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最后一班车 > 第九卷 通天浮屠第300章 王丞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耳阵高人此刻轻轻的挣脱我的双手,随后双手抱拳,很是恭敬的说:百余年来,无人能抓住我,你是第一个。

    我的身体很虚弱,我说:前辈,不知该如何称呼你。

    “我叫风中醉,是前往通天浮屠的第一道关卡,小家伙,你通过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风中醉的话语中像是带着浓浓的深意。

    他单手捋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白眉,取出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一大口酒,抬头笑道:哇呀哈哈哈哈,你这小家伙让我刮目相看啊,你们可以留住自己的耳朵通过三耳阵了,哇呀哈哈哈,老夫去也。

    话毕,风中醉拍了拍我的肩膀,一阵轻风掠过,刮起地上几片落叶,风中醉骤然消失。

    扑通一声,我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又喷出了一大口黑血,休息了片刻后,我退出了望天树丛林,回到他们五人所在的地方之时,我欣喜道:咱们……可以通过三耳阵了……

    话还没说完,我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已经处在一所吊脚楼里边了,我头上盖着一块凉毛巾,问:我们这是在哪?

    葛钰搀扶我坐起来,轻声说:热带雨林的中心地带,这吊脚楼应该是前人修盖的,如今虽然破旧,但也坚实异常,可以住人。

    “我们通过三耳阵了吗?”

    西装大叔正在擦拭着长刀,此刻说道:通过了,那个所谓的高人再也没有阻拦我们,这一次很顺利,话说,阿布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笑了笑,说:往他兜里塞了两百块,就搞定了。

    众人刚开始都是一愣,片刻后哄堂大笑。二爷蹲在吊脚楼门口抽着烟,我问:二爷,驭鬼门下一步的指示,找到了吗?

    二爷摇了摇头,说:通过了三耳阵之后,见你一直昏迷不醒,正好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这间破旧的吊脚楼,所以就进来休息了。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心里又想起了老祖。

    自己成长,谈何容易,在成长的道路上,在我拥有一定实力的时候,总是会遇见更强的挫折。

    这跟人生何其相似?

    有能力解决的困难,便不叫困难。所谓困难,就是不容易解决的问题。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当我们面临着一个问题,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这也就不是问题了。在我们每一个人成长的道路上,总是面临着各种不好解决,不容易解决的问题,就像我现在虽然拥有龙蛇图腾,但遇见的高手还总是将我打的无法还手。

    唯有长叹一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身体虚弱,今夜就不值班了,西装大叔第一个值班。夜静悄悄的,也就是在这种静谧的环境中,忽然从吊脚楼外传来了一句:里边有人吗?

    众人都是一个激灵,我小声说道:是驭鬼门的人来了吗?

    大家都默不作声,竖直了耳朵仔细的倾听。

    片刻后,外边又传来了一句:喂,里边有人吗?

    西装大叔抓起长刀,起身下了吊脚楼,同时喊道:有人!

    不多时,外边传来了西装大叔和一个陌生人的对话,听那人的口气,不像是傣族人,因为他的汉语说的非常流利,普通话非常标准。

    听他们对话的内容,那个人说自己来西双版纳热带雨林旅游呢,迷路了。

    西装大叔走上来,问我们:要他进来吗?

    二爷冷笑一声:独自一人来这蛇虫鼠蚁,剧毒之物的天堂来旅游?坟头烧报纸,糊弄鬼呢是吧。让他进来,看看他玩什么幺蛾子。

    西装大叔对着门外挥了挥手,片刻后,一个身体略微肥胖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看他年纪,约有三十多岁,脸上一脸的横肉,一看就是胃口极好的人,他走进来后,很有礼貌的对我们每一个人点头笑了笑。

    我们同样也换以礼貌,对他笑了笑。

    我问他:朋友,请问尊姓大名?

    “哎哟哟哟,尊姓大名不敢称,鄙人姓王,名丞相,嘿嘿,大家可以喊我丞相。”自我介绍的时候,这胖子竟然还沾起我们的便宜了。

    西装大叔笑道:丞相大人啊?有点意思。

    王丞相说道:嘿嘿,我爹给起的,想让我好好念书,将来考个大官。

    说话时,王丞相大大咧咧的盘腿坐了下来,从干瘪的背包里取出仅剩不多的食物,刚撕开,还没吃的时候,眼巴巴的看着手中的食物,故意做作的让了一圈,嘴里说道:诺,请你们吃。

    我摇头,说:我们还有一些,你自己留着吃吧。

    他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见我们都盯着他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嗯,我说,你们都盯着我看啥呀?我脸上又没花。

    二爷踩灭了烟头,回过身来问道:小胖子,你自己来的西双版纳?

    “对啊,怎么了?”

    二爷说:你来这里就是为了旅游?

    王丞相说:对啊,就是来旅游呢。

    我说:那个胖丞相啊,哦不,抱歉说错了,王丞相,你独自一人,来着原始丛林里旅游,而且毫发无伤,看来身手了得啊。

    因为这家伙相比于我们几个人的身材,确实有点胖,所以我喊的时候,有些顺口,直接就喊成了胖丞相。

    不过王丞相丝毫没有介意,他一甩手,不屑的笑道:嘿嘿,当年在野战部队,那苦可不是白吃的,如今长了一身膘,哎,也跑不动了。

    一听曾经在野战军里服役过,西装大叔立马一个激灵,像是遇到了老战友一样,骨碌一下就窜到了王丞相的旁边,问道:兄弟哪个部队的?番号多少?

    战友见战友,这聊起来那叫一个亲切,两人有说有笑就扯了起来。

    二爷转过头来,对大家示意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们都小心一点,我们同时对二爷点了点头。

    在王丞相跟西装大叔聊天的时候,我盯着这个王丞相一直看,我发现他很怪异。

    因为他身上穿了一身迷彩服,就像丛林作战服一样,而且他的军靴,手表,背包,全部都是现代化的东西,可他的腰间,却是跟那个风中醉一样,也挂了个酒葫芦。

    只不过三耳阵高人,风中醉的酒葫芦是橙黄色的,一看就是使用了很多年才能摩擦出来的光华。

    而这王丞相腰间悬挂的酒葫芦,则有些青绿色,看起来像是刚摘下来还没有晾干的样子。

    我心想:难不成这个所谓的王丞相,就是风中醉吗?

    又或者风中醉想一路跟随着我们,监视着我们,看看我们会不会说他老大谛实王的坏话?

    王丞相说自己一个人来这里旅游,我是打死也不信的,自己一个人跑到深山老林里旅游?开什么国际玩笑。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一点大家都懂,所以戒心很重。

    不过不可否认,这个王丞相挺风趣,跟大家聊天的时候,也频频将大家逗笑。我忍不住插话问了一句:胖丞相啊,呃抱歉,又喊顺嘴了。

    他一挥手,很洒脱的笑道:胖丞相听起来也不错啊,反正都是丞相,哈哈哈哈。

    忽然间,我一个激灵,身子颤抖了一下,葛钰和苏桢都发现了我的异动,此刻小声问我:怎么了?

    我将声音压低到极致,小声说:三耳阵中的高人,笑起来的时候也是这种声音!

    苏桢一愣,片刻后对我说道:阿布,你等一下我,我去去就回。

    我一把抓住苏桢的手腕,说:大晚上的,你干什么!

    苏桢小声对我说道:我回三耳阵看看,确认一下这个是不是三耳阵中的高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