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道士下山

第一章入世

    “嘿,蠢货,你踩到我脚了!”

    公交车上,一个打着耳钉的黄毛大汉突然怒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路过他身旁而不小心踩到他的,是个约莫二十来岁的男性,板寸头,长得倒也白净,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弯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有个屁用啊!老子这可是全球限量的AJ3!踩烂了你赔的起吗!?”

    黄毛大汉靠在座椅上破口大骂,看得出这家伙不是什么善类,怒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牛眼,凶神恶煞,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

    公交车内其他乘客见到这一幕,都纷纷暗自摇头。

    招惹到这种不讲道理的流氓地痞,这年轻人怕是要倒霉了。

    “这个……”

    衬衫青年挠挠头,一脸窘样,道长:“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不然,您说该怎么办?”

    闻言,黄毛大汉神色这才稍稍缓和,斜瞥了衬衫青年一眼,道:“老子这双鞋昨天才新买的,被你踩成这样,怎么着也得给点折旧费吧?”

    看着衬衫青年满脸茫然的样子,黄毛大汉不耐烦的伸出五根手指:“这样,看你小子倒也挺上道,我就勉为其难收你五百块,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四周顿时嘘声一片,踩了鞋就索要五百块折旧费,这摆明了就是讹诈啊。

    当然,多数人不敢说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也不愿惹祸上身。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只不过踩了一下你的鞋子,人家小娃娃也给你道歉了,何必不依不饶呢……”

    倒是有个戴着眼镜,像个知识分子的精瘦老人,看不过去了。

    “呸,你这个死老头,有你什么事儿啊!?”

    黄毛大汉面色一沉,起身撸起袖子,露出一条纹有青龙的粗壮手臂,冲着老人使劲瞪眼,大有威胁之意。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老人面色刷的一变,立马别过头去,不再说什么。

    “小子,钱你是给还是不给!?”

    黄毛大汉又转过头来,仗着人高马大的身材俯视着相对瘦小,只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衬衫青年。

    “给,我给……”

    衬衫青年点头哈腰,老头子一早就说了,城里人多口杂,只有学会隐忍才能不暴露身份,能低头就尽量低头呗。

    手掌很快摸入口袋,掏出了几张皱巴巴的纸钞,粗略点数了一下,有五元的,十元的,二十元的,偏生连一张大红皮的都没有,当下讪讪一笑:“大哥,我这身上带的钱不多,全都在这了。您看……”

    黄毛大汉顿时勃然大怒,猛地抓住他的领口,大声道:“就这么点,你当老子要饭的啊!?”

    被抓住领口,衬衫青年眼神首次有些变化。

    “大哥,君子动口不动手,这样不好吧。”

    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哎呀,很拽啊?”

    眉毛一挑,黄毛大汉扬起拳头,鼓足了劲,就要照着他的鼻梁招呼过去。

    就在其他乘客纷纷捂住双眼,不愿看到弱者受到欺凌的惨状时。

    猛然间,青年目光如电,只见他消瘦的手掌飞速扬起——那只怒砸而来的大拳头,竟被他死死捏在了掌心,无法向前推进分毫!

    此刻,衬衫青年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双眼微眯,神色冷厉,与此前憨态可掬的样子截然不同,一手死死捏着黄毛的拳头,一手抓住黄毛抓在自己领口上的手,将之缓缓掰了开去。

    “老头子,对不住了,不是我沐炎枫咽不下这口气,实在是这黄毛欺人太甚……”

    心里边一阵嘀咕,衬衫青年抓着黄毛的手再次加大了几分力度。

    “你……”

    黄毛大汉悚然动容,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在对方的钳制下竟然完全使不上力气。

    难以想象,在那具看似瘦弱的身体里,竟然潜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道。

    要知道,他范坚可是练过的!

    “不要以为……”

    沐炎枫死死捏着黄毛大汉的双手,指尖的力道随着一字一句从紧咬的牙关中脱口而逐渐加大,道:“别人向你低头,就是怕了你啊。”

    “啊!”

    手腕被沐炎枫大力向后拗过去,那种剧烈的疼痛让黄毛大汉难以遏制的惨叫了起来。

    直至被按的跪在了地上,终于是面色涨红的破口大骂了起来。

    “我操,你这个混蛋,你他吗的知道老子是谁吗!?松手,快松手……”

    “小王八蛋……啊!你他吗轻点,轻点……啊……”

    “你这个……”

    没等黄毛大汉把毕生所学的脏话倾吐完毕,一个巴掌,已是带着呼呼破风声,大力砸在他嘴上。

    “你,他.妈.的,竟敢……唔……”

    “啪!”

    反手过来又是一个巴掌。

    沐炎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眸如同一潭死水道:“再说一句?”

    开玩笑,老虎不发威,你当哥们儿是病猫?

    “我.操.你吗!!”

    黄毛始终不肯示弱,猛地窜起,一把抱住沐炎枫的腰下,人之下盘最为不稳,人一旦被拦腰截住,便失去了过半战力。

    中招了!黄毛冷笑一下,双臂猛然发力,要将沐炎抱起来摔在地上,到时候自己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

    “嗯?怎么回事?”

