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最后一班车 > 第九卷 通天浮屠第325章 铝合金上的手掌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墓志铭上没写别的,就写着刘龙山的名字,以及1986的字样。按理说,墓志铭上写时间,应该是埋在那里的时间,可这跟你说的就有出入了。

    父亲又点了一根烟,问我:那个坟墓在哪?

    我说:在西双版纳原始丛林里,过两天我准备去把里边的骨骼捡回来,装殓一下,好好下葬。

    父亲点了点头,脸上很是疑惑,他说:九零年你出生,九一年你一岁的时候我带着你去照相,当时我还感叹,说没能让你爷爷亲眼看到你,挺遗憾的。后来回来的路上,你奶奶亲口告诉我,你爷爷并没有死,但是不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别人。

    “也就是说,我爷爷没死这个消息,也就我奶奶你俩知道吧?”

    我爸点了点头。

    我问:那奶奶为什么嘱咐你不要告诉别人?

    父亲说:这个就不清楚了,你奶奶说这是你爷爷吩咐的,不能告诉任何人他没死的消息,你奶奶也是见我当时太伤痛,就私底下告诉了我。

    父亲所说的就是九一年发生的事了,当时我只有一岁,正是嗷嗷待哺的年纪,哪里会有什么记忆,更不知道当时照相的情景。

    但我爷爷既然没死,为什么只跟我奶奶联系,反而不回到家中呢?他是不想见到谁?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这个人就爱胡思乱想,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就是有一个士兵战死沙场,他的战友怕他父母伤心,就以他的口气,每个月都往他家里寄信。而这战死沙场士兵的父母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还活着,只不过没时间回家,这个谎言,一直欺骗到父母双亲老去,直直死亡。但这一对父母始终坚信自己的儿子还活着。

    难道我爷爷也早就死了,只不过跟我奶奶联系的人,是爷爷的朋友?

    我把这个可能性告诉了父亲,父亲摇了摇头,说:咱家的男人都是笨,从你爷爷开始,到我,到你,脑袋都不怎么灵光,但咱家娶的女人,脑袋清一色都好使,你奶奶,你妈,都是聪明人。我也曾经问过你奶奶,问你爷爷是真活着还是假活着,如果是真活着,为什么不回来看看?

    我说:奶奶是怎么回答的?

    父亲熄灭了烟头,叹了口气,说:你奶奶很确定的说,那就是你爷爷,别人骗不了她的,她熟知你爷爷说话的特点,写字的风格,这一点别人是模仿不了的。

    现在问题确定了。

    我的亲爷爷,在九一年的时候,肯定是还没死的。

    那么,就该把问题重新绕回墓碑上了,上边写的是1986,难道这个所谓的1986并不是指的死亡时间,而是另有所指吗?

    我仔细想想,1986,我还没出生呢。

    在家吃了一顿饭,当天晚上我就急匆匆的赶了回去,翌日我独自一人又前往西双版纳原始丛林里,取出了我爷爷的骸骨,与我化验的那一小块,合并在了一起,带了回来,交给了我的父亲。

    同时,我检查了周围坟墓的墓志铭,上边也都是刻的名字和日期。

    名字大多数都不一样,但日期却都是清一色的1986,也就是说,埋葬在这里的人,肯定是1986年殒命的。

    1986,我爷爷去西双版纳原始丛林里干什么?难道他也在寻找通天浮屠?

    回到了房子店的时候,我将化验单扔到了桌子上,葛钰看了一眼,不解的问我这是什么。

    我说:没什么,就是一张我爷爷尸骨的化验单。

    葛钰也没有多问,她跟我奶奶以及我妈一样,都是聪明女人。她很清楚,我不想告诉她的事情,或者不想跟她详细解释的事情,不管她怎么问,我都不想说的。所以,她也没有多问。

    回到市区的这几天,我一直给西装大叔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海伯的下落,西装大叔说:海伯已经死了啊,这是事实。

    我摇头说:我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但我敢百分之九十九的保证,海伯没死,他一定没死。

    曾经海伯被面具人杀死之后,他让我一个星期之后,去火葬场门口等他,然后来了一招借尸还魂,我记得很清楚,他身上还有两个灵魂,是他儿子和女儿的。

    这一次哪怕再被杀掉一个,那他身上至少还有一个灵魂,还可以继续借尸还魂。

    不过,海伯就这么销声匿迹了,从此再也没见过,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很多次,我带着葛钰坐在那家小火锅店里吃饭的时候,总会想起跟海伯一起喝酒时的场面,回想他把酒杯嘬的滋滋响的画面。尤其是海伯那句:回家玩鸟去吧。总让我记忆深刻。

    很可惜,从此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海伯了。

    或许,他仍然像以前那样,安静的在某个城中村,租一间小房子,做点小零工,赚点小钱,没事喝个小酒,过着安逸幸福的晚年日子。

    这天晚上,陈伟我俩照常发车,原本我是经理,但我真的不想坐在办公室。说句难听点的话,皇帝的命运,奴才的身体,天生就不是吃领导那门饭的料。

    陈伟开着公交车,我在上边当售票员,因为这一次公司改革之后,14路末班车上也配备了售票员,可以人工售票的,当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监视那些上车的人,不让他们投机取巧。

    我坐在售票台,看着这辆崭新的14路末班车,说道:陈哥,我又想起了我当年刚出门打工的情景,那会公司领导不让我碰方向盘,天天让我跟着卖票,动不动就叼我,哎。

    陈伟笑了笑,说:老弟啊,知足吧,我比你大几岁,我刚出门打工那会,天天刷盘子,一个月,一百六十块,他大爷的,就那一百六十块,我反倒生活的很开心很知足。现在一个月好几千,反而找不到当年那种穷逼时候的快乐了。

    我俩在出外求财的道路上,经历很像,不免有些惺惺相惜,当车子在魅力城这一站停下来的时候,车门刚一打开,我就嚷嚷道:先下后上,先下后上啊,上车请投币,没有零钱的乘客在我这里购票。

    其实乘客也就那三五个,就是象征性的吼一嗓子。

    而这时乘客当中,有一个面色凝重之人,上车之后,也不投币,朝着陈伟一直看。

    我挥着手,对着他说:诶诶诶,麻烦您,投一下币,没有零钱可以在我这里购票,一米二以下儿童半票。

    其实这都是废话,他自己一个人,根本没带孩子。

    他没理我,盯着陈伟,有些阴沉的说:你就是刘明布?

    陈伟一愣,伸出大拇指,朝着身后我的方向指了过来,说:诺,他才是。

    那个男子朝着我缓缓的走了过来,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家伙穿着一个皮靴子,黑色牛仔裤,上半身穿着一个皮衣,而且他不苟言笑,走路的时候将整个公交车的地板都踩踏的砰砰响。

    我怕他动手打我,就往后列了列身子,略带底气不足的说:诶,你还没买票呢

    “啪!”一巴掌扣下来,铝合金售票台上,多了一张百元大钞,当他松开手的时候,我把那一百块拿走,还没来得及找零钱,却惊讶的发现,铝合金售票台上竟然被拍出了一个手掌印!

    那五根手指的印记,很清晰的印在了售票台上,我勒个去,这是铝合金啊!

    “你跟我走一趟。”那人冷冷的对我说道。

    我还没从惊讶中缓过来神呢,这又是给我惊了一跳,我说:为啥跟你走?

    他说:有一个人,性命危在旦夕,必须要见你,你自己选择跟我走,还是让我绑着你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