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最后一班车 > 第十四卷 梦魇暗王第550章 死而复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女警似乎根本没打算留给我们思考的时间,当即身影一闪,片刻后她就不见了。我大喊一声:铁塔快躲!

    几乎就是在零点几秒的瞬间,那只浑身长满毒泡的大蟾蜍,就出现在了刚才女警站立的位置。

    显然这大蟾蜍也没弄明白自己的身体怎么突然就转换了位置,但它看到我的一瞬间,立马就兴奋了起来,直接吐着舌头,朝着我就跳了过来。

    我抓住黑光匕首,朝着大蟾蜍雪白的肚皮上,狠狠的刺了进去。

    “噗嗤!”可真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啊,只不过体型犹如磨盘大小的蟾蜍,被我这一把小匕首捅一刀,显然根本不算什么,它长长的舌头犹如一枚铅球,嗖的一声就从嘴里吐了出来,对准我的脸面砸来。

    我歪头躲过,铁塔忙不迭举起手斧,对准蟾蜍的脑门,狠狠的就劈了下去。匕首没威力,那是刀尖上的压强还不够,那是我的力量还不够。

    但手斧可就不同了,其一手斧具有更强的劈砍能力,其二那是铁塔操纵的,他力拔千钧,这一击手斧直接将大蟾蜍从中间一劈为二,当然,也没有彻底劈成两把,只不过是把蟾蜍的脑袋给劈开了。

    这大蟾蜍停顿在了原地,雪白的肚皮开始缓缓的蠕动,肚子里像是有一股气,像是临死前还想再呱呱叫一声。

    只可惜,它最终还是趴在了地上,彻底断气了。

    铁塔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问我:老大,有事没?

    我咽了口吐沫,虽然惊魂未定,但还是轻声说道:我没事,仔细检查一下身上有没有溅上毒液,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毕竟现在天气冷,我们穿的都厚,并没有裸露在外的皮肤,所以毒液溅射在衣服上也不用过多担心。

    女警从身后赶来,看了一眼大蟾蜍的尸体,笑着说:厉害啊!

    我白了女警一眼,说:你要是再果断点,那就该帮我收尸了。

    当下我们整顿好行礼,这就继续顺着山洞前方赶,不过这一次我特意留了一个心眼,为了弄明白这个山洞究竟是不是一个圆形的无限循环山洞,我在原地用小石头,堆砌出来了一个小型金字塔的模样。

    最下边用拳头大小的石头,越往上,石块就越小,整个金字塔,也就脸盆大小。但在这山洞之中,已经是很醒目的了,如果这山洞真是一条无限循环的,那么我们终将再次遇到这座小型金字塔。

    就在我们继续往前走,走了十几分钟之后,依旧是没走出这个山洞,我不禁陷入遐想,刚才在山洞外曾经看过附近的地势,这是一个圆柱形山体,如果说我们走的是一条直线的话,哪怕走的是这个圆柱形山体当中最长的直径,按照我们的速度,以及圆柱山体的大小,我们完全可以走出来啊。

    问题是,我们现在不但没走出去,甚至连我刚才所摆的小型金字塔也没看到,这就很有可能说明一个问题。

    这山洞,并不是直线,也不是环绕,但具体是通向什么地方,暂时还不清楚,有可能是往上,也有可能是往下,我知道古代一些匠人拥有高超的工艺,可以在墓道里边修建出许多类似于迷宫一样的通道。

    我只祈求我们不要陷入什么陷阱当中,就这么点小愿望了。

    “继续往前走吧,已经到这一刻了,也没的退缩了。”我拉了拉身上的背包,刚带着铁塔和女警往前走了两步,女警就皱着眉头说:不对劲,你们仔细闻闻,空气中有一股腥味。

    我一愣,停下身子,用力的伸着头,吸鼻子。来回这么吸了几下之后,我说:好像是有点腥味,就跟渔船上那种味道差不多。

    铁塔挠挠头,没吭声,可能他没闻到。

    女警说:这股腥味很熟悉,好像刚才闻到过。

    就在女警话音刚落的时候,忽然身后的山洞中传来一阵砰砰砰的声响,这声音很是细微,但听起来像是一个巨人,脚踏在地面上,走的很慢。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各自盯着对方看了一眼,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忽然间,铁塔指着一处地面,惊讶道:快看!这里有一滩鲜血!

