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绝对宠文 > 蓝桥几顾

番外之SHE(下)

    SHE是蓝桥最喜欢的女子天团,高三时学校规定剪短发,她拿Ella的照片去发廊剪了个一样的回来,问沈再和蓝教授:“我与Ella,孰更美?”

    女儿控狂魔蓝教授喜滋滋地抢答:“你!”

    “胡说!我家爱豆天下第一美!”蓝桥恶狠狠地凶她爹。

    沈再一看那只剩一个选项了啊,信心满满:“Ella!”

    蓝桥赏他一记飞毛腿,“我在你心中难道不是最美?!”

    这题顾庭岸后来也答了,但他全身而退。

    蓝教授和沈再很好奇他的答案,问蓝桥,蓝桥一副惆怅又欢喜的神情、学着顾庭岸冷冷语气:“Ella是谁?”

    “……”蓝教授和沈再啧啧称奇,沈再说:“顾庭岸这孩子,好像就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吃喝玩乐,都淡淡的。”

    当坐在香港红磡体育馆嘉宾席第一排,蓝桥突然想起这话,转头问身边正在用手机处理英文邮件的人:“庭岸,你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吗?吃喝玩乐、偶像明星这种。”

    “没有。”顾庭岸准确地回答。

    蓝桥放下手里的荧光棒,伸手把他脸捧过来,惋惜又疼爱地看着他。

    “……”顾庭岸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好可怜哦……”蓝桥凑上去,在他唇上端正地吻了一下。

    吃喝玩乐一把好手的蓝小桥,很怜悯不知生活乐趣的顾庭岸。

    顾庭岸其实正在处理一封很要紧的邮件,但是被她吻得手指都麻了,人也愣在那里。

    背后那排窃笑的声音传来,顾庭岸回神,先将蓝桥手拿下来捧在掌心,然后转头去瞪后排的男孩子。

    容家那位长房长孙,生来小太阳似的脾气,长得好又笑容多,见顾庭岸冷眼也不怵,笑嘻嘻地朝顾庭岸眨眼睛,“小表舅,公开场合虐狗是犯法的。”

    “我就不该牵你出来遛。”顾庭岸嫌弃地看着他。

    容易连忙做了个把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可顾庭岸转脸过去,他立刻学蓝桥刚才的样子、双手捧住身旁睿睿的脸,“好可怜哦!”

    顾庭岸捏着拳头转身,靳睿却比他早一步,面无表情地一拳打得容易脸都歪过去……

    **

    演唱会在全场的尖叫和欢呼声里,以一首《Super Star》开场。

    蓝桥在前奏响起时就已经泪流满面,以破声尖叫的方式跟唱整首歌,容易激动地窜到了前排来,抓着蓝桥的手,两人疯狂地举高手齐声喊:“SHE is the one!”

    ……

    顾庭岸与靳睿一模一样的面无表情状态端坐、在两个上蹿下跳的疯子身旁和身后。

    整整三个小时啊!

    蓝桥与容易抱在一起感动痛哭的时候,台上那三个蹦蹦跳跳闹得顾庭岸脑袋疼的女孩子终于真的不再安可了,顾庭岸把容易的爪子从蓝桥身上剥下、扔回给靳睿。

    “呜呜呜太感人了……”蓝桥嗓子叫得全都哑了,趴在顾庭岸怀里痛哭,“我的青春呜呜呜……”

    “你的青春是她们三个?那我呢?”顾庭岸忍耐一整晚她目不转睛看着别的人,很不满。

    蓝桥满脸泪水地从他怀里抬起头,牵他的手擦自己的鼻涕,委屈脸却很乖巧的样子:“你啊……你是我能想象的最好晚年。”

    “……”虽然比喻得乱七八糟、酸得牙都要倒了,但心里怎么甜丝丝的?顾庭岸把包和人都背起来,“走了!”

