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四百九十章 为时已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从云心中略带嘲讽的讥笑一声,他如何会不记得,怕也是继那次之后,那个孽种便越发的不安分起来,直至发展成现在的情形。

    自己若是早些发现那孽种的狼子野心并将他的野心早早扼杀,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处于被动的处境中?

    爹这次的反应有些太过不同寻常,想必也定然会将这件事的功劳全都归功于孽种身上,自己花费了大把时间和金钱所调查的线索全都成为那孽种上位的垫脚石。

    公允何在?现在父亲心中满心满眼都在期盼着那个孽种回来,又哪里会在意自己的情绪如何。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自己还会因为接下要发生的事情会心存愧疚。

    顾从云坐在那里心中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难免有些心绪激动难平,又带着一丝丝难以言说的紧张和兴奋。

    这让他阴郁的脸上有些泛起一阵涨红,配上略显阴狠的眼神,使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扭曲的怪异感。

    一想到不日就能将丞相一脉的势力铲除,顾言坐在那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说起来也是难得,这大约还是第一次顾清临的归家能让顾言这样充满喜悦的心情。

    顾言一边高兴不已,一边心中忍不住有些感慨,现在清临是真的长大了。虽然距离他心中知事明理的期许还差一些,但总归是进步了许多。

    这种改变怎能不让人心生欢喜,日后府上的事情也可以慢慢的交到清临手中一些,这样他们兄弟二人互相帮持,日后在朝堂上才可占据半壁江山。

    静默了片刻,左等右等还不见来人禀报,顾言便有些沉不住气,但又不想表现出太过急不可耐,便似是自言自语的低喃一句。

    “这会儿也该进了二门了吧?”

    低垂着头的顾从云微微抬眼看了一眼面带焦急的父亲,嘴角便不由地勾起一抹冷冷的嘲笑。

    “父亲,清临……”

    “禀告老爷,二少爷已经带着人前去老夫人的院了。”小跑着过来的小厮有些气喘吁吁。

    “噢,既如此,那便随他去吧。暂且再等一等。”本来看见小厮跑过来,抑制不住激动已经站起身来的顾言语气中带着一些难掩的失落。

    随后顾言便像是为自己有些不妥的言行找借口一般,哼笑了两声后感叹道:“这孩子一向和祖母亲近,难得他有这份孝心,知道老夫人惦念他。”

    坐在那里的顾从云本就不平的心中彻底的开始翻江倒海起来,他瞥了一眼来传话的小厮,看到小厮手上拿着的鹿皮酒囊时,心中更是忍不住冷哼一声。

    这个孽种竟然也开始懂得收买人心了。父亲院里的小厮们向来最会见风使舵,一家之主不喜的人在那些小厮眼里也不过就是废物一个。

    若是换做从前,这些小厮定然会添油加醋一番,而现下不说替他说好话,但也会尽实相告。

    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不值几钱的小东西就可收买的人心,而是那些极会揣摩和观察风动的小厮们自己看出来的明显变化。

    看来,这府上的风向已经彻底的变了啊!

    “爹,再耐心的等一等吧,本就等了那么多的时日,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想必祖母那里早就等的焦急了,孩儿去时祖母早就命人备好了清临喜食的甜羹。”

    顾从云轻叹一声,声音有些低沉沙哑道。

    满心期待的顾言直到这时才有些察觉到长子的情绪不太对,他坐回椅子中后抬眼看了一眼望着门外出神的长子。

    这还是从打进屋以后从云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今日从云前去城外迎接会碰一鼻子灰的事情已经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因为清临那个小子是个睚眦必报之人,吃过的亏不会就那么算了。

    他没有阻止从云的行为也不过是想让清临看到他兄长的改变,毕竟人无完人,况且从前的从云也的确是太过分。

    别说从云不愿意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他这个二弟,就是清临以前做下的那些混账事,让自己在朝臣面前也颇为觉得面上无光。

    但这件事情若是换做从前,只怕从云会对自己宣泄对清临的不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口口声声的替他说话。

    且从云这两日每每提到清临的时候情绪便会有些怪异,这又是为何呢?难道是老夫人的态度引起了从云的不满?

    “你这小子都已经成家立室,还会在乎你祖母那里那口吃食吗?清临幼时患过一场大病后便极为厌恶味苦之物,那时你祖母心疼不已,从此后每当清临去请安,你祖母总会提前备下甜羹。”

    难得的顾言向顾从云提起了这些往事,一脸的唏嘘感慨。

    今日不只是顾从云有些不同,顾言更是一改往日的肃穆威严。

    顾从云嘴角的苦笑已经险些挂不住,脸上的肉也僵硬无比。

    祖母那里的关爱他从不曾奢望过,更是从来未曾想要得到过。

    他还记得幼时他不小心推倒那个孽种,祖母就命他在烈日下背诵弟子规。

    那时他也不过是八九岁的年纪,小孩子又能懂得多少呢?只怕也是那时他才对那个孽种从心里便充满了厌恶。

    “难怪了……”顾从云只低叹着这说出这句话后便不再言语,至于为说出口的话是什么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本想着就此调和一下他们兄弟关系的顾言被顾从云这句不咸不淡的话打住了接下来想要说出口的话。

    顾言有些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他心中不禁有一丝丝的悔意升起。

    今日这番情境自然有他的责任在,可从云也不是没有责任的,毕竟以前清临还是很崇拜他的长兄。

    但热脸相迎换来的却是冷嘲热讽,只怕任谁都会寒心的吧!

    虽言,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又有绳锯木断、水滴石穿之说。他们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这点子心结早晚会解开。

    只盼着清临和从云能不计前嫌的联起手来,这样他们兄弟二人才能在朝阳之上站稳脚跟,毕竟终有一日自己会老。

    而顾家也始终是要交到他们手上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