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豆看书 > 最后一班车 > 第五卷 死亡工厂第137章 墙角的黑色骷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豆看书] https://www.26ks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发现就在我接电话的时候,那辆灵车改装的14路末班车从我身边过去。

    末班车上的司机,还是带着那张白色的脸谱面具。

    这么说来,另外一辆14路末班车的司机肯定不是陈伟,这一点是肯定的。

    其次,另外这一辆14路末班车定然是灵车,这个绝对假不了,因为它可以从我眼皮底下溜走。

    问题是现在这辆车会停在哪?为什么突然多出这一辆14路末班车?

    心中震惊无比,心说这件事必须要查探清楚。在焦化厂浪费大概有二十分钟,我就赶紧开车返回。

    到了房子店的时候,陈伟就问我:老弟,你今天咋回事?好端端的能把公交车开到逆行通道上?

    这种事多说无益,我说:陈哥,晚上天太黑,在想事,所以也没注意。

    陈伟拍了拍我的肩膀,也没说什么。

    我回到宿舍收拾了一通,知道西装大叔,二爷,喜伯已经在等我了。

    出了客运站,远远的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我走了上去,进车后,问:二爷,今晚怎么对付那些脸谱人?

    开车的是西装大叔,二爷坐在副驾驶上,喜伯我俩坐在后排。

    二爷笑了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等西装大叔带着我们到了废弃工厂的时候,二爷打开后备箱,映入我眼帘的东西,吓了我一跳。

    二爷竟然用了一天时间,不知从哪弄来的枯黄稻草,扎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稻草人,这稻草人有三个头,每个头上戴的都是腥面獠牙,怒目圆睁的面具。

    “把稻草人扛起来,跟着我走。”我抱着稻草人下边的一根竹竿,这是支撑稻草人的关键所在。

    进了工厂之后,二爷以脚为尺,走在工厂充满杂草的地面上。他向北连行几步,双手掐着一个古怪的印决,朝天一拜。

    然后向东连行几步,双手掐印决,朝天一拜。

    最后又往南,往西,正好走出了一个正方形的面积,二爷说:老喜,看你的了。

    喜伯嗯了一声,从手腕章摘下银针套,他瘸着腿走到这正方形的每一个角落,把事先准备好的四根沾满鲜血的银针,悄无声息的插进地面中。

    “好了!”喜伯用力的点点头。

    此刻二爷看着我,说:阿布,把这摩罗灭威王的神体搬过来。

    这时候,我注意到了二爷的一个小细节。

    他跟我说话的时候,不是用单独一两根手指,指着我怀里抱着的稻草人。而是并起手掌,以一种请的手势,来对准我怀里的稻草人。样子十分虔诚。

    我知道怀里的稻草人,肯定是被二爷制作成了某个厉害的神像,此刻用神像之力,来震慑这些被阴魂附体的稻草人。

    我把这所谓的摩罗灭威王的稻草人神像搬了过去,插在了那片四方形区域的正中间。

    二爷朗声道:天地乾坤摩罗掌,雷山风泽大悲相,摩罗灭威王在此!

    当二爷话音落下之时,我只觉得这四方阵里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二爷走出来,对我们说道:老喜,你留在这里,负责看守摩罗灭威王之相。神像不毁,吾等不死!

    我把准备好的香烟拿了出来,说:二爷,大叔,一人来一支吧,这香烟我用了焚灭圆光之术,可让咱们脱离幻觉。

    二爷点头,说:你俩抽吧,我就不需要了。

    当即二爷带着我俩,大步流星的朝着荒芜的破旧厂房走去,今夜无雨,月光正好。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看到工厂大路的尽头,似乎人头攒动。

    “二爷,工厂尽头似乎藏的有人。”我小声说。

    “不用理会,这些都是普通的稻草人,然后被灌以灵魂,强行控制。小喽啰而已,上不了台面。”二爷丝毫不放在心上。

    我不知道这所谓的摩罗灭威王神像究竟有多厉害,反正今晚进来之后,出奇的顺利,没有遭受到任何阻拦。

    眼看我们就走到了装订厂的车间门口,上一次鬼眼扭转时空,带我从夜晚穿越到早上的地点,就是这里了。

    有二爷在,我放心。

    我伸头看了一眼,正要往里边走。二爷却忽然拉住了我的脖子,手里像是捏了一根针,猛的一下就戳在了我后背的脊椎骨上。

    “啊!二爷,你”二爷这一记银针,戳的我差点跳起来,太疼了。

    二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可以进了,不然你还会进入幻觉。

    进入这车间之后,我正要打开手电筒,二爷却猛的按住了我的胳膊,示意我先不要着急。

    月光很明亮,从车间四周那老式的大型旧窗户外照射了进来,朦胧的光芒笼罩在了车间之内。

    我定睛一看,心说不对。

    这车间里连一台模切机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张张病床,在病床上躺着一具具的骷髅!

    而且最令我想不明白的是,那些骷髅躺在病床上,一个个都是仰着头,长大了嘴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他们的骨骼不是白色,而是纯黑色!像是中了剧毒一样。

    我小声惊讶道:二爷,不对啊!我上一次来这里,明明看到的是模切机。

    西装大叔说:那是你中了幻觉,这车间里弥漫着一股味道,这味道窜进我鼻孔的时候,我大脑里也是一阵眩晕,眼前有点花。但幸好事先抽过烟,所以没进入幻觉。

    也就是说,我上一次进车间,从进来的第一瞬间,从我看到东西的第一眼,我其实就已经进入了幻觉。前半程幻觉,后半程进入办公室则是鬼眼带我离开此处的。

    我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鬼眼,心说:兄弟,这一次一定要保佑我啊。

    “慢着!先别走!”西装大叔忽然低喝一句,伸手拍在我的肩膀上,不要让我再走动。

    黑暗中我仍然是一个激灵,说:别在大晚上拍我肩膀,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

    西装大叔咬着牙,说:二爷,不见了!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再也忍不住了。啪嗒一声打开手电筒,朝着四周照射而去,这空旷的车间里,除了两边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排排的病床,以及病床上的骷髅之外,根本再无他物。

    二爷刚才还在说话,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啪!

    我抡圆了膀子,二话不说就打西装大叔了一巴掌。他一愣,皱着眉头说:阿布,你干什么?

    我说:大叔,快打我一巴掌,用力!往死里打!

    西装大叔也真是够实在的,还真是往死里打。他曾经在特种部队服役,而且一身搏击功夫了得,这一巴掌给我打的,我只觉得自己大牙都开始摇晃了。

    “靠!真疼!”我捂着脸,感觉脸面火辣辣的疼。

    “咱俩肯定没进入幻觉,既然是这样,那二爷的消失,就是他自己故意的了。”西装大叔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正在说话之时,忽然车间里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我赶紧举着手电筒朝着四周照去。仔细的盯着看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状。

    但就在我关闭手电筒的一刹那,光芒余晖扫射了一下墙角之时,我一愣,在黑暗中大脑里猛的一下划过一道闪电!

    “不对!”

    我大叫一声,再次打开手电筒朝着墙角照射过去,那里放着一张病床,床单早已泛黄发皱,但上边躺着的骷髅,却诡异的不见了!

    “完蛋!”

    我刚说完,黑暗中就传来了脚步声,伴随着这阵脚步声,鬼叔发笑的声音也渐渐传来。

    “小家伙啊,没想到你真是被鬼眼选中的人,我没看错。”等鬼叔从黑暗中走出来之后,我腿一软差点就跪在地上。

    他手里,托举着一个玻璃瓶,而玻璃瓶中,葛钰正一脸泪痕的看着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