    顺着铁塔的手指看去,地面上果然有一滩鲜血,而且看鲜血凝固的程度,似乎这鲜血是刚流在这里的,颜色还很红,味道也很腥。

    “难不成有人赶在我们之前进来了?”我觉得应该没人赶在我们之前进来吧?首先大雪封山,这座山基本上没人来,其次从树洞当中的无根之门,进入山体之内,从墓道里走到吊桥,这一路上如果有人赶在我们前边,那一定会落下什么蛛丝马迹的。

    女警没有吭声,此刻走到那摊鲜血面前,拔掉皮手套,用手指沾了一点,然后送到鼻子面前闻了闻,随后在石壁上抹掉了手指上的鲜血,说:这不是人的鲜血,而且闻起来,像是……

    “像是什么?”我连忙问道。

    女警说:像是水生动物的。

    水生动物?靠,这玩笑开大发了吧?就连我刘明布这样的傻蛋也知道水生物的概念,这是哪里?这是山洞啊,一滴水都没有的地方,会有水生物的痕迹,这不是扯犊子吗?

    就在我与铁塔交换目光,准备哈哈大笑之时,却忽然看到远处的一堆乱石,而正是这拳头大小的乱石,让我崩紧了脸,彻底笑不出来了。

    我跑过去看了一眼,这些石头的附近也有很多鲜血,而且这石头,正是我用来堆叠小型金字塔的石头。

    我大叫一声:原来我们一直都是在这山洞里边绕圈!

    地上那一滩血迹,女警说是水生物的,我现在想想,蟾蜍不就是两栖动物吗?可以在陆地上生活,可以在水里生活,如果说这一堆乱石就是我刚才堆叠金字塔的石块,那刚才被铁塔用手斧劈死在这附近的蟾蜍,跑到哪里了?

    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地上那摊血,就是死去蟾蜍所流出来的,问题是:蟾蜍尸体呢?

    蟾蜍尸体诡异消失,这个暂且不说,我堆叠起来的小型金字塔,并未放置在道路中间,而是放在了山洞道路的边缘地带,这又是谁给碰倒的?

    就在我发愣之时,女警忽地大喝一声:不对,快跑!

    她话音刚落,我和铁塔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直接朝着山洞的前方窜去,我回头一看,吓的我胆汁都差点吐出来。

    一只脑袋分成两半的蟾蜍,此刻更是瘸了一条腿,但仍然用另外一条腿在顽强弹跳的蟾蜍!

    这不正是刚才被铁塔用手斧劈死的磨盘蟾蜍吗?怎么诡异的复活了?

    看这蟾蜍一脸的凶相,尤其是头颅被劈成了两段,弹跳之时,碎肉甩动,凸起的双眼犹如两个血红色的大灯泡,面目狰狞。

    最关键的是,刚才它肚子里那鼓起来的一团气,现在仍然在来回的旋转,就像是一个人吃饱喝足之后,想打一个饱嗝,但那团气始终漂浮在肚子里,就是打不出来的感觉。

    我一咬牙,心一狠,振声说道:跑个屁!不跑了,打阵地战,谁怕谁!

    铁塔也拽出了手斧,当即准备誓死一战,反正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还不如刚正面,拼一把,而女警在我身后,拉了拉我的衣领,小声说道:阿布,你仔细看看,这蟾蜍的肚皮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小声回:怎么了?

    女警小声说:蟾蜍的双眼发红,完全充血,显然已经死了,但它怎么可能还会弹跳呢?

    话毕,我的目光缓缓的投向到了蟾蜍那雪白的肚皮之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