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最后一班车 > 第八卷 北疆祭坛第241章 死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鬼叔得意洋洋,准备上前接受霸印的投降之时,我赶紧劝阻了鬼叔,但已经来不及了。

    霸印怒吼一声,如霸王扛鼎一般,愤然起身。此刻他眼冒红光,双手竟融化成两个铁球的模样!

    他双手十指融化之后,与手掌一并化为了满是荆棘的大铁球,犹如一个圆形的狼牙棒,此刻盯着我们,怒声道:我霸印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投降这个词!

    话毕,霸印再次朝着我冲锋而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霸印的铁拳就朝着我的脸面挥舞了过来,悴不及防之下,我赶紧伸出左臂去抵挡。

    只觉得我身体左侧狂风袭来,拳头未到,拳风先至。当霸印的铁拳砸在我左臂上的一瞬间,轰的一声,我的身体倒飞出十几米,而我的左臂,竟然夸张的被打成了u字型!

    骨头不知道断成了多少节,只觉得在断裂的一刹那,咔嚓咔嚓的响。

    我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身子了,活太岁正在帮我努力的治愈我碎裂成无数的左臂骨骼,我连呼吸都是疼的。

    寒江雪刚才被偷袭之后,在这一刻也苏醒了过来,原来妖媚的他,也是怒气十足,双手十指连发,在路灯昏黄的光芒映照下,只觉得好几道银光朝着那个民工掠过。

    片刻后,只听噌噌噌几声,民工的身上穿了无数道毛衣线。

    “哼哼,我让你偷袭我!”寒江雪话音刚落,双手抓住毛衣线,飞身跃上旁边的一棵粗壮的梧桐树上,站在枝头犹如操控提线木偶一般,想要控制住民工去和鬼叔对打。

    但民工冷笑一声:男不男女不女,你这种人就该藏在家里假装生孩子,不应该出来打架,懂吗?

    话音还没落,民工舞起手中长刀,刀刃闪烁着阵阵光芒,围绕着他自己转动了两圈,划了几个刀花,瞬间将缠绕在他肉体上的毛衣线全部都砍断了。

    寒江雪大惊道:你你竟然可以不受牵魂线的控制?你你不是人!

    民工并未搭理他,此刻全身心都在对付霸印,这个霸印最让人头疼,说真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辆重型坦克,简直钢筋铁骨,无法摧毁。

    我忍受着剧痛,从怀里取出小青花瓷瓶,拔掉瓶塞之后,放出女鬼,小声说:快去通知二爷和西装大叔,快。

    那女鬼被这场景都给吓到了,但片刻后还是化作一阵烟飞走了。我松了口气,正准备起身之时,眼角余光却瞥见我右前方的一棵梧桐树,在树梢上卧着一只花猫。

    那花猫一脸懒洋洋的样子,非常可爱,可它很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没有胡须。

    苏桢来了!

    女人是没有胡子的,所以她幻化的这只猫,也是没有胡子的。

    我正要起身之时,那只花猫对我喵了一声,我没老祖那么厉害,我听不懂动物的语言,但我觉得苏桢的意思应该是不让我上去,让我就休息在这里。

    我靠在树干上,就蹲坐在路边,那只老猫跳进了冬青树丛之中,下一刻,苏桢穿着一袭黑色紧身皮衣,犹如骇客女郎一般凑到了我的身边。

    “你什么时候来了?”

    “你的身体要不要紧?”

    我又说:没事,那个霸印很变态,浑身钢筋铁骨,就跟老祖差不多,我们谁也打不动他,还有那个人妖,寒江雪,他从不贴身搏斗,只用毛衣针。

    苏桢单手遮住我的耳朵,凑到我耳边小声说:记不记得皇极术中,有一页详细记载过这种体质?

    我一愣,说:不不太记得了

    苏桢没说别的,而是直接说道:皇极术里,老祖曾经特意写下一篇金刚之身,你忘了吗?

