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月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真忠臣也!

    readx颖王一得到监国名义,虽说并未立刻宣布李隆基的死讯,但论功行赏却立马毫不拖延地开始了。

    郭子仪封代国公,拜司徒,程千里爵封虢国公,拜司空,俱加开府仪同三司。以仆固怀恩为安北大都护,安北四镇节度使,辖安北牙帐城、仆固牙帐城、同罗牙帐城、回纥牙帐城,控黠戛斯、骨利于、葛逻禄等诸都督府。以张兴为河东节度使以侯希逸为平卢节度使,李明骏为平卢节度副使兼安东都护一应均加特进。调李光弼于范阳,任范阳节度副使,北平军使。准北庭节度使李俭告老,以北庭节度副使段广真接任北庭节度使。

    然而,最引人瞩目的不是别的,而是杜士仪辞相,拜范阳节度使,进太尉,仍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安抚河北。同时将淄青登莱四州划归河北道,蠲免河北道二十八州郡租赋三年,由杜士仪主持清丈田亩及核定人口,招募隐户流民耕种。同时与之同往河北上任的,尚有一张长得让人目瞪口呆的官员名单。只有真正仔细的人方才能够现,其中不少都是杜士仪平定河北后临时辟署的那些官员,至于降将的安置,诰旨避重就轻地提了一句酌情使用,再无他话。

    同时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原本在西域于得有声有色,凭借自己的本事,而不仅仅是父亲的名声站稳脚跟的杜广元,竟是同在调任之列。杜士仪仿佛丝毫不在乎外间的议论,直擢长子为范阳都知兵马使,调去河北。同时,其幼子杜幼麟仍旧留在了长安,将飞龙骑。当得知杜士仪辞不受封王爵,兼且辞相意坚,登时那些虚怀若谷,高风亮节之类的评价,犹如不要钱似的往杜士仪身上倾泻而去。

    丢下在朝中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宰相不当,却要去千疮百孔的河北,这是何等风范而且据说,杜士仪甚至不等新君登基就走,此前带回京的兵马亦是随之各归本镇

    临走之前,宣阳坊杜宅仍是闭门谢客,不接待那些前来求见的人,而杜士仪本人亲自前往辞行的,除了姻亲平康坊崔家,便是吴王李祗这位如今最有声望的宗室。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在这两地之外,他最后拜访的,却是业已门庭冷落车马稀的高力士家。昔日王公贵戚往来频繁,外官进京无不最先前来拜会的朱门豪宅,现如今粉墙如新,明瓦灿然,却流露出了一种萧瑟腐朽的味道。

    亲自迎出来的麦雄有几分诚惶诚恐,行过礼后方才低声说道:“家翁病了好些天,不能前来迎接,还请大帅恕罪

    “我和高老相交多年,这些话就不要说了。”

    在杜士仪想来,高力士这场病自然是心病。无论是谁,自幼入宫,又忠心耿耿侍奉天子那么多年,临到头却被那样算计一场,即便最终平安退场,那心里被狠狠戳的一刀,绝不亚于上的真实创伤。然而,当他真正见到高力士时,现对方在这短短十几天之内,已然形销骨立奄奄一息,他仍然大吃一惊,回过头来便瞪着麦雄问道:“这样重的病,怎么不让人告知我?”

    麦雄在杜士仪那犀利的目光下,唯有低头不语。而这时候,还是高力士用极其低沉的声音说道:“是我不让他说的,也没有请大夫。”

    听到竟是连大夫都没请过,杜士仪登时心头咯噔一下。在床榻边上坐下,见高力士那只手枯瘦得青筋暴起,他沉默良久,这才轻声说道:“高老这是何苦。你已经仁至义尽,难道真的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高力士目视麦雄,见其已经悄然退了出去,他才闲适地笑了笑,仿佛不是虚弱不堪的病人。他看着两鬓苍苍的杜士仪,悠然说道:“我这一生,吃过苦头,受过屈辱,经过艰险,却也享受过旁人无法企及的荣华富贵,已经心满意足了。他是至高无上的天子,而我不过天子家奴,又怎能指望他真的把我当成家人?可几十年情分,既然他已经早走一步,我在挣扎多活几年,却又有什么意思?”

    “高老……”

    高力士目光倏然转厉,盯着杜士仪看了好一阵子,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杜思温固然看重你,朝中拿么多贤臣名相都曾经看重你,可你却比所有人能够想象的心更大,心更高杜士仪,你真的明白,你想要什么?”

    “高老这话问得好正因为我一直都很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才会有今天,而不会如同信安王李炜、张守畦、王忠嗣一样,落得一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因为我一直都很明白他是什么样的秉性,所以一直都在悄悄留后路,做准备。风骨铮铮的名臣,到头来不过宋憬张九龄一般下场,贤明能于的贤相,到头来也不过是姚崇张说一般,至于其余如刘幽求王琚之辈,那就更不用说了。我的生死荣辱,妻儿家小,怎能捏在别人手中?”

