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们只是玩偶

第一章 我有一个小秘密

    安男有一个小秘密,他谁也不曾告诉。

    画面被思绪拉扯到六年前,那年他满了十一岁。有一天安男晚上放学回到家中,爸妈都没回来,台灯发出滋滋的电流声,不稳定地闪呀闪,屋子诡异地安静,氛围显得很奇怪,但安男却对一切都视而不见,他盯着桌子的一个玩偶娃娃,一直一直看着。

    没人知道它是怎么出现在那的,

    “你在看我吗?”还是小学生的安男下意识地问道。

    娃娃当然不会说话。安男莫名其妙觉得它和自己很投缘,于是他走上前抱住了娃娃,就在这时,娃娃发出了“赫赫赫赫”的笑声,安男发现自己手中的娃娃变成了一个有着尖牙利齿的南瓜脸,乌黑空洞的眼神正盯着他,那一刻他知道娃娃正在看着自己。

    再然后,南瓜脸化成了一张血盆大口把安南吞了下去。

    灯黑了。

    安男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布丁,布丁做成了一个南瓜玩偶的样子,一个打扮绅士的男人正插着桌上的一颗颗布丁安静的吃着,安男能看到每一个布丁吃下去之前露出的惊恐与绝望的表情,安男拼命地在布丁里挣扎,哭喊,但没有人理他,就这样,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然后,就在男人吃到他的时候,忽然擦了擦嘴,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款待,然后就离开了。

    猛地睁开眼睛,安男在几秒钟后终于意识到身体的存在,顿时从床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镜子面前,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那个样子,似乎变得更好看了一些,只不过皮肤有些发白,让他想起了梦中那个布丁玩偶。

    母亲奇怪地从厨房出来问道:“男男,怎么了?”

    “没····没什么。”安男结结巴巴地说,不知何时,一个玩偶娃娃放在了手边,正安静地看着他,仿佛绅士的眼神。

    从此,安男再也没有长大过。

    ······

    这里是路兰安市。

    放学了,安男背着书包去商场,在他手上抱着一个好看的玩偶娃娃,那是一个卡通小男孩,和安男很像。安男看着也不大,十岁多点,和玩偶娃娃看起来很搭,但是除了熟悉他的人,没人知道他已经要高中毕业了。

    医生曾猜测,这是遗传病,爸爸妈妈也对此非常愧疚,但安男对此并不在乎,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幸运的是,作为一个小男孩模样,他长得很好看。

    商场里来来往往许多人都会注意到这个小男孩,人们总是容易被那些长得漂亮的东西所吸引。

    安男走向六楼,他需要一条围巾,本来作为一个中学生,放学应该早早回家为作业拼命,但安男已经利用其它课时写完了,他不愿意浪费宝贵的放学时间,为此他跟父母商量好已经一个人出来住了,理由是,更好的利用学习时间。

    手机弹出新闻,”XXX消息,X日东市银行被劫匪持枪抢劫,已有多人死伤,负责人称损失高达一千万,警方正在追捕疑犯,据······”安男合上了手机。东市,那不就在附近么,这么靠近全国的中枢进行作案,还真是一群胆大包天的劫匪啊。

    时而打开手机打发着路上的无聊时光,安男来到了商场看起来装潢得很不错的一个店面前,选了条大红色的毛巾,在镜子前试了试。他喜欢大红色,那会衬托得让他看起来稍微精神一些。”给,这里是500块。”安男付完款,随意把围巾往身上一批,围巾将他蓝黑相间的上衣裹起来了一些,非常大气,顺便也将玩偶娃娃罩在了里面。

    “哎呀,真是个好漂亮的小男孩,”安娜在后面看着安南走向电梯,眼睛顿时变成了星星眼,立马和身边的同伴叽叽喳喳议论了起来,她们是刚才这个牌子的销售员。

    “真是的,小孩子都发花痴。”同伴立马抓住机会严肃批评,两人顿时打闹成一团。

    安男又随意转了一会,当他从电梯往下走时天色已经比较晚了,此刻正是吃饭的时候,他想着要不要先去顶楼随便吃点什么再回自己的小屋子,就在这时楼下传来轰鸣声,伴随着一阵吵闹,似乎还有女人哭出来的声音,他皱了皱眉低头顺着电梯往下看去。

