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我的似水年华

211 江皓:死也不离婚

    我知道,这一次我逃不过了。

    或者这就是从前几次我欺骗陈湘的报应,再也不可能瞒天过海了。

    那一刻,我突然连为自己辩解的想法都没有了。

    我坦坦荡荡的承认,甚至没有把那些看似借口的理由说出来。理由是什么,我明白,再多的理由也不足以解释我这次犯的错。

    而陈湘在接受我的理由之后,会不会再委屈自己来包容我呢?

    与其那样,我何必再敢做不敢当,我宁可她痛痛快快的恨我,怪我,而不是想怪又舍不得怪,想恨又纠结。

    毕竟这一件事不是小孩子的打打闹闹,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她都不可能不难受不在乎。

    我只是告诉陈湘,前段时间确实是我错了,是我误会她了。我不应该不信任她,更不应该把她当做一个病人一样的去监视她。

    我也承认,我对她的猜疑,完全因为那个来不及打开的心结。

    当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考虑好了的,陈湘原谅我的话,我会加倍去弥补她。如果她怪我,恨我,那我就去改,改到她原谅我为止。

    我唯独不想离婚,我也不会离婚。

    我甚至固执的病态的认为,就算让我死,我都不会离婚。这种想法,是在我四岁那年我妈告诉她要出门给我买巧克力,结果却再也没回来之后开始的。

    没有人知道,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吃过巧克力,也拒绝任何有这种味道的东西。

    其实我才一直是个病人,霸道的占有着陈湘,因为怕失去不敢给她承诺,而给了,同时带过去的,也是本来不该由她承受的压力。

    她可以找一个比我好一万倍的人的。

    但原谅我,真的做不到放手,我不敢想象失去她的痛苦。

    后来陈湘的决定是,我们先分开住一段时间。我知道,她没有办法面对我,所以我不勉强,在她没有提出离婚的那一刻我已经既感激又愧疚了。

    陈湘还说,她想去拍戏。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当个演员是陈湘从小就有的梦想,但我因为自己的自私曾经反对她拍戏,这一次,我也终于没有借口再举止她。

    我点点头,只是让她小心点,照顾好自己。

    可陈湘却笑了笑对我说:“我真没那么脆弱。”

    是啊,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她。

    虽然要搬走,但是我不愿意搬的太远,还好当初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我因为喜欢安静就把楼上楼下两层也一起买了。

    我搬到陈湘的楼下,这样她那里出了任何一点声音我都能听到,然后及时回去。

    陈湘默许了我这么做,她对我依然是这么宽容,甚至连门锁都没换过。

    她肯定不知道,每一晚我失眠的时候,都是躺在床上小声的听着楼上的声音,她走路了,走去哪儿了,我都小心翼翼的。

    我真怕,有一天她会离开我们俩个人的家。

    后来陈湘真的要去拍戏了,回s市,那天我突然听见楼上有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赶过去的时候陈湘告诉我她没事。

    怎么会没事,头上都有一个在流血的伤口。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带她去医院,可陈湘告诉我,她没那么娇气,还和我讲了以前拍戏受过的伤。

    那些我也从来都不知道,甚至我很惭愧,我以前都没想过去了解

    一直以来,我得到陈湘都得到的太容易了,想她的时候她就在我面前,让我亲让我抱。哪怕在分开的那一年里,我也一直怪她恨她。

    却从来没想过,陈湘其实拍过很多戏,我看过的,也只有其中不到十分之一。

    这一次陈湘的离开才让我真正的开始了漫长的想念,因为这是第一次,我真的没把握她还会不会接受我了。

    她走了之后,我上网找到她曾经拍过的戏,从她还没上大学的时候被人拉去当群众演员的,到后来一个个龙套,再变成女三,女二,甚至女一号。

    同一个人,同一张脸,却诠释了那么多种不同的人生。

    我见过古装侠女飞檐走壁的陈湘,见过战争年代穿着旗袍游走在正邪之间的陈湘,见过青葱岁月花样年华穿着校服和男朋友偷偷约会的陈湘,也见过变成别人的妻子温婉贤惠的陈湘。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首歌:我还要遇见几个你,才可以忘记你;我还要拒绝几个你,才可以不想起。