    然而,他猛力提气之下,沐炎枫的双脚竟始终安然伫立,丝毫没有要离地的迹象。

    仿佛他在拔的是一棵生根多年的老槐树,而不是一个看上去体重不过百斤的瘦小青年。

    难不成这是个练家子?瞬间在心头闪现的念头让黄毛愣了一下,冷不防后颈处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是沐炎枫强势出手,一肘子下来,砸的黄毛眼球暴突,眼前金星直冒,一阵昏天暗地后,整个人不由缓缓瘫倒了下来。

    随后沐炎枫面无表情的弯下腰,抓住黄毛的领口,单手将他缓缓提了起来,一米八的大块头,在那只瘦弱的右手上,竟然轻若无物。

    “本人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整天喜欢装13的粗人。你说你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活着浪费粮食,死了浪费土地,在家祸害爹妈,在外污染群众,成天游手好闲,动辄惹是生非,以为到耳朵上开个孔就是前卫,在头上放坨屎就是潮流,往身上画条虫就是个性?你老子可真没远见,当初竟然没把你射墙上。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就是社会的蛀虫,杂碎,渣滓,败类,你活着就像个悲剧,死了才让人捧腹,如果我是你,我没出生就把自己掐死在娘.胎里,省的出来祸害人间……”

    沐炎枫彻底一改此前腼腆老实的形象,口若悬河,唾沫横飞,骂的黄毛目瞪口呆的同时,连全车人都一齐震惊了。

    “那位同学,请尊重我的肖像权和名誉权,停止拍摄,好吗。”

    一片死寂中,沐炎枫突兀转过头,看向一个正举着手机录影的漂亮女孩,变脸似的又恢复了一脸腼腆温和的笑容。

    只是这一刻,没有人还会真的以为这个青年像看上去那样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白领。

    那个女孩也吓的立即收起了手机,扭头看向窗外,一副“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然后,沐炎枫又转过头来,松开黄毛的领口,然后照着那张哭丧的可憎嘴脸就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踹力大无比,黄毛的鼻梁顿时凹陷了进去,鼻血长流,当即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看着就他吗来气。”

    对着那张血肉模糊的嘴脸啐了一口之后,沐炎枫随即转过身,对着司机大声道:“师傅麻烦靠边停一停,我要下车!”

    此处已成是非之地,久留无益,那司机早就已经被前一秒沐炎枫心狠手辣的样子镇住,此刻一听后者要求停车,哪里还敢多说半句,手指一个哆嗦,乖乖按下了开门钮。

    “唉,我这暴脾气……以后得忍忍。”从公交车上下来之后,沐炎枫颇有些后悔的拍了拍额头。

    在下山之前,老头子可是交代的很清楚,在城市里一定行事一定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那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听的他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谁知道才刚进城坐上公交,就忍不住把人给痛揍了一顿。

    这一下全车人都看到了,更要命的是还有人偷偷把自己施暴的视频拍了下来,这要是传扬出去,自己还不得成为网络名人啊。

    常言说得好,人红是非多,就拿现在网上很火爆的那个少年音乐组合“CFboys”来说,沐炎枫以前在山里的时候通过电脑网络看这三个小朋友唱歌跳舞卖萌,活泼可爱,青春烂漫,觉得挺讨喜的呀。

    但没想到的是竟然有大批没素质的网民,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不但把三个小朋友形容的猪狗不如,同时还日夜不停的敲打着键盘问候人家的祖宗十八代。

    更有甚者还给这三个卖的了萌耍的了帅犯的了二的天真可爱的花样少年扣了个“吃粪少年”的“光荣称号”……

    沐炎枫当时就看不下去了。

    这几个孩子招谁惹谁了?自顾自唱个歌跳个舞,怎么会引来这么多明明素未谋面却“不共戴天”的“仇人”?很可怜。

    不是么?

    连这样还需要呵护的祖国花朵都遭到了网络喷子无情的摧残,沐炎枫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出了名之后一定会被不负责任的城里人用恶言恶语攻击毁谤。

    这还是其次,要是因为名声大噪而遭到人肉,导致自己捉妖师的身份暴露,老头子非得把自己吊在山门前暴晒七七四十九天不可……

    捉妖师,没错,沐炎枫是一名捉妖师。顾名思义,这是一个专门抓妖怪的职业。

    在这个理性化科学化的现代社会,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事实上,就连沐炎枫自己也不相信。

    这个世界上竟然会存在“妖怪”这种东西。

    至少,他沐炎枫从小到大是从来没遇见过哪怕半只妖怪的。

    虽然师傅常说要他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并且也从小教了他不少道法术式,但随着年龄渐渐长大,心智逐渐成熟,他倒对这个说法开始有些质疑了起来。

    要我降妖除魔……你他吗倒是弄个妖怪出来让我降一下啊!

    空有一身除魔卫道的本领,却连妖怪长什么样都没见过,从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沐炎枫的叛逆期就开始了,天天缠着老头子吵着嚷着要打怪兽。

    这让他的师傅空冥道人曾一度对小RB出品的《奥特曼》痛恨到极致,同时为了安抚沐炎枫。

    不得不常常用这样的说法来解释为什么方圆数百里没妖怪:三清观为道家圣地,圣祖神魂常在,邪魔退避,等闲小妖自然是不敢近前的。

    可惜这个年纪的沐炎枫已经不怎么吃他这一套了,依旧成天上跳下窜表示质疑,甚至开始称自己的师傅为大骗子,老空冥无奈之下,只好给了他一个准信,以图个耳根子清静。

    “等你年满二十,就让你入世历练!”沐炎枫从此盼星星盼月亮,每天的空余时间都留给了盯着日历看,转眼春去秋来,花开花落。

    终于,历经了多少个寒暑之后,他满怀憧憬的盼来了成年。

    一想到马上就该走上降妖除魔的大侠之路,他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毅然脱下了那件土里土气的道服,然后用尽多年积攒下来两百块钱从掏宝上买了一身韩版潮男什么什么的玩意儿。

    在老头子意味深长的目送下快活自在的跑下了山,去见见过去只在电脑网络上了解过的花花世界。然后,刚进城不久,就把人给打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