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愿无深情共余生

204你装什么清高装什么贞洁烈女!

    那些睡意被彻底驱散,我和陈图几乎是应声爬了起来。

    在陈图拉开了床头灯之后,我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出去看看?”

    用手撑着额头,陈图的眉头蹙起半分,他张了张嘴,还没吐出一个字来,一阵更尖锐的惨叫声再次传来。

    伴随着这个惨叫声,我听到陈竞恶狠狠地骂:“你那么想死是不是,那你死一个给我看看!你死给我看看!”

    紧接着,又是一声比一声更高更凄厉的惨叫声。

    我一个咯噔,陈竞这是疯了?他这是要把林思爱往死里弄?

    虽然我看不上陈竞和林思爱这两号人,但我见识过陈竞是怎么对林思爱使用过暴力的人,我怕他下手没个轻重,会闹出人命来。

    更何况小智还在这里,虽然林思爱让他失语,但他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童,他还无法了解成人世界那些支离破碎的复杂,如果林思爱在这里出点什么事,我怕小智会永远遁入无边无际的自闭症中难以逃脱。

    有点坐不住了,我也顾不上陈图看到自己的前任女人被自己哥哥这般虐待,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把被子一掀,我:“陈图,我们出去看看吧?”

    眉头蹙得很高,陈图也掀开被子:“好。”

    跳下床来,我急急脱下睡衣把bra套上,又随手套上一件能穿出去见人的上衣,等到陈图把裤子穿上了之后,我们就急急打开了门。

    只见陈竞把扼着林思爱的脖子,把她按在走廊护栏的边缘上,他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林思爱的胸上,他用力地狠掐了一把,又是喝道:“在我面前,你装什么清高装什么贞洁烈女!你身上哪一处我没看过!我之前搞你的时候,你不是挺爽的吗!不想给我搞,你又贴上来做什么!你给我演什么纯情!你别以为我陈竞是个可以被你玩弄在鼓掌上面的蠢货!你信不信我就在这里,把你给上了!”

    林思爱的脸煞白成一片,她的眼角有泪光点点,眼眸里面却演绎着别样的冷冽:“你有本事就掐死我,别跟我废话一堆。你掐啊,你掐死我,我数三下你不下手,你就是个孙子!”

    她撂完这番话,原本煞白的脸,慢慢被铁青覆盖,我捅了站在我身边的陈图一把,压低声音:“我们快去把陈竞那个疯子拉开。”

    循着我这话,陈图与我肩并肩上前几步,陈图很快抓住了陈竞的手臂,他用力一扯,冲着陈竞:“放手。”

    被陈图这么一个打断,陈竞从半癫狂半暴走缓过神来,他扼住林思爱的手似乎放轻了些许力道,他的脸上露出讥嘲,他不屑地睥睨了陈图一眼:“如果我不放呢?怎么的,你要当着新欢的面,帮你的旧爱出头,打我吗?”

    还嫌事儿不够大似的,陈竞又瞥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腔调:“哦,原来弟妹也在场啊。这下可好了,一桌麻将都凑够了。”

    突兀的再一次下了狠劲,陈竞大幅度地移动了一下手,把林思爱整个脖子不断蹭在白色磨砂面的护栏台面上,血从林思爱的脖子慢慢地沁了出来,虽然不多,可是却很容易就把那一片白染红,看起来触目惊心。

    再一次发出了一声惨叫,止住了凄厉的叫声后,林思爱睁大眼睛不知道到底是瞪着谁,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吐出几句:“滚,全给我滚,我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这句话,她不知道是对我说的,还是对陈图说的。

    但是,她的语气颤抖,犹如破碎的柳絮般,落入耳膜中满是刺痛。

    陈图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飞快松开陈竞的手臂,他反而是握起拳头,朝陈竞的鼻子上面挥去:“你怎么就变成了一个会对毫无反击力的女人下狠手的人渣!”

    这一拳,陈图是真的用上了大气力,陈竞扼着林思爱的手颓然松开,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最终贴在对面的墙上,仰起脸来捂着鼻子大概半分钟,他缓缓地敛了敛眉,脸上满是不屑:“看不惯我对你的旧爱下狠手,想揍我,就干脆利落直接的上,还给自己扣上一个有风度的高帽,陈图你的演技真够好的。”

    停顿几秒,陈竞脸上的鄙夷越来越浓烈,他模棱两可一句:“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对于陈竞咄咄逼人的挖苦,陈图由始至终的脸上都没有任何一丝的波动,他保持着一贯的冷漠神色,嘴里面迸出一句:“我竟然和你这种人有血缘关系,这让我感觉到羞耻。”

    撂下这么一句,陈图望了望我,说:“伍一,你能过去扶一下林总监么?你把她扶到一楼,然后去找老周,让他打电话通知医生过。”