    高力士第一次从杜士仪口中得到这样明确的回答,他忍不住奋力支撑着想要坐起身来。奈何他病倒多日,水米不进,整个人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还是杜士仪扶了他一把,他才终于靠着对方的手臂略略直起腰。死死瞪着那双没有半点动摇的眼睛,他不由得深深叹息了一声。

    “我看错了你不只是我,天下大多数人只怕都看错了你”

    杜士仪微微一笑,复又将高力士安置躺下。见这位垂垂老矣的暮年老者微微闭上眼睛,眼角倏忽间滚出了几滴泪珠,他没有再解说什么,只是将被角掖上去一些,随即一字一句地说道:“高老子侄以及本家族人,我定会善加照拂

    “你不欠我什么我是帮过你很多次,可你也给予了无数金银田产作为报酬。”高力士冷淡地答了一句,随即无力地说道,“你走吧,今日一见,再相见时便是在九泉之下,我会在那儿好好看你怎么做的。”

    杜士仪告辞离开,出了寝堂,他的心情说不出是沉重,还是轻松。然而,当他在阿兹勒的随从下,眼看快要到高家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有呼喊声,他回头一看,却只见是麦雄满头大汗追了出来,到他面前时便扑通跪下,声音颤抖地说道:“杜大帅,求你劝一劝家翁。我之前不敢说,其实他已经绝食七日,如今又呕血了”

    杜士仪登时一愣,旋即转身拔腿就往里走。待到再次进入高力士的寝堂时,他就看见了床前那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想到刚刚高力士那苍白的脸色,他便侧头向麦雄问道:“这是第几次?”

    “已经是第三次了,一次比一次严重。”麦雄的声音里带了几分哭腔,可看到主人那浑浊而黯然的眼神,他又补充了一句话,“从上一次三王探病之后,杜大帅从兴庆宫出来,家翁就开始绝食呕血,精神也是越来越差。”

    杜士仪只看那血迹就知道,高力士的呕血比起所谓吐血来,要严重很多倍。可和身体上的病相比,高力士的心病同样严重,而且在人已经完全存了死志的情况下,区区药石之力又能有多大的用场?他默然再次走上前去,却现高力士仿若完全没有现自己的返回,两只眼睛呆呆地看着上方那虚幻的空气,口中喃喃自语道:“陛下……九幽黄泉之下……你不会孤单的……”

    见高力士整个人如同完全失去生气一般,就这么颓然栽倒了下来,杜士仪眼疾手快托了一把,却现人固然软软地靠在了自己身上,那双眼睛却已经永久地合上了。他有些迟疑地伸出手来,试探了一下高力士的鼻息和脉搏,最终轻轻吸了一口气。低头看见麦雄已经双膝一软跪了下来,他方才声音低沉地说道:“高老已经去了。他是不是早就备好了遗折?”

    麦雄双手捧脸,好半晌才应了一声,旋即就听到杜士仪开口说道:“交给我吧,我替他送上去。想来高老的遗愿就是将来陪葬泰陵,这个愿望我会替他完成的”

    高力士的遗折,麦雄身为心腹,曾经看到过,此刻见杜士仪甚至不看就能明白主人的遗愿,他登时以头撞地,嚎啕大哭,血泪齐流。而杜士仪将已经气绝的高力士重新扶着躺下,却取下了其头顶那支束的骨簪拢进怀中,这才站起身来,对着那已经没有气息的遗体深深躬身一揖。

    李隆基故世的时候,身边只有他杜士仪这样一个逆臣,再无忠臣相随,但身后至少还有高力士愿意相从

    已然不复煊赫的高力士死了,对于长安城的公卿显贵,黎民百姓来说,本是一桩不值得太大关注的小事,只是杜士仪竟然正好在场,又代为呈递遗折,方才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于是,杜士仪在高宅盘桓到殡堂备好,亲自上香致祭的这些内情,自然而然就流露了出去。如齐潮等本就和高力士相交密切的,少不得也跟着登门祭拜送上赙仪。在这样的背景下,颖王李徼这位监国亲王甚至不用旁人提醒,一看遗折后,就立刻慷慨地给了高力士最想要的东西。

    追赠高力士太尉,陪葬泰陵

    一时间,早已萧瑟的高宅门前,赫然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而当杜士仪临走之前,亲笔一蹴而就的一篇祭文送到高宅时,更是不知道引来多少人啧啧称羡,尤其是其中几句话,更是令无数人为之动容。

    “公中立而不倚,得君而不骄,顺而不谀,谏而不犯。故近无闲言,远无横议,真忠臣也”

    p:高力士的一生,当得起这四个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