    我努力的翻找大脑深处的记忆,片刻后,一拍脑袋,顿然说道:我想起来了!

    老祖自己是不死之身,而且他对人的身体构造很感兴趣,他在皇极术中,关于人类肉身的记载,分成了好几大类。

    有不死之身,像老祖本人以及太岁之类的,可归为不死之身。

    有天药之身,这种人有的是天生体质强,有的则是后天用秘术或者秘药强行修改自己的身体。

    还有金刚之身,此体质说的就是霸印这种人物,所谓金刚之身,细纲可分为很多类,但总纲分为两大类。

    第一类,气身。能达到金刚不坏之躯,炼气很重要,这种金刚之身大多数身材瘦弱之人,但气场强大,可用体内的气化解敌人的攻击,以此来做到金刚之躯的效果。

    第二类,肉身。这种金刚之躯,严格来讲比起气身要差上那么一点档次,说的就是天生虎头熊腰之人,天生力拔山兮之人,这种人在肉体上有着先天性的优势,加上锻炼,也能做到金刚不坏之躯。有一句话说的经典,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大致意思就能总结这两点了。

    而老祖记载的破解之法也有,针对这种人高马大的金刚之躯,应对方法便是攻他脚心,裆部,以及腋下三寸!

    这三个地方,一般来说,就是练习硬气功之人,也很难做到封禁死穴。虽然击打这三个地方不能让他们直接击杀,但绝对能让他们打的节节败退。

    此刻我双手呈喇叭状,抱在嘴边,大声喊:鬼叔,想办法打他脚心,裆部,或者腋下!

    鬼叔和那个民工都听到了,但鬼叔也苦于无奈,我跟霸印交手两次,我从未见他踢过腿,他只用拳头来对打,两个脚印都没离开过地上。

    除此之外,想要击打到他的脚心,只有钻进地面之下,可我们又不是土行孙,怎么可能钻进地下去偷袭。

    想来想去不得解,忽然耳边传来一句:大人,二爷和西装大叔都不见了!

    “什么!”我瞪着眼珠子,看着旁边的虚空,我放出去的女鬼回来了,但她却没通知到二爷和西装大叔,这怎么可能?

    在如此紧要关头,而且还是大晚上的,两人竟然诡异的消失掉了?

    难不成还是我太弱智了?其实二爷和西装大叔早已被控制,只不过他们是用另外一种方法,而并非器物控制?

    “大人,还有事吗?”女鬼小声问我,我知道她在我附近,可我看不见她。

    我说:先别走,你能钻进地下吗?

    女鬼说:可以啊,土地之下只要有缝隙的地方,我都能钻进去的。

    我心想这土地的密度可比不上钢铁一类的,让这女鬼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可转念一想,万一这女鬼还没伤到霸印,反倒自己被抓,那岂不是蛋疼了。

    这女鬼跟我一样,同时也有点不一样,一样的地方是我俩都很笨,不一样的地方是她比我更笨,比我更怂,比我更反应迟钝。

    哎,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说:这样吧,你钻进地下,看到那个傻大个了吗?想办法攻击他的脚心,能做到不?

    女鬼怯怯的说:我我不敢啊。

    我说我靠,大姐啊,那傻大个看起来厉害,看起来挺吓人,可他又钻不到地下,你还怕他吃了你不成?

    “那那我试试?”女鬼试探性的说道,音调都有些小颤抖,估计是怕的了。

    我说:去吧,实在不行立马回来,保命要紧!

    这个女鬼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血腥的争斗,对于这么傻的她来说,我本意是不想让她去的,但这特殊时刻,特殊对待,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休息了这一会,活太岁将我左臂彻底复原,现在的恢复速度,我自己都怕。

    当我举起匕首准备冲向寒江雪的时候,忽然霸印啊的一声惨叫,瞬间抱着自己的左脚跳了起来,他大吼道:是谁在地下,给我滚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