    **

    香港的夜景。

    “庭岸,这里的风和我们C市的不一样,对吧?”哑着嗓子的人,还要叽里咕噜地在顾庭岸耳边说话,“奶奶当初是因为不愿意回内地、才跟爷爷离婚的吗?爷爷一直还是喜欢奶奶吧,要不然南山那么多老太太喜欢他,他怎么一个都不愿意啊?”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到了结束时也一样,婚姻可以分离,人心里的感情注定一生一世。”顾庭岸背着她走在街头,秋天的风对异乡的情侣很温柔,他背上和心中都沉甸甸的、很安稳,“当然了,有些人会例外,比如有事没事找我分个手的某人。”

    “哎呀……”蓝桥就知道他要说这个,搂着他脖子拼命地撒娇,“那我难过嘛!每次听她喊你‘小岸哥哥’我都恨不得一脚把她踢飞!顾庭岸!”蓝桥负气大叫,“以后我再也不叫你小岸哥哥了!她喜欢叫就让给她好了!”

    “称呼不重要。”顾庭岸淡淡地说。

    无论谁出现、喊我什么称呼,反正我待你如初。

    “小桥!庭岸!”一辆宾利缓缓停在小情侣身边,车窗降下,是顾庭岸的姑姑,“容易他们都到家了,你们还在这儿浪呢,小年轻就是浪漫!”姑姑虽然在香港出生长大,但最爱的节目是东北二人转,跟着学了一口东北腔的普通话,“快上车!”

    顾奶奶在家等得翘首以盼,顾庭岸和蓝桥一进门就被她埋怨:“外间风冷,小桥衣裳这么单薄,怎么还迟迟不知道归家?”

    “嫲嫲!”蓝桥说着蹩脚的广东话,兴高采烈地跑过去,把她演唱会带回来的小恶魔耳朵戴在奶奶头上,竖起大拇指夸:“靓——女!”

    顾奶奶笑得早忘了刚才说什么,她真是太喜欢小桥这孩子了,她家金孙性格太冷清,就该与蓝桥这样活泼可爱的善良女孩在一起。那个贺舒就太阴沉了,看眼睛就知道,心术不正,贪念太多。

    “乖宝!”顾奶奶牵着蓝桥去餐桌旁,给她拿炖得喷香的甜汤喝,“早点嫁庭岸,嫲嫲这几年还有力气给你们带宝宝。”

    蓝桥一口甜汤差点喷出来,害羞得放下碗就奔回房间了。

    “哇,”奶奶拉着姑妈幸福地感慨,“看小桥的屁股,男孩子一生一窝的屁股!”

    “腰也是啊!一看就有力道生!”姑妈也看得很陶醉。

    顾庭岸在餐桌边坐下来,捧起蓝桥吃了两勺的甜汤慢慢地喝,餐厅灯光柔和,照得他眉目清楚,眼神里的柔光比甜汤还蜜意浓情。

    **

    顾家客房里睡了容易和靳睿,蓝桥就被安排到顾庭岸的房间。

    顾庭岸虽然不常来香港住,他房间却维护得很好。顾奶奶很多年前和顾爷爷离婚了,但顾庭岸爸爸和顾庭岸、是她唯一的儿子和孙子。

    蓝桥洗了澡准备睡了,睡前游荡,绕着偌大的房间看墙上顾庭岸从小到大的照片,饶有兴趣。

    她有记忆起就有顾庭岸在身边,但对这个人总还是无限地有兴趣。别人家青梅竹马都会了解得巨细无遗,她对顾庭岸却有没完没了的好奇。

    可能是因为太喜欢他的缘故吧!

    大半夜的,蓝桥在顾庭岸的床上打着滚独自兴奋。

    生了宝宝她要自己带!她没有什么个人梦想,也没有特别想成就的事业,她喜欢自己的生活状态,唯一还没实现的愿望就是与顾庭岸结婚生子。

    哎呀!没有恋爱之前想着只要被他爱过就已足够,现在又想着结个婚吧生个孩子、以后分开也此生无憾。

    “谁?”沉浸在对孩子好样貌畅想中的蓝桥,听到了敲门声。

    “我,”是她家庭岸那天籁一般的冷冷清清好听声音,“给你送一盏夜灯。”

    顾庭岸拧门进来,看床上一片狼藉、她揪着被子跪坐着、一脸红晕地望着他,他反手关上门,走到墙边插夜灯,神色自如地问:“这个亮度可以吗?”

