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故人来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些破败脏乱无比的京郊巷子中,那处隐藏在巷子尽头的院落里。小冰祖父俩正有一问一答地翻晒着打木架上竹筛里的各种草药。

    一连问了数个关于药理甚至是病症的问题,稚嫩的同音都一一作答后,老者面目含笑满意至极的捋了捋胡须不住地点头。

    “冰儿之于药理的悟性远超尔父,当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翻弄着草药的老者说这话时脸上有些怅然,一双睿智的眼中竟然有些许水光泛起,不知道是思念旧人有所感伤还是看着面前的垂髫小儿倍感欣喜。

    翻晒第二层木架上的竹筛时小冰的个头已经有些吃力,站在小木凳上海微微踮起了脚尖,听到老者的这话有些害羞的用手捂在脸上,偏偏头对着老者扮了个鬼脸。

    “祖父,虽然冰儿知道勿骄勿躁,可是您再这么夸孙儿,孙儿还是会忍不住有些得意。”

    “你呀,你个鬼机灵!”方才眼中还浮现感伤的老者被鬼机灵的孙女逗笑,眼中那一丝不甚明显的水光也渐渐散去。

    老者伸出手指慈爱非常的在小冰的额头上点了点,随后便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却不停,麻利的翻着已经晾到半干的草药。

    小冰见祖父身上没有那股说不出来的气息环绕后,有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扭过头后便专心的翻晒着竹筛子里的草药。

    反而是老者自这一句感叹后便始终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眉宇间也不自觉的紧缩起来。

    祖孙二人一时间都无话,只是默默的翻晒着草药。再高的地方小冰够不到,便跳下木凳跑到窗前翻晒着蘑菇和干菜等物。

    院子中淡淡的药草香弥漫,静谧的清晨只闻院子一角那棵银杏树的叶子飒飒作响。

    过了良久,老者已经将木架高处的草药全部翻晒后他拍了拍手上的药屑,有些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蹲在那里专心的翻晒着蘑菇的孙女。

    老者略显苦恼的摇头微微叹息一声,走到水井旁边压了点清澈的井水净过手后站在原地失神了一瞬,复又走到院中给人看诊的方桌前。

    “祖父,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怎么大清早的就有些心神不宁。”

    小冰将最后一颗榛蘑翻个面,拍了拍指尖上沾的土屑和草沫,有些好奇的扭回身看了一眼老者。

    老者被小冰这话问的一怔,随后便有些欲盖弥彰的端起桌上昨夜剩下的茶壶仰头就要喝。

    小冰见到祖父的这个动作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连忙拔步像老者跑过去,同时口中大喊一声。

    “祖父,您本身就是医者怎的不知空腹饮茶伤及脾胃!”

    这次老者面上就有些略显尴尬,已经递到嘴边的茶壶放也不是、喝也不是。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要喝这凉茶,只是这件心事积压太久,今晨不知怎的看见模样肖似飞儿的小冰在那翻晒草药,在他眼前总会浮现飞儿小时候的情景。

    那时候也是,他们父子二人便会在晴朗有风的清晨一起翻晒草药,一问一答,这其中的乐趣也使得有些枯燥乏味的事情变得有趣许多。

    那个他以为为傲的孩子、那个继承了他衣钵的孩子,却和小冰娘卷入了一场风暴之中……

    “是祖父忽略了,小冰教训的是。”老者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从容的放下了手中的茶壶。

    而这时小冰已经一脸严肃的坐在了方桌对面,尚且带着泥土草屑的小手拄在侧脸上,漆黑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看着老者。

    她这副一探究竟、洗耳恭听的模样让老者几欲想要吐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小冰还小,正是一个对善与恶非常模糊难辨的年纪,若是自己在此时便说出他父母的死因,只怕小冰心中会充满仇恨。

    医者自古以来便划分两极,善者为大贤之人;恶者为大恶之人。医术害人可在无形之中。

    他不希望小冰这满身的医术都成了她报仇和行凶害人的根本,那有违医者之道,更对这个孩子不公。

    他年岁已大,而小冰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此沉重的负担不该由她来背负,况且当初的事情飞儿他们夫妻被牵扯进去也并不全然是毫不知情。

    “也不是什么大事,祖父的师弟来信说有一例比较棘手的疑难病症想请祖父前去共同诊治。祖父再想要不要带你前去。”

    老者直视着小冰的目光,面不改色道。

    其实他说的也不算是谎话,昨夜他确实收到师弟的飞鸽传书,这件事早晚也是要说的,他不过是调换了一下话题而已。

    “真的吗?祖父您为什么不想带冰儿去,您放心把冰儿一个人留在家里吗?到底要去哪,远不远?”

    小冰有些小兴奋,双眼中冒着兴奋的光,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甚至高兴的从椅子上蹦了下来,呼吸有些急促的人跑到老者身边。

    “稍安勿躁。”老者拉过小冰,让她坐在了临近的那把椅子上后才缓缓开口。

    “祖父自是不放心将你一人留在家里,但相比于那里的凶险,祖父宁愿将你暂时托付给可靠之人。”

    “祖父,您到底要去哪?您的师弟孙女要怎么称呼,被医治者是谁?那里怎么就凶险了?”

    坐在椅子上的小冰身下虽然端端正正的坐着,但上身却完全的向老者倾了过去。

    “霍乱和疟疾之症还不凶险吗?瑜城一带洪峰退去后已经有百姓死于疟疾和霍乱之症。而要诊治之人你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至于称呼嘛,你叫叔公就好了,医者的辈分自可不必去排,毕竟大耀国女医者少之又少。”

    小冰听罢老者的话,身子慢慢的退回到椅子中,一双明亮的打严重带着些许迷茫。

    “啊,祖父,冰儿想起来是谁了,可是那位瑾王爷?哎,怎的好好的他就染病了呢?”

    “祖父,有件事您说错了,这等疑难病症可遇不可求,正是孙儿学习观摩的好机会,况且,孙儿相信以您的医术一定能将瑾王爷医治好。再者说了您走那么远,孙儿也是会想您的呀!”

    小冰跳下椅子抱着老者的手臂撒娇,水灵灵的大眼中带着祈求和期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