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的那些年

第四百二九章 连环机关阵

    随着四姑娘一声提醒,我的耳边立刻传来了‘咔嚓’‘咔嚓’机关发动的声音,心中顿时就是一紧。不过已经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我,并没有慌乱,而是按照四姑娘给我的指示,第一时间冷静下来。

    与此同时,队伍里的其他人也都站在原地,生怕会触动什么,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我攥了攥拳头,发现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都是冷汗,根本握不住。

    “下面有机关?”我小声问道。

    “嗯。”四姑娘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俯下身子,用耳朵去聆听船板下面的动静。

    我知道这个时候最好先别说话,让四姑娘听得更仔细一点!

    仅仅过了两三秒,四姑娘就已经站了起来。

    我迫不及待的问:“知道是什么机关吗?”

    四姑娘没有说话,表情却显的有些迟疑,看样子也拿捏不定。

    毕竟发丘中郎将讲究的是一力降十会,但凡下墓都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破除机关陷阱并不是他的强项。

    这个时候,我倒是有点想念许久不见的长腿御姐了……

    如果有搬山道人在,这些机关恐怕分分钟就被搬山扇破掉了吧?

    一旁的胖子急不可耐的说道:“你们也不动脑筋想想,把一艘船作为陵寝的墓主人,会设下什么机关?火焰,滚石肯定不会有,能剩下的只有弩箭了,奶奶的要真是这玩意,一定要辨别好方向,不然咱们一个个都得射成刺猬。”

    虽然说我也是下过几个墓的人了,但胖子说的那些常识性机关我还真没见过,所以一时间也拿不准自己能不能躲得过。

    “等等,我怎么觉得脚下好像有水在流动?”这时,王援朝皱了皱眉头说道。

    听了王援朝的话,胖子哈哈大笑:“援朝兄弟,你他娘的糊涂了吧?咱们现在在哪儿?连人带船都在水潭底下,有水的声音不是很正常嘛?”

    “小胖子,不要太过大意。”明叔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咳嗽,病怏怏的说道:“这水流声不是从船外边流动的,而是在我们的脚下,我怀疑这些水流是在推动机关的运转,这一刻已经有好几种机关同时瞄准了我们。”

    “如果真是那样,咱们就中了**彩喽!”明叔说完叹了口气。

    我见明叔的表情非常不乐观,只好看向四姑娘,想看看他接下来有何打算?

    四姑娘默默的点了点头:“明叔说得对,这是传说中的连环机关阵。”

    “什么是连环机关阵?”我好奇的问道。最新最快更新

    明叔掏出手帕,小心翼翼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解释道:“叮当,你下墓少,很多东西不知道也怨不得你。所谓的连环机关阵指的就是环环相扣的一大群机关组,比如你刚踩中地板,前方立刻就有暗弩朝着你射过来。哪怕你躲过去了,两边墙壁也会突然移动活生生把你夹死。即便你还能躲过去,脚底板下也会冒出许多水银,把你溺死在水银池中。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声名赫赫的盗墓高手死在了这种连环机关阵下,这东西除非是号称机关克星的搬山道人过来,否则简直无解。”

    说到一半,明叔的瞳孔陡然一阵紧缩,看着四姑娘道:“四姑娘,你刚才听明白了没?船板下面的水流声会不会是流动的水银。”

    “嗯。”四姑娘面无表情的说道:“叮当这一脚,不仅踩中了水银池的机关,还激活了地下的滚刀阵,所以很难办。”

    “那还等什么呀!想办法把叮当踩中的机关给毁掉。”胖子吓了一跳。

    “不。”四姑娘僵硬的摇了摇头:“一旦我们毁掉这些机关,也就无法再继续走这条路了。”

    一旁的明叔愣了下神,最先反应过来道:“四姑娘你是说,这条通道是正确的?甚至直接通往秦始皇的主墓室。”

    “很有可能,如果不是的话,墓主人也不用费尽心机弄这种机关了……”四姑娘答道。

    “我不同意。”胖子摇头:“机关本身就是用来消灭外来入侵者的,即便咱们走的是错误的通道,也会遇到要命的机关。”

    “你说的没错。”四姑娘并不否认胖子的说法:“可是,启用连环机关阵就说不过去了,这种机关阵从画图纸到制作,起码要花费二三十年的光阴,只有真的墓道才配享有这种帝王级的资格。”

    “连环机关阵虽然复杂,但谈不上有多珍贵吧?”胖子撇撇嘴:“这种机关,虽然对一般的土夫子来说,确实很惊险,但相比咱们在曹操墓里遇到的飞弩机关阵,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所以胖爷还是觉得不应该冒险。”

    我见大家探讨的范围已经超出了眼前遇到的困境,便连忙打断道:“先别管这条通道是真是假了,赶紧想办法把我救出来吧!”

    说完,我看了看四姑娘:“你说这是连环机关阵,那通道里除了水银池,滚刀阵,还有什么陷阱需要防备的没有?”

    四姑娘显然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全身而退,只不过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答案,见我催促,便摇摇头:“没了。”

    我也没心思多待下去,站在原地不能动,那种感觉很不好,当下对明叔说道:“明叔,你跟了我爷爷那么多年,肯定熟悉古墓里的机关构造,你交给你破解。”

    明叔也不推辞,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尽我所能吧!”

    说完,整个人趴到地上,慢慢的移动,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每一块船板,不时的在声音沉闷的地方留下记号。

    而四姑娘则稳稳的拉住我,负责我的安全。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明叔这么认真,虽然明叔始终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不管是大禹墓还是什么时候,他都是吩咐手下去做事,我从没有见过他真正的手段。

    眼下明叔这么仔细的敲打,才让我意识到,明叔的盗墓手段并不比爷爷差!当真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以前我总以为明叔是一个岳不群似的小人,现在算是彻底服气了,能跟我爷爷下墓的,曹四指,老金头,还是长腿御姐的母亲,又有哪一个是善茬?

    整整五十米的墓道,明叔足足弄了两个多小时,中间吃了一次压制肝癌的止疼片,才将所有可疑的船板全都标记完毕。

    等一切全都确定之后,明叔示意所有人全都站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则掏出一条绳索,一头绕过船梁,另一头拴在我腰上。

    “我喊一,二,三后,就会拉动绳索,将你吊到半空中!到时候,滚刀阵就会杀出地面,切忌,千万不要被刀刮掉,否则你两条腿就算是废了。”明叔耐心的叮嘱道。

    “好!”

    随着我的应允,明叔声嘶力竭的大喊了三声数字,然后一把拽起了绳索。

    当我踩中机关的那只脚离开船板的瞬间,四下里紧绷的声音越来越大,紧接着通道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