    “砰!”一声巨响回荡在本楼的楼层里,整个商场瞬间安静了一下,然后尖叫和吼叫声同时响了起来,安男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啪啪”的响声连城了一串,远处人群一下子朝电梯这涌了过来。

    “杀人啦,杀人啦!”有人在狂喊着,人们脸上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与此同时,商场的警报声也疯狂地响了起来。

    “那个是枪声?”安男从人群巨大的喧哗声中回过神。

    “有人在商场里开枪了,发生了什么?”他避开人流从电梯上往旁边跳了开去。眼睛瞅到似乎有人正守在楼下的电梯不远处,安男没往楼下走,这一层是女装区他一眼瞅到了一个试衣间,向那跑去。

    身边不时有一脸茫然的女人也顺着人潮惊慌地跑着,许多人其实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随着枪声不断响起,大家都知道了唯一要做到事情——

    “逃!”

    安男想到那些守在楼下电梯不远处拿枪的人,直觉告诉他跟着人潮往楼下走不见得就安全,安男有些惊诧但还算镇定。他打算先躲在试衣间里然后看看发生了什么。

    这间试衣间里有许多叠好放在格子里的散装衣服,看来是由一个小储物间改成的,安男看到最上面有一个较大的格子,他将门弄成敞开的样子,然后仗着人小,身手敏捷地爬了上去用那层衣服把自己盖了起来,纷乱与哭喊中没人注意到这一切。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周围慢慢平静了下来,警报声也奇怪的消失了。安男长出一口气,似乎是安全了。

    安男掀开衣服,小心地走了出来,试衣间的门仍然开着,能看到外面到处是散乱打翻的衣架。他这离电梯附近不算太远。安男透过一些衣服的空隙远远看到电梯那边有一个灰色衣服的男人戴着头套靠在那抽着烟,身上还挂着枪,左右张望着。然后,那边地上似乎有血迹。被拖成了一长串痕迹。

    “抢劫么?”他忽然想到过去前面看到的那则关于抢劫的新闻——警方正在追捕嫌犯,安男不由得想,这么倒霉,不会是同一伙人做的吧。不过报道上那次似乎只有七八个嫌疑犯的样子。而现在······

    劫匪既然守在电梯那——商场可不止一部电梯,或者楼梯。看来这层楼应该远远不止一个劫匪,这里目前是五层,商场有这么多层楼,每层算几个人守着,加上很可能还有人质需要大量的看守······

    难道有四十多个?这真的是抢劫吗,突击队都够了吧!

    安男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遇上了大麻烦。这就是衰神体质的弊病吗?安男不认为对方拿着枪站在电梯那会是无聊,守着要道无非是要抓住那些可能还躲着的倒霉蛋罢了,比如·······自己。

    或许等到肃清了这层楼后,那些家伙会离开的。安南不知道在中心城市发生了这么大的暴恐事件,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国际新闻肯定是有了,不知道警察现在在做什么,救援行动开始了没。

    “站住······抓住他······”那边传来一阵吵闹声,有人往这边跑过来被发现了。

    “你跑啊,你继续跑啊!”电梯不远处,一个蒙面劫匪咆哮着朝跪在那的一个中年男人肚子上狠踹了过去,那个男人求饶着当场就抱着胸口倒在了地上。远处两个劫匪也围了过来。几人拳打脚踢了一阵。男人没动静了。

    “别打死了。”其中一个将同伴拦了下来说:“按照计划,有需要再杀。”商场此时还算安静,劫匪并没有掩盖什么,安男将他们的话大概听清楚了。

    “这么残暴啊,只能用那个了吗?“安男捏了捏手中的娃娃,此时几个劫匪由于打人稍微走远了一点。

    眼睛一亮,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小心地避开了劫匪的视线,走到了稍远一些的地方调出播放器缓缓将手机放在了地上,那是一段以前无意间弄的录音,安南觉得挺好用的,便留了下来成为自己的道具之一。然后他退回原来的试衣间躲了起来。

    在播放完毕空白片段以后,一段刺耳的喊声回荡在了楼层里,那是一个小孩子得意而张狂的喊叫:

    “胆小鬼,过来打我呀····笨蛋········啊哈哈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