    而我想知道的其实只是,我还要遇见几个你,才可以追回我的你。我还要梦见几个你,你才不会不想起。

    原来陈湘在拍戏的时候是那样的,她真的不像我想的那么脆弱,她甚至拍过跳海,和从三层楼高的高台上跳下来的戏。

    想要知道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曾经的经历太难了,就连夏夏也告诉我,她其实不知道陈湘在剧组是什么样的。

    偶然在一次饭局上,我见到了和陈湘合作过的一个男演员,当我提起陈湘的时候。

    男演员就说:“她呀,那小姑娘是真拼命。不过她不是没头没脑的拼,其实她每次都提前练习好,也咨询过指导。不过还是受过不少伤。她以前有场戏很危险,给别人当替身,但是听说对方是她同学,也不知道她是爱面子还是怕同学过意不去,一直瞒着那个同学。剧组里很多人都有保险,但这种小演员没有,她就自己给自己买意外保险,受伤进了医院,谁也不打扰,手术都是自己签字。你说她太倔吧,我觉得不是,她是真的太懂事。而且相处久了就知道,她不是自己死撑,可能她撑过,但现在她确实有那种独立的能力,连我们这些大老爷们都比不上。”

    说完这句话,男演员又感叹,“小姑娘长的也漂亮,要不是我有媳妇了,也追她。剧组不少小伙子惦记她,她就跟个绝缘体一样,一心就是拍戏拍戏拍戏。”

    看来这个男演员不太关注八卦新闻,所以他并不知道我和陈湘之间的关系。

    但我从他这里听说的事,真的让我很想重新再认识一次陈湘。

    本来我已经买好了机票想去探班,看她拍戏的样子,虽然我知道她不会这么快就接受我,那我偷偷的默默的看几眼就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公司有个项目出了事故,工地上有工人坠楼,我又不得不留在北京处理事情。

    这样一耽误,再一次接到陈湘电话的时候,她竟然告诉我常铖去找她了,而且威胁要泼她硫酸。

    我不可能不担心,但我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对常铖的影响,我以为就像从前那样,我说什么常铖都会听我的。

    但这一次我电话打过去找常铖的时候,因为我说了几句重话,常铖也急了:“江皓我跟你二十几年的兄弟,我一直喊你哥!你他妈现在为了个娘儿们跟我翻脸。真他妈操蛋,我跟她没完!”

    我不止没有阻止这件事,偏偏因为我的插手反而激怒了陈湘,当我赶到s市的时候,她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全身上下不是打着石膏就是绑着绷带。

    就连她的脸也肿的让我不敢认了。

    陈湘哭了。

    我问她为什么这么爱哭。

    她说:“我疼。”

    只因为这两个字,我也几乎要哭出来,只是我不能在她面前哭,出去的时候我一个人对着墙哭,原来我是这么的无能,没用。

    陈湘疼,我不能替她疼。

    可以的话,砍断我的手脚我都想代替她去疼。她疼,我真的什么都做不了,这么无能为力,我觉得自己不如死了算了。

    换药的时候,陈湘也会疼到哭出来。只有在电话对着她爸妈,她才会把自己伪装的很好很好。

    她太懂事了,我真希望她能好好任性一次。

    如果不是林夏及时发现,我查到用水果刀割破自己的手。我不是想不开,我知道想陪着陈湘一起疼。

    我真的,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这件事,我也只能逼着林夏保证不告诉陈湘。

    后来我终于把常铖揪出来了,我抓着他的衣服打了他一顿。常铖没有还手,大概他看到我疯狂的那一刻才真正明白陈湘对我的意义。

    我告诉常铖,这辈子我没办法在把他当哥们了。

    他在我身后道歉的时候,我连头都没回。

    常铖家的背景太强大,就连后来他被关了三个月,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自愿的。当然,常铖他爸并不好对付,我还是请出来我们家老头子,才逼他答应以后不会找陈湘一家的麻烦。

