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要么爱情,要么流浪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预兆

    简以筠对慕至君的愤懑与怨怒,大概就是那沙滩上垒起的一座沙堡,在大海一个接一个热情的浪潮下,迟早会被尽数瓦解。

    这或许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只要愿意等待,最终会被等到。

    也许慕至君并不是不明白简以筠的意思,他揣着明白装糊涂,也不过是给自己换多一点心安,给她一个能够就着下的台阶。

    “在路边停一下。”

    好不容易在慕至君的温柔攻势中被解救,简以筠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司机停车。

    “怎么了?”慕至君问她。

    “下车。”

    她说话间已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慕至君也只能跟上,她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

    “老婆,你现在不可以走太多路。”他紧张道。

    “但是医生说适当的散步是好事儿,只要我们不走太远就没事。”其实刚才简以筠就注意到他一直在看窗外的那一对对恩爱,这才打算成全他一回。

    “我们?”

    慕至君特意绕到她面前,郑重的看着她的眼睛,眼神中无不是惊喜,“老婆你是说要跟我一起散步吗?”

    “你确定你要在我前面走?”

    “当然不。”他忙一步跨回她身旁,将她的小手温柔的裹入掌心。

    晚风微凉,带着春天特有的花草气息,将她的发丝吹起在他脸上拂过,那么轻柔,一直拂到他心头。

    哪怕不说话,空气中的衍生出的柔情也能将人溺毙,简以筠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巧克力,正在被身旁的火焰慢慢融化。

    路过公园的时候,有卖花的小女孩可怜巴巴的跟着两人。

    “叔叔,给这位漂亮姐姐买朵儿花吧。”

    慕至君不满的撅了噘嘴,问简以筠,“我真的看上去就那么老吗?”

    “都要当爸爸的人了,能不老?”

    她笑着打趣儿他。

    慕至君傲娇的心情一下子又好了,奈何他身上从来不带钱,只能从司机那儿先拿了一些,小女孩儿以为他这是要买花,开心不已,却见他攥着一把红票子走向另一个卖气球的老头那儿。

    “叔叔,买朵花儿吧,玫瑰会给您的爱情带来好运。”

    “小家伙,哪儿学来的这些话。”慕至君递了一张百元大钞换回来一只很可爱的米妮,高高的漂浮在头顶上,他兴高采烈的将绳头递到简以筠手里,“给,送你。”

    简以筠怔怔接过,抬头就着路灯看了眼那只气球,想起小时候父亲带她去公园游玩的时候,父亲也会给她买气球,她会一路从公园玩回家,然后在临进门前将它放飞,因为文丽看到了会发脾气。

    她没想到慕至君也会给她买这个,她高兴坏了,感动坏了,特别小心的将绳子在手上饶了好几圈,然后又拉下来摸了摸米妮头上的粉色大蝴蝶结。

    终于可以把气球带回家了,哪怕只是一个气球,但却是她孩提时期最美好的梦想。

    “叔叔……您还买花儿吗?”

    小女孩儿怯怯的递来一朵,纯澈的眼睛里满是祈求。

    慕至君好心情的弯下腰,接过她手里的玫瑰花却是插进自己胸前的口袋里,然后把手里剩余的钞票全都塞到她手中。

    “姐姐还是小朋友,所以叔叔要给姐姐送气球,但是你的这些花儿我全要了,你看到公园里散步的人没有?”他指指不远处那对十指紧扣的情侣作为例子,“如果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一起走的,你就给他们送一支,送完为止,嗯?”

    “谢谢叔叔,把花儿送给相爱的人,叔叔你的心地真好,你肯定会幸福的。”小女孩儿又特意对简以筠道:“姐姐,叔叔对你可真好,他一定很喜欢你,所以才会把姐姐当小孩子宠。”

    她说完提着花篮撒欢似的跑开。

    “人小鬼大。”

    简以筠忍不住嗔笑,眸中温柔更甚。

    两人悠闲的漫步在月色下,却因为这一篮子分享给别人的花而变得心情大好。

    说真的今天慕至君的表现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她没想到原来他也能在陌生人面前露出平易近人的模样,更没想到他会给她买气球这个在其他人看来完全不入眼的东西,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米妮。

