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假手于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坐在龙椅上的人面目一点点的发生变化,脸色更是逐渐的由阴转晴,眼中含着浓浓的讽刺之意。神情之中却又带有一丝惋惜之情。

    种种情绪掺杂在一起,致使他整个人身上的情绪非常矛盾。

    那二人看见他们的主人这幅模样,都有些诧异,不知道这道消息到底是指向谁,才会让主人出现如此复杂的情绪变化。

    “哈哈哈,果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仔细地看了那张薄丝绢半晌后,龙椅上的人才不可抑制的大笑出声。

    随后这块写满字迹的丝绢被他团成一团扔到了布衣青年怀中。

    布衣青年带着诧异和困惑略有些急躁地将丝绢展开。

    一行行平凡无奇的字迹映入眼中后却变得有些触目惊心。

    “这……事情的走向是不是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啊?毕竟这件事情可是完全在意料之外的。”布衣青年压下心中的震惊,复又将丝绢转交给传递消息的来人。

    “主人,想不到这位刚刚才显露锋芒走到人前的瑾瑜王爷如此时运不济。这双封号王爷的位置只怕是还没有焐热,便要被带进了更加阴冷之地。”

    “不过让属下意想不到的是,当今陛下也真的是够铁石心肠,难道他就不怕这件事被天下人所诟病吗?陛下不是向来最注重民心民愿吗?”

    布衣青年脸上一丝异样的情绪也无,只是眼中满是解不开的困惑。

    这时传递消息的来人也已经将那丝绢上的内容阅尽,同样的震惊之外还是不解其意居多。

    明明在这之前轩帝陛下为了牵制玥王爷才抬举了瑾王,现在不过短短半月之期未到,瑾瑜王爷便发生了这样的事,可这并不是陛下放弃一颗可堪重用棋子的理由啊!

    毕竟瑾瑜王爷牵制玥王爷的作用还没有发挥,而朝堂的局势仍旧是玥王爷一家独大。如此这般,那先前陛下的所做所为又意义何在呢?

    “注重民心民愿?若是陛下真的又把这些百姓放在心上又哪里会有流民和饿殍,一切不过是做给人看的罢了。”

    “疟疾和霍乱有多可怕世人皆知,一心求长生梦想与天地共存的轩帝,又岂会因为一个瑾瑜王爷而去毁掉自己的成仙大梦!”

    “更何你认为百姓们有机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吗?就算知道了陛下曾经拒绝瑾瑜王爷回京医治一事,又有何妨?不过一两句话就能结局的问题,都不必动用一兵一卒。”

    龙椅上的人依旧仰靠在纯金打造的龙椅上,许是坐的久了腰身有些不舒服,那人有些烦躁的扭了扭腰。

    “主人说得对极,属下大概已经想通了其中的缘由。”布衣青年带着困惑的脸上显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届时就算真有民众为瑾瑜王爷打抱不平,陛下大可以将霍乱或疟疾的病症强加在瑾瑜王爷头上。这两种病症的可怕世人皆知,而陛下此举则是为了满金陵的百姓、甚至是贯穿从金陵到瑜城这条路线上、上万万的百姓着想。而一旦涉及到自身的性命,又有几人会真正的变成大公无私之人?”

    “只怕到那时百姓们反倒会一边倒的跳出来反骂瑾瑜王爷自私自利为了一人的性命去坑害更多的百姓。到那时不只瑾瑜王爷留下的英明毁于一旦,只怕更会有极端之人会将他的坟墓挖掘出来将其挫骨扬灰以泄私愤。”

    布衣青年越说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所说的那副场景,露出一些浅红的脸上带着略显诡异的笑,让人看后不禁脊背发凉。

    “所以说,最好用的便是人心。端的看你怎样去用,同样的一句话,你只要将顺序颠倒一番,那么整个意思便已经大相径庭。”龙椅上的人略赞赏的点了点头。

    “可就算如此,缘何陛下就此轻易的就放弃瑾瑜王爷了呢?难道是又找打了一颗更好用的棋子?不过依照属下之见,只怕是没有比瑾瑜王爷更加好用的棋子了,毕竟瑾瑜王爷有软肋不是吗?”

    “这人呐,他一旦有了软肋,便是一处致命的弱点,若是想要胁其就范,那便时不时的戳痛其软肋即可,这样猫逗老鼠一样的事情,属下光是想想就已经兴奋不已!”

    布衣青年越说越兴奋,带着病态青白的脸上已经显出不正常的红晕,甚至大笑了几声后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在好用也不过是一枚棋子,丢弃了一颗,总还会有合适的替代。更何况一副棋中,那么多的棋子舍弃无用的废子有何影响!”

    “主人您是说此时陛下已经找好了下一颗棋子的人选?呵,也是,轩帝陛下那么多的儿子,这个倒下再扶持一位就是了,再不济还有老来子可以继续教养。生生不息,果然强大无比啊!”布衣青年略显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一番。

    “轩帝现在的警惕心远非从前,不仅皇宫内外巡逻士兵的卫队增加,就连换岗的时辰也有所变动,这件事并不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不过却也恰好给了我们可乘之机,趁早让人将风声散放出去,左右不过他们明日便能进京了。”

    龙椅上的人站起身来后径直的走到了衣架前,清明的目光中带着些期许看着尽在咫尺的这身龙袍。他甚至抬手整理了一下袖口的一丝褶皱。

    “是,主人,属下这就着人去办。”黑色劲装之人应了一声后见无其他事情便行了一礼。而后退出这间密室。

    布衣青年出神的站在那里,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仿佛沉浸在某种臆想之中无法自拔一样。

    这人也不在意青年的反应,顾自的走到先前青年所坐的书案前,拿起一本典籍细细品读。

    忽然暗室内的光线暗淡了几分,这人并没有从典籍上移开视线,反而抬手在书案一角的一块圆形凸起上轻按一下。

    不过须臾间暗室内那幅画轻轻动了两下,一位年轻女子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动作安静且迅速的将燃尽的烛台重新换上蜡烛后又悄然退出。

    “主人,轩帝吩咐可以送良药前往瑜城,不是想借他人之手借此除掉瑾瑜王爷吧?”沉思的布衣青年突然出声疑问道。

    “卿之聪敏不在我之下,怎的今日才反应过来,日后那些杂七杂八的书籍还是少看为妙。”

    “主人,这个您就别管了,您就说这秘术造纸好不好用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