    我又回到医院照顾陈湘,帮她洗澡,整天的陪着她。

    她眼角缝了几针,我控制不住自己砸碎了玻璃,也陪着她一起缝了几针。

    我半开玩笑的告诉陈湘,这样我们真的是一对的时候,她却阳光下跟我说,她一点也不幸福。

    我低着头,瞥见她戴着戒指的无名指上的指甲都少了一半。

    陈湘真的不幸福,太不幸福了,自从我给了她这一场婚姻,她每天都是胆战心惊的过着,她宽容我包容我,她甚至连个小小的婚礼都没得到。

    流产了她不怪我,我做了那样的错事之后她还是逼着自己给了我机会。

    而这一次,虽然她说了失望,但我明白,这种失望不止是对我,也是对这段婚姻,对我和她的爱情。

    就连我都觉得我们的开始是一段错误,为什么,当初要让我遇见她,让我误会她,让我一不小心就改变了她的一生。

    我只求陈湘,不要离婚,再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我想用一辈子去弥补。

    可是我这样的罪人,怎么可能不受到惩罚呢?

    我不同意离婚,陈湘单方面再坚决也没有用,我纠缠了她几个月,看着她冷淡的态度也绝对不放弃妥协。

    我甚至在许芊芊想让陈湘和蓝光上//床的时候取而代之。

    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了,我只是想证明陈湘还是我的,结果那一天早上,她对我的恨又多了一点点。

    同一天早上,常铖死了。

    常铖跳楼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跳楼的那个地方,就是当初我打他,告诉他我要和他绝交,这辈子也不会再认这个兄弟的地方。

    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他最后的样子可想而知。

    对爱人,对兄弟,有时候我真的一个也不想舍弃。在别人眼里常铖死不足惜,但我对我来说,他是救过我命的人,也是在我最昏暗的童年,唯一一个伸出手来和我当朋友的人。

    没有常铖的话,我不值得今天的自己性格会阴暗成什么样。

    让我意料之外的事,陈湘对常铖的死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没有趁机奚落,她只是安安静静的陪在我身边了。

    失去的兄弟,也让我想起失去的孩子。

    我问陈湘,以后我们再要两个孩子好不好,陈湘没有回答,后来她走了。

    我听见她告诉林夏,不用太担心我,她说我不会有事。

    原来陈湘了解我,比我了解她要多得多。原来这才是被信任和相信的感觉。而我带给陈湘的猜忌怀疑,恰恰是相反的。

    同样是爱,我给了她最坏的一切,她却给了我最好的。

    我用了很长时间才从常铖的死带来的痛苦中逃脱出来。但是陈湘,我也不可能放弃她,我依然在学着了解她,她每一次拍戏,我都在旁边偷偷看着。

    有时候她知道,有时候她不知道。

    她去参加真人秀的时候我也偷偷的看着,那些吓人的项目,好几次我想霸道的走过去拉着她离开,但我没有。

    大概这就是陈湘想要的尊重吧,我们的人生可以交汇,纠缠,但却做不到完整的重合。

    所以,我也没有权利去代替她决定和放弃。

    在这些时候,我除了学着相信她,替她祈祷为她加油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我经常带着相机去拍陈湘的照片,有剧照,也有她休息的时候喝水,甚至和其他演员做鬼脸的。

    其实这些时候我在犹豫,原来陈湘拍戏的时候是那么幸福,那我是不是真的还要再把她绑着逼着她放弃梦想回到我身边一次?

    郑俊熙被抓那天,我才刚刚和陈湘吃过饭,这些天我的努力似乎有了起色,也可能是陈湘知道我太赖皮了。不过我明白,即使这样也证明她不是那么排斥我了。

    假如没有郑俊熙被抓的事的话,说不定我和陈湘,真的可以和好的。

    那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告诉我常铖的真正死因。原来他会跳楼并不是他主动自愿的,而是因为他当时服用了过多迷幻药//物,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才会坠楼。

    就像港剧里那些磕//了药就站在天台张开手臂喊着什么我要飞的人一样。

    我脑子里充满了常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背影。

    更让我不敢相信的是,给常铖要的人,竟然是郑俊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意外呢?