    她觉得惊喜又满足,好像这个男人就是因为她才改变的。

    的确,慕至君的确就是因为她才改变的。

    再理智的女人都会有犯矫情的时候,更何况是因为一个完全属于她的男人,简以筠现在就有了这样一个男人,满足和幸福成了今晚空气中的主基调。

    若不是公园里人多,她真的很想吻吻他,吻吻她的男人。

    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无法言喻的场景,那白皙的双颊上浅浅浮现出一抹红晕,跟飞了彩霞似的。

    简以筠庆幸这是在夜晚,灯光成了她最好的掩饰,将她的尴尬不动声色的化解,只是她掌心因紧张而微微渗出的汗珠却怎么也瞒不过这个将她手掌护得如同珍宝的男人。

    “走吧,回吧。”

    她真想抽回手擦擦汗,可慕至君哪里舍得松开。

    对于他来说,哪怕是汗,只要是简以筠的,那也是香的,他的脑子里莫名浮现她在他身下香汗淋漓的样子,那双清冷的眼睛里便会浮现只为他一人盛开的娇媚,小腹蓦地一涨,忙也哑声道:“嗯,回吧。”

    两人手牵着手慢吞吞的往停靠在公园门口的车子走去,才刚走到石子路路口,却被迎面而来的几名扛着专业采访设备的年轻人给团团围住,带头的正是简以筠恨到压根儿直痒痒的林倩。

    “慕先生,好久不见。”

    温柔的声音几乎都能掐出水儿来,简以筠却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林倩那一头秀丽的长发剪成了知性的长度,但她似乎没有半点觉悟,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忍不住对慕至君放电,只是又被某人的冷脸给挡了回去,自己电了个外焦里嫩。

    “慕先生还是一样高冷。”她倒是心态好,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腆着脸继续自说自话起来,却从始至终没有看简以筠一眼。

    “滚开。”

    冷冽的眼神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在众人脸上掠过,留下一道道见血封口的子,叫人毛骨悚然。

    气场太强大的人不管跟谁在一起,对于对方来说都是一种压迫,跟着林倩一起来的几名记者现在就觉得自己受到了惨绝人寰的压迫,他们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若不是林倩就是这家新报社的总编,他们肯定立马拔腿就走!

    “不好意思慕先生,这一次我们是专程来采访简律师的,所以您没有权利叫我们滚来,这个公园是公家的。”见慕至君态度依旧恶劣,林倩也懒得再跟他客气。

    反正她现在傍上了向栋,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她还在乎什么?

    “你要采访我就必须接受?向栋最近给你吃了什么把你的自信心吃得这么暴涨?脑子却不见涨。”

    简以筠欲走,林倩不让,得意的举着话筒拦在她面前,分秒必争道:“简律师听说您弟弟被人在江州某酒店轮女干,请问您对这个事情作何感想?您觉得会是什么人干的?因为最初那份报道是我一手专访的,所以我必须继续跟进,请您见谅!”

    “你如果还想安然无恙的离开京都,最好立马给我滚蛋,否则就算是向栋,也保不了了!”

    慕至君虽然不怵向栋或者林倩什么,但他现在就怕她的臭嘴会将简以筠那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满腔怒火给重新勾起,惊了她的胎。

    他的担忧心疼尽数写在脸上,写在深眸中,只是反观简以筠,似乎并没有半点不适的样子,甚至没心没肺的咧了一口笑,有些阴森森的。

    她捏捏慕至君的手,示意他别说话,自己却朝前走了一步,贴上林倩的耳边,低声冷笑道:“比起林记者的问题,我更好奇的是,如果这些事情全都发生在您父母家人身上,不知道林记者会作何感想?”

    林倩先是一颤,随即挺了挺胸,强迫自己恢复自信。

    “简律师这是威胁我?”有向栋在,她还就不信简以筠或者慕至君真敢把她和她的家人怎么着儿!

    “不,不是威胁。”

    简以筠摇摇头,林倩露出满意的表情。

    “是预告。”

    她愈发凑得离林倩近了些,气息变得恶狠狠的,像是怨气缠身的某种能叫人瞬间胆寒的东西。

    不仅是林倩,就连慕至君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了一跳,心中已然升起某种不祥之兆。

    “林记者最近肯定都不常打电话回家去问候您的家人,不过我先前已经好心帮您打了一通,说来也巧,听说林记者也有个弟弟,今年刚初中毕业对吧,您的父母可是爱惜他的很,二三十号人呢,您母亲一个人受着了,真不容易”

    简以筠的话,听得林倩一阵胆战心惊,后来她到底又说了什么,她也没再能听进去,浑浑噩噩的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只是响了半天都没人接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