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村长(村长的妖孽人生)

第一卷:老子是村长 693:心惊

    “老康,好久没见你了,你现在是个大忙人了”。下午的时候,梅艺雯带着康友农一起到了自己的公司来签合同。

    “万总,你才是忙人,我是瞎忙,你做的是大生意”。康友农说道。

    万有才和康友农握握手,然后坐下,万有才说道:“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有钱大家赚嘛,对吧”。

    “是啊,我还要谢谢万总能给我们这个机会呢,我和梅总是天天为钱发愁,一方面是做大了,也有了销路,但是问题是产能跟不上,我和梅总都很挠头,没想到你现在是雪中送炭啊”。康友农客气的说道。

    康友农心里明白,自己不能贪,要不是万有才和梅艺雯,自己还是个在大清河边一个种大棚的,自己就是发展一辈子能有现在十分之一的规模吗?这个都难说,所以,无论万有才出多少钱,买多少股份,自己都是无所谓的,无论如何,自己在现在的公司里赚的钱都是自己原来的几十倍,自己还计较什么。

    事情想开了,心态也就好了,所以现在他除了管技术,以及培训一下技术员,剩下的时间就是配合梅艺雯搞直播,现在他和梅艺雯配合的很好,在网上都有些名气了。

    万有才客气了一下,自己这是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但是也确实是解决了他们公司的资金问题,不然的话,卖出去再多东西,产能跟不上,有个屁用?

    合同是梅艺雯和康友农在公司里早就商量好了的,所以来了这里就是签合同而已,签完了合同康友农没在这里多呆,因为公司里确实是很忙。

    “老康,你打车走吧,我今天就不回去了”。梅艺雯说道。

    俩个人将康友农送到了公司楼下,然后又一起去了万有才的亿科集团公司办公室。

    “咦,刚刚没见郎文洁呢,她没在公司吗?”梅艺雯问道。

    “在呢,在屋里办公吧”。万有才说道。

    其实因为早晨的事情,郎文洁一天都没出来了,就连午饭都没出来吃,万有才给她叫了外卖送进去,但是刚刚万有才进去拿章的时候也没看到她吃东西,原封不动的在那里放着呢。

    梅艺雯朝着郎文洁的办公室走去,进去一看,郎文洁萎靡的样子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喂,怎么了这是,病了?”梅艺雯问道。

    “没事,有些不舒服,待会早点回去”。郎文洁说道。

    “那就一起回去吧,我也要回家呢,你病了还在这里硬撑着干嘛,走吧,和我一起回去,你也别开车了,坐我的车回去”。梅艺雯上前扶住了郎文洁,说道。

    于是郎文洁和梅艺雯先走了,万有才本来也是想走的,但是这个时候进来了两名警察,直接问哪位是万有才万总。

    “是我,怎么了?”

    “是这样,我们是市局的,受局里的委托,特意过来保护您的……”

    “出什么事了?”梅艺雯还没走远,问道。

    “没事,你们先走吧,我待会就走,还有他们保护我呢”。万有才无奈的笑笑,说道。

    郎文洁和梅艺雯就这么走了,万有才坐在客厅里,看着眼前的这两名警察,问道:“带枪了吗,我怎么看着你们什么都没带呢?”

    “不用带,带枪干嘛?”

    “你们不知道可能对我不利的那家伙有枪吗?他要是真的来了,你们能保护我?你们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吧?”万有才问道。

    其实这些人都多虑了,还是郎文洁猜的对,好不容易跑出来了,哪有心去报仇,还不是跑的越远越好,所以刁国能出来之后,立刻就消失在夜色里了,这一晚他哪里都没去,因为他知道,这城市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只要是自己在街上走,就有可能被看到,于是他跑进了一个小胡同里,这躲在了一个刚刚被人倒干净的垃圾桶里,头上顶着个方便袋,就这么冒充垃圾,一直呆了一天,直到警察去找万有才时,他还在垃圾桶里呆着呢,只不过此时他的头上早已盖满了垃圾,一个垃圾箱都装不下那些垃圾了,还有人把垃圾扔到了地上。

    夜深人静,万有才搂着梅艺雯光滑细腻的身体在被窝里进行着友好的动作时,刁国能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慢慢的从垃圾桶里站了起来,要是被人看见,一定会以为是见鬼了。

    他不知道此时垃圾车要来了,他是饿的受不了了,想要出来找点吃的,而且垃圾桶里确实是很冷,再加上不知道谁家的垃圾袋坏了,汤汤水水都流在了他的身上,本来就很单薄的衣服,这下全湿透了,所以冻的有些打哆嗦。

    站起来后,头上的垃圾被拱到了地上,此时一阵汽车的声音,好像是在倒车,还能听到倒车请注意的声音,刁国能逃出来垃圾桶,躲在了小巷子的黑暗处,不一会,垃圾车倒了进来,在骂了几句之后,收垃圾的人开始往车上装垃圾,刁国能灵机一动,等到垃圾车要走的时候,他从后面偷偷爬上了垃圾车,把自己埋在了垃圾里。

    汽车来来去去,到处拐了大半夜,才在凌晨时出城,因为是垃圾车,所以检查的很不仔细,而刁国能是深深地埋在了垃圾里,就这样,刁国能顺利的离开了城区,被倒在了郊区垃圾场里,听着汽车的声音终于远去后,刁国能偷偷爬出了垃圾堆,在垃圾里捡拾了几件衣服后,和一个乞丐差不多,慢慢离开了垃圾场,消失在暗夜的黎明。

    刘振东当然不知道,没人知道刁国能去了哪里,就这样消失了,无影无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一-夜没睡好的人很多,还有一个就是郎文洁,她一大早五点多就起来了,因为检测是不是怀孕了,要用晨尿,为了检测试纸,她从三点一直憋到了五点,实在是憋不住了,在卫生间里尿到了一个小塑料杯里,然后把早孕试纸放了进去,剩下的就是等待着命运的宣判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