    蓝桥怕黑,昨晚没有夜灯,她开着顶灯睡,没睡好。

    “可以可以!”蓝桥迫不及待地催他,拍拍身边的床,“你来陪我聊会儿天!”

    顾庭岸走到床前,双手插口袋,挑眉看着她,说:“夜深人静、孤男寡女,聊什么?”

    蓝桥伸直腿,用灵活的大脚趾夹他裤子、用力往回勾,一脸荡漾地咬着唇,眨巴着眼睛勾引他。

    顾庭岸被逗笑了,捞了她脚握在手心里,提得她半个身子从床上起来,哎呀哎呀地求饶。

    “还敢么?”他跪上床、从背后压着她问。

    蓝桥被他扭痛了,恼羞成怒地骂:“装什么贞洁烈女啊!你把我拐到香港来过夜,不就是想做羞羞的事情吗?!”

    “……”顾庭岸心里一荡,整个人压上去,贴着她耳边低声问:“那你既然知道,还跟我来?”

    “昂!”蓝桥趁他心神荡漾挣脱了他的手,灵活地在他怀里转身紧紧抱住他,饥渴地蠕动着蹭他,开心地像是要过新年了:“我也很想睡你啊!”

    顾庭岸:“……”

    蓝桥看他脸色开始变得严肃,眼角眉梢的软和之意都开始消退了,她心知不好,狗急跳墙,手从他裤子里猛地插进去……

    “蓝、桥!”只亮着夜灯的昏暗卧室里,顾庭岸咬牙切齿的低吼声性感无比。

    “嘻嘻……”蓝桥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可爱笑声。

    “放手!”顾庭岸恼羞成怒的语气。

    “我想看看!”蓝桥兴奋不已地祈求。

    “看你的头!”

    “我头在这儿啊!喏你看啦!现在换我看你!”

    ……

    **

    夜深。

    橘黄色的小夜灯很乖地在墙壁插座上发光。

    送小夜灯来的人,年轻结实的身体缠在凌乱床单里,全是汗,人趴在那里,还在轻轻地喘。

    他身下还趴着一个人,喘得更厉害,还带着浓厚哭腔:“小说里写的都是真的……我现在确实像个破碎的洋娃娃呢!”

    顾庭岸低头,缓缓咬她赤裸肩头,声音里的情好爱意浓得像酒:“你活该。”

    “不许这样跟我说话了!”蓝桥撑着身体把他掀翻,趴到他胸口,皱着眉、欢喜地看着他,“你是我蓝大桥的男人,以后要三从四德、视我为尊!”

    她其实很害羞,此刻。顾庭岸知道,他的小桥害羞或者尴尬的时候,就会说些自大的话来试图掩饰。

    因为要强好胜的他家蓝小桥,很不喜欢软弱的情绪。

    “小桥啊,”他将手轻轻盖在她眼睛上,“我呢,不是没有爱好,我只是爱好得很专一,我、从小到大都只喜欢你。”

    手心里湿漉漉的,她哭了。顾庭岸收回手,看她跟只小鹿似得睁大眼睛感动地看着他,脸上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全世界第一美好。

    “来……”顾庭岸把她抱到身上,叹着气吻她额头和泪眼,“蓝桥,我爱你。”

    蓝桥喷着鼻涕泡一边哭一边笑,脸和身体都紧紧贴着他,“我讨厌你!”

    “没关系。”顾庭岸笑着吻她,“我依然爱你。”

    我的爱是希望你一直这样美好快乐,甚至可以身旁不是我。

    我的爱是我这一生只许你一人,且为你相信有来生。

    我叫顾庭岸,性别——男,爱好——蓝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