    被这么快速切换的局面弄得愣神的我,被陈图这么一喊,算是回过魂来,我暂时放下观看陈图和陈竞对峙的局面,很快上前,蹲下去,作势想要把刚刚被陈竞松开,就跌到地面上,又跟大理石来了个亲密撞击的林思爱。

    可是林思爱仰着脸躺在那里,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痛,她刚刚还一片干涸得眼角,已经被热泪侵占,她的嘴角微微一动,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气,可是她最终却是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你别碰我。”

    我怔滞几秒,淡淡然:“别以为我这是热心帮忙,要不是看在小智的份上,我都懒得出来看看。”

    脸上爬满了鄙夷,林思爱冷笑着压低声音:“呵呵,你到底是想热心帮忙,还是想让陈图看到我这么狼狈的一面,你自己心里面清楚。”

    我也是醉了。

    我这是得多有病,才想要让陈图见到他曾经爱过的前任被另外一个男人虐得半死不活?我躲还来不及好么!我会出来,还不是怕陈竞这个傻逼一个失手,真的把她给弄死!

    懒得跟林思爱哔哔去解释一堆,毕竟我又没有跟她做亲戚的打算,保持着一贯的泰然自若,我继续淡淡的语气:“说实在话,我也不大愿意过来扶你,你要乐意在地板上躺着,那你就你继续躺着吧,祝你躺得开心躺得愉快。”

    丢下这么几句直接把林思爱怼得无言以对的话,我腾一声站起来,拍了拍手,作势想要走到陈图的身边去。

    就在这时,老周急急从三楼下来,他箭步上前,也不等谁跟他说点啥,他就挺上道的过去把林思爱扶了起来,又把她扶着望楼下去了。

    走廊里面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气氛却越发的剑拔弩张。

    在陈图和陈竞四目相对的沉默对峙里面,那些火药味由淡到浓,不断地传入鼻翼,我再看白色护栏面上那些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忽然感觉到莫名的心慌。

    轻轻的再挪几步,我碰了碰陈图的手肘,低声唤了他一声:“陈图。”

    很快给我回应,陈图:“伍一,你回去继续睡觉吧。”

    诶,他真把我当神仙了,在这样的状况下,我能安心回到房间里面去?

    耸了耸肩,我再戳了戳陈图的手肘:“有些人,是沟通不来的,多说无益。”

    我最后几个字,明明咬得挺清晰,却很快淹没在陈竞突如其来一声接一声的哈哈大笑里面。

    贴着墙站在那里的陈竞,他似乎再度陷入了癫狂状态,他仰起脸来,朝着天花板,像是很开心地笑着,那笑声里面却满含着翻腾得让人难以琢磨透的情绪,不仅仅刺耳,还让我心有余悸。

    我显得更为慌乱,作势想要把陈图拉拽着远离陈竞这个疯子,可是陈图却固执地杵在原地,他盯着陈竞,一字一顿吐出一句:“你把自己过成废物,就别怪没人把你当人看。”

    陈竞还是笑,他差不多笑了三分钟,才慢慢地止住,勾起唇,他冷冽地扫了陈图一眼:“你他妈的最好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我觉得恶心。”

    停顿了十几秒,陈竞的目光突兀落在我的身上,用很邪恶的笑意来堆积表情,他又是一副阴阳怪气:“弟妹,你盯着我看做什么?弟妹你这是迷恋上我了?别担心,我后面会慢慢好好招呼你的。只要是陈图的女人,我绝对会好好招呼,放一百个心。”

    我开始迷惑了。

    陈竞这丫到底是啥心态啊。要按照陈图说的那样,当初他们哥俩被绑架,最终陈竞是被放弃的那一个,但决定放弃陈竞的人,分明是陈正和梁建芳好么,陈竞就算因此迁怒在陈图的身上,他后面不是重新把陈图绑了一回泄愤了,他这样咬着陈图不放,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正在走神,陈图忽然把我往他身后拽了拽,他的脸微微扬起来,再度直视着陈竞:“除了你自己,谁也救不了你。你要这样浑浑噩噩过一辈子,没人拦着你。”

    “你如果是一个男人,有种就冲我来,别动不动就选择对女人下手,你这样是懦夫的表现!”

    眼眸一冷,陈图再把我往他身后一拽,他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个孩子!小智已经足够可怜了,你大脑发热发神经之前,考虑考虑他!”

    眼睛稍微眯起一些,又很快睁开,陈竞用那种特别轻浮的目光上下打量了陈图一下:“啧啧啧,你说得好厉害,我好怕怕。我差点膝盖一软,就要给你跪下了。”

    被陈竞这样的轻浮弄得很是气结,陈图的脸变暗,他懒得再看陈竞,只丢出一句:“你真的是越来越无可救药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