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五百七十章 事在人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呀!就是这认错的态度最诚恳。”轩帝笑着指了指高博,状似极为无奈一般,且被高博这般诚惶诚恐个的模样逗的低笑不已。

    高博脸上溢出有些羞赧的笑容,两只有些阴狠的三角眼中都满是浅浅的笑意,他见轩帝的笑声渐渐消弱些时,才口中轻声道:

    “陛下您乃是真龙天子,说出口的话自然都是对的,老奴这点子心思都放到了陛下您的身上,其他的是对是错老奴只要听陛下您的就好,这样老奴自然不会走错了路。”

    许是见着轩帝神色颇为愉悦,高博说话时不断的偷偷轻瞄轩帝的神色,眼见着这些话说出口以后轩帝并没有变了脸色,反而大胆地又表了表忠心。

    “就你会说话!朕看哪,这一段时日里送去学话儿的不是那只鸟,而是你这个人老成精的家伙!”

    轩帝将那封从叶洵府中搜查出的信笺按照旧痕折好,而后便看似不经意的揣进了自己的袖子中,而非是像平日那般将一些琐碎东西都交给高博。

    侍立在一旁的高博眼角余光瞥到轩帝的这个动作,眼中划过一道有些狡猾的笑容。

    窗外的雨势似乎有渐渐加大的趋势,隐隐的雷声忽远忽近,而那一道道似是银蛇的闪电却总是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划过,而后在一霎那间将整个金陵都照的银晃晃。

    这光亮不似月光的轻灵飘逸,更不似骄阳的温暖如火,每是一次亮起时,总是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临窗而立的轩帝脸上被这闪电照耀的忽明忽暗,有一瞬间,高博好似看到了数十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陛下。

    他暗暗垂了垂眼眸,那样的陛下已经多年不曾见,而且那样的陛下已经永远的停留在了他们一众人等的记忆中。

    毕竟昔日的顽童早已经长大,而他们却都已经白发斑鬓,也终有一日他们会被埋葬在华丽富庶且永无天日的地宫之中。

    长生不老,那不过是一种痴人说梦罢了!

    一主一仆,仍旧像许久之前那般静静地呆在这水榭之中,无一人开口说话。

    过了许久,就在高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险些忘记方才所说的话时,轩帝口中啧了一声。

    “不过话说回来,朕当真是对那通人性的雪虎有些好奇,只不过被视为山神使者的确有些过了。你可知,这世间万物啊,都不过是事在人为。”

    “陛下您是说雪虎的出现时有人刻意为之,而非天意?那又是谁人有这般的大能能驯服凶兽呢?且这凶兽此时现身在卓阳国的神山上又有什么用呢?”

    高博面上有些诧异,双眼更是有些不安的四处打量了一番,而脚下则是不自觉地向着轩帝的方向悄悄前进了几步,好似怕周身有鬼魅一般。

    “呵呵,天意?那为何早不出晚不出,偏要等到叶洵之女登山狩猎之时方才现身?那为何这个小女子在我大耀国境内数年都不能现身过?说是天意未免有些太过牵强。”

    “至于是何意吗,这就再明显不过,这背后不过是有人想要借此为那小女子造势罢了!你以为平白无故冒出这么一个义公主来,卓阳国的百姓就能欣然接受吗?”

    “卓阳国人崇武善武,若是没有一两点独特之处,又如何能再最快的时日被便俘获人心?说到底,这些不过都是笼络人心罢了!”

    轩帝有些微唏嘘的感叹一声,感慨之余语气中似乎又带着一种轻蔑,好似对这种笼络人心的手段极为看不上一般。

    “陛下,既然您心知肚明,那为何还要见那雪虎,老奴都被您给说糊涂了!”

    高博脸上带着一丝困惑的苦笑,同时眼中也闪过一道阴翳的光。

    “他们的目的为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朕当真想见一见那雪虎。好了,你去皇后宫里知会一声,叫她也别费力了,晚宴一块摆在朕的花园暖阁中吧!也叫于馨看个新鲜。”

    轩帝状似有不耐一般的挥了挥手,但说到皇后娘娘封于馨时脸上的戾气淡去不少,眼中也流露出些许温情来。

    “呵呵,陛下您对皇后娘娘当真是情深非常,就连老奴这个阉人看了都要心生艳羡。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高博微微低着头,宽大的袖袍半掩在嘴上,细声细气地打趣了一声,而后便对着轩帝的背影一丝不苟地躬身行礼。

    一礼毕,这才迈着不大的步伐向着门外走去,高博虽是答应的痛快,但脚下的步伐却并不急促,似是有什么尚未说出口的话一般。

    果不其然,在高博一只脚迈过那高高的门槛时,满转回身,脸上带着征求轻声道:“陛下,不知此等奇闻异事,可要知会别宫的娘娘们?”

    始终背对着临窗而立的轩帝闻言后,猛地转过身来,同时眼中射出一道极为凌厉的视线,似是能将人洞穿一般死死地盯着高博。

    高博见到轩帝这副神情也知道是自己一时失言,连忙抽回那只卡在门槛外的腿,却不想抽回的太过焦急,整个人向前扑了过去。

    高博踉踉跄跄好几步,终是没站稳,扑通一声便摔倒在地,恰好扑在了轩帝的脚下。

    不知是太过尴尬还是摔的太痛,高博的一张老脸不过须臾便涨的通红,且额头上细看之下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陛下,请陛下恕罪,是老奴一时糊涂,忘了瑾瑜王爷的事情……”

    高博这番求饶的话尚未说话,便在轩帝狠戾的凝视下渐渐消了声。

    也不敢看轩帝的脸色究竟如何,高博连忙从地上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而后也顾不得仪态不整,慌慌张张的跑去传话了。

    高博走后,轩帝眼中的狠戾不减,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眉目凌厉地看着跑在雨中的那道身影,同时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地攥成拳头。

    自从他决意让染上疫病的老三听从天命以后,这个老奴才便话里话外的求过情,如今那道密令还属于保密阶段,这个老奴又不安分的想要请后宫各主前来观瞻雪虎。

    人多眼杂之下,难保玉敏不会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届时保不齐会来自己这里哭闹一通。

    这个老奴种种有些异常的行为,究竟是他早已经被老三收买,还是他不过是在替他人掩盖耳目?

    若说这个老奴动了恻隐之心,他是如何也不会相信的,陪着他走到今天的人,应该早就忘了心软为何物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