹都没说的事情,却在现在又要质问小顾卿家呢?难道叶家丫头是怀疑遇袭一事与小顾卿家有关?

    “小顾卿家,当真有此事?”

    轩帝瞥了一眼叶婉茹,而后便似是有些怀疑地看了一眼顾清临。

    “回禀陛下,却有此事。”顾清临毫不犹疑地回道。

    这时,皇后娘娘封于馨眼中已经再难掩饰担忧之色,且眼中又带上了一丝少见的狠绝。

    有人为了不让柏衍在一众皇儿中脱颖而出,渐渐地势大,当真是费了好大的心思啊!

    “婉茹一行在归来途中风平浪静,并未遇到任何的危险,但偏偏却在距离皇城金陵不足二百里的途中遇袭,婉茹以为天子脚下尚有三两宵小之辈猖獗,不只是吾等的安危堪忧,陛下您更是如此。”

    叶婉茹说罢这些话后,轻抬眼眸看了一眼脸上恼怒并生的轩帝,而后微微颔首福了福礼。

    “陛下莫恼,婉茹与爹爹一样,自是将陛下您的安危放在首位,是重中之重。只是宵小之辈胆敢在皇城外便如此猖獗横行,却不见有京郊的百姓们报官,可见这些匪徒的目的便只是我等一行。”

    “虽然这一次并未有危及性命之忧,但雪莹妹妹身为河阳郡主,若是在金陵出了什么意外,只怕我大耀国难辞其咎。”

    “可见这背后之人其心可诛。且一场有惊无险的遇袭不过发生在两三日前,今日便发生这样的事情,婉茹以为那时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刺杀,而是要栽赃陷害。”

    “至于这栽赃便也是明眼可见,制造一场看似危急的刺杀,趁乱之际将那封早已准备好的信笺放在婉茹一行的行李当中。而此时,想必陛下早已经收到了举报的密函。”

    “不知小顾大人,对于婉茹的推断如何看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