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最后一班车 > 第十一卷 神秘国度第397章 乌鸦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这个明字雕刻出来,剩下那个布字刚雕刻了一横,我心中一颤,小声说道:果然这最后一个墓碑上,雕刻的就是我的名字。

    女警小声问我:墓碑上雕刻你的名字,难不成是在下什么咒术?

    我摇头,说:不知道,反正我从第一天往铸剑坑中扔头发的时候,就觉得身体开始不舒服了,一直持续好几天了,不知道是铸剑坑带给我的病痛,还是背后有人在咒我。

    这种咒术类似于古代的厌胜之术,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这种,当下只能静观其变。

    女警蹲伏在我的怀里,连大气也不喘,就等着我仔细的查看,而我等到那个老工匠彻底将我名字雕刻出来之后,才对女警说:没错了,就是我的名字,一会等这波人走了,咱们过去看看。

    女警嗯了一声,而那个老工匠雕刻完之后,他们并没有立即离去,只见那个杵着拐杖,虚弱的年轻人对那几个彪形大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临走时,每人都拿了一叠厚厚的钞票,这帮彪形大汉一个个乐坏了,毕竟忙前忙后,就是为了钱。

    十几座墓碑之前,只剩下了老工匠和那个虚弱的年轻人,而那个年轻人脸上还带着口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指着墓碑,对老工匠一直吩咐着什么。

    老工匠像是一个正经人,听了年轻人所说的话之后,吓的连连摆手,好像是不同意他这么做。

    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一叠人民币,塞进了老工匠的手里,可老工匠还是摇头,年轻人又掏出一叠人民币,塞给了老工匠,老工匠还是摇头。

    最后那个虚弱的年轻人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从怀里抽出了一把手枪,猛的一下就抵在了老工匠的脑袋上。

    由于距离有些远,我听不到他俩详细的对话,只隐约听到那个虚弱的年轻人用着恶毒的语气说:到底做不做!

    老工匠吓的浑身瘫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说:这位小爷啊,做这种事可是太缺德了,谁做了这种事,往后三代,男者为乞,女者为娼啊。

    可那个虚弱的年轻人根本不顾及别的,就是冷冷的一句话:既然不做,那就下地狱去吧。

    老工匠也怕死,他连连摆手求饶,说放他一命,然后年轻人就弯下腰,在他耳边说了许多话,最后,老工匠妥协了。

    我知道,重头戏就在这里了,因为这是前往神火洞的主要道路,不管是谁得到了业火金蛟,也很有可能会从这里逃跑,这密林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算小了。

    老工匠站起身,从怀里拿出一支毛笔,那毛笔的造型很怪,整个笔杆子歪歪扭扭,根本就不是直的,而且在笔杆的末尾,还雕刻着一个狗头。

    拿出这支毛笔的时候,老工匠不停的叹气,而那虚弱的年轻人,我能明显看到他眼角浮起的笑意,像是很得意的样子。

    老工匠把那支毛笔在自己舌头尖上舔了一下,然后开始在墓碑上比划着勾勒,随后虚弱的年轻人从身旁的一个小笼子里,抓出了一只灰毛乌鸦,硬生生将那乌鸦的脑袋给拽了下来,抓住乌鸦的身体,把鲜血都流到了一个小碗里。

    虚弱的年轻人还问老工匠,我音乐听着,像是在说够不够。

    老工匠点头,表示够了,而在老工匠用那毛笔站着乌鸦血在描绘墓碑上的名字之时,我能明显听到老工匠重重的叹息之声,我知道,他肯定不想做。

    女警有些等不及了,但我抱着她,小声说:红儿,再忍忍,这正是关键时刻。

    女警小声嗯了一句,把脑袋埋在了我的怀里,待到老工匠让所有墓碑上的名字都描绘一遍之后,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然后对那个虚弱的年轻人说了一番话。

    虚弱的年轻人点点头,表示很满意,随后掏出手枪,朝着老工匠的胸口打了一枪,由于他的手枪上装的有消音器,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有人在密林里开枪。

    老工匠倒在了地上,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而那个虚弱的年轻人,我看到他的眼角,明显浮起了微笑,随后撑着拐杖,很是虚弱的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那个年轻人离开时的样子,忽然大脑中划过一道闪电,他就跟我这几天的状态是差不多的!

    不过我可以忍,我还能自己走路,他已经忍不了了,必须要杵着拐杖了,难不成他也收到了同样的命令,又或者他也知道如何收取业火金蛟?我估计在第五日开始的那一天,他是跟我一样的,也不停的把自己的头发,指甲,血液,眼泪,都滴进了铸剑坑之中。

    等到虚弱的年轻人离开后,我拍拍怀里的女警,说:快,救人!

    我俩火速朝着那一片墓碑冲过去,到了老工匠身旁的时候,他还没断气,我赶紧搀扶住他,但正要给他医治的时候,却发现他脸色红润,已经开始回光返照了。

    眼看是救不活了。

    老工匠见我有心救他,就问我:你……你是……谁?

    我看了一眼最大的墓碑,说:我就是刘明布。

    老工匠猛的瞪大了双眼,下一刻颤抖的举起手,满脸歉意的对我说:刘……刘明布,你明天不管能不能……取到……业火金蛟,当你路过……这里的时候,一定不要……不要……

    话没说完,老工匠呕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瞪大了眼珠子,就这么死去了,临死都没闭上眼。

    我知道老工匠死不瞑目,他就是为了保命才答应那个虚弱的年轻人去做某些事情,但他这种老实人,最后干完了活,还被那个年轻人给毙了命。搁谁身上都是死不瞑目的事。

    我叹了口气,对女警说:老工匠其实不坏,他也是迫不得已了。

    女警嗯了一声,我又说:把老工匠埋了吧,毕竟我也算和他有一面之缘。

    转头四处看了看,那些挖好的坟墓当中,就离我的最近,我说:就把老工匠埋到我的坟墓当中吧。

    墓碑还是那么大,还是雕龙刻凤,还是雕刻着刘明布这三个字,但埋葬的人,却变成了老工匠。

    我将老工匠的尸体,恭恭敬敬的放到了我的坟墓当中,和女警同时三鞠躬,最后把土填上,我拍着墓碑叹了口气,说:都说好人有好报,老人家,你在那边肯定会有好报的。

    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信奉好人有好报,还有一部分人坚称坏人才能笑到最后。其实我想说的是,不管好人还是坏人,所谓的好和坏,都有良心的谴责。如果一个人做事完全遗弃了自己的良心,那么迟早有一天,老天都不会保他。

    埋好了老工匠,我拉着女警离开的时候,喃喃自语道:我还想设置陷阱呢,没想到有人赶在了我的前边,先给我们摆了一道,老工匠临死前嘱咐我,不要让我什么来着,反正他没说清楚,明天我就不要来这片密林了。

    女警说:明天我先让胖子和铁塔调查清楚外边的路线,方便能逃离。

    我说:路线我都知道,问题是走别的路都比较凶险,不是那么容易走的,不过我明天倒是很想看看,究竟有多少人来抢夺业火金蛟,更有多少人会走进这个密林里。

    那十几块墓碑上的名字,都是武神名册上的高手,不能说顶级高手,也算是榜上有名了,我看看究竟是谁,有能力将他们一网打尽。

    天,慢慢的亮了。女警,把我的手越抓越紧,就像害怕丢失玩具的孩子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