    所以一开始常铖的爸爸为了家族声誉隐藏了这件事,但还是调查出了真相,我知道的时候,警察已经要逮捕郑俊熙了。

    还好,在学校或者在演艺圈,陈湘和郑俊熙的交集在外人眼里都不算多。反而是林夏和郑俊熙总是被人误会有过一段恋情,不过没人敢动林夏。当然,有我在,也不会有人能动陈湘一丝一毫。

    我安排好了人确保陈湘一家的安全,也抹掉了能证明她和郑俊熙有所关联的一切证据。

    但是我知道,要救郑俊熙,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未必有那个能力,我也做不出那么宽容的事,因为死的那一个,也是我最好的兄弟。

    只是后来我也想通了,就算让郑俊熙也陪着常铖死又有什么用?常铖还是活不过来,看着陈湘,我也不忍心不帮她救郑俊熙。

    我知道常铖的爸爸在外面一直有一个私生子,所以就算常铖死了,他也还有个儿子。既然这样,就可以从利益下手逼他让步。

    最后,我答应把地产公司51%的股份给他,另外还有那块地皮。

    实际上,我失去的不止是地皮和公司,甚至从这天起银行的贷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偿还。我甚至不敢和我爸说这件事,因为他一定会反对,甚至从中作梗来阻止我。

    我当时想,就算破产了也不能让陈湘失望。

    就算一切都没有了,也许她还在我身边呢?

    然而事情的结果是,我被骗了。不止失去了公司,欠下了巨额债务之外,我救出来的也不是郑俊熙的活人,而是他的骨灰。

    连个完整的人都没见到。

    夏夏崩溃了,陈湘也崩溃了。而我,依然无能为力。

    越是这样的时候,我越觉得自己除了陈湘真的就一无所有了,于是我又开始偏激,当陈湘拿着郑俊熙的遗产和她自己辛苦攒下来的钱要说还给我的时候,我忍不住和她发火了。

    我告诉她我不会离婚我不离婚我不要离婚。

    我甚至当着陈湘的面把常铖的爸爸给他了。就只有他死了儿子吗?我的儿子也死了,他可以整死郑俊熙,骗了我的公司,那我应该去整死谁?陈汐还是常铖?许芊芊还是我自己?

    我在我自己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公司里面,连一个保安都不听我的话了,从小到大,一直是我用权利去给别人不公平。

    第一次,我败给其他人的权利。

    我被赶出了公司,我甚至被拘留了三天,走之前,我还想着陈湘,我怕她害怕,怕她担心,我让她回家等我。

    之后那三天,让我从前的不可一世彻底被踩在脚下,我挨过打,挨过骂,被人用水泼过,我知道那都是常铖他爸的杰作。

    甚至我爸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气的不想出手管我,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会被关几天。

    或者,会不会被关几年?

    如果真的有几年,那陈湘还会不会等我?最痛苦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她。

    我妈爱我吗?不管她现在说自己多内疚,当初抛弃只有四岁的我的人就是她。我爸爱我吗?他爱的只是一个出色的继承人吧?不然我小的时候,他怎么会看着那个女人践踏我的尊严。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正爱我的人,只有陈湘一个。

    失去她,我才会变得一无所有。

    就这样,我终于在拘留所带了三天,出去的时候没人接我,我以为会看到陈湘的,可是并没有。

    回到家,我以为她会等我的,可是也没有。

    只有家里的保姆告诉我一些我不愿意相信,也不想知道的事。可事实又是,陈湘真的彻夜未归,她回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化妆。

    还有我手机里面的,她在我被拘留的时候还和蓝光拥抱的照片,以及许芊芊的那段录音。

    他们所有人都告诉我,我的老婆,我最爱的人,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唯一爱我的人,在我为了她被拘留差点坐牢的时候,跟别人上//床了。

    我不信,我知道陈湘不会那样的,可是那些描述越来越逼真的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

    我怕陈湘会离开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