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极品道士下山

序章

    天海市,位于华夏沿海地带,是一座超级大都市,居住人口甚至达到了恐怖的2300万之多。

    这座光鲜亮丽的大都市里光明与黑暗同行,白天是普通人的世界,而夜晚,则是妖魔的天下。

    这是一个人妖共存的世界,自从百年前,华夏三大神秘组织与妖族联合共同镇压了魔族,一次之后人妖和平共处了百年一直持续到现在。

    天海大学是华夏王朝有名的学府,无数人打破脑袋都想挤进去。

    南山街,位于天海大学附近,此时已是晚上九点,繁华的都市神魔乱舞热闹非凡。

    南山街街头,一个一身黑色道袍的年轻人,左手拿着一块简易的帆布招牌,右手拿着一张简易的折叠小方桌和一个折叠凳。

    厚重的皮靴踩在地上,脚步不轻不重,似乎很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每一分体力。

    一路不紧不慢的走着,在身后的道路上,在路灯的照耀下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影。

    年轻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年轻,二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英俊,却不是那种让女人看到就犯花痴的漂亮,而是一种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刚硬和坚毅,让人印象深刻。

    黑暗中,他面无表情的紧了紧身上的黑色道袍,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走到一处空地,放下小方桌和帆布招牌。

    年轻人摊开帆布招牌放在小方桌旁边,只见招牌上写到:“走天涯访高人浪迹江湖,寻仙踪问天道踏遍群山。不准不要钱!”

    合着年轻人是个算命的道士。

    显眼的招牌在路灯的照射下,是那么的刺眼,晚上出来摆摊算命,也是没谁了吧?

    年轻人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趴在桌子上打着瞌睡,不知道睡了多久,只听见有人在拍桌子。

    “啪啪啪”

    年轻人睡眼惺忪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眼前之人,随即一句话也没说,重新低头趴在桌子上继续他那未完成的春秋大梦。

    “哎!我说你个臭小子,有生意上门,你就这态度啊?”

    只见一个女子站在算命摊前,双手叉腰,女子穿着塑身的白色V领T恤,锁骨深壑,肤色白皙粉嫩。

    弧线完美的凶器紧紧地包裹在T恤里面,鼓鼓胀胀的,诱人至极。

    女子精致的脸上已经裹上一层酡红,显然被气的不轻。

    怎么说自己也是女妖里面长相气质也是数一数二的,可偏偏眼前这臭道士从来都不曾正眼看过一次。

    难道自己真的这么不堪入目,要不然这臭道士怎么会不看我呢?

    苏梅溪转头看了一圈,冷冷地哼了一声,她对那些陌生男人没有什么好感,那些人恨不得把眼珠子贴到她的胸上面去,那些男人目光猥琐的让人生厌。

    女子重又低下头看着把头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年轻道士,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小方桌不堪重负的直接四分五裂。

    而年轻道士却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仿佛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支撑着他不让他扑倒。

    苏梅溪嘴角微翘,一脸得意的说道:“哼~臭道士,你吃饭的家伙都离你而去了,你还能睡得着?”

    年轻人这时才抬起头正眼看了一眼眼前之人。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标准的瓜子脸,长发,明亮的眼眸,当得起眉目如画四个字的评价。

    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她的气质,那种独特,坚强,沉静,还带着一丝不惹人厌的骄傲的气质。

    一个没有气质的女人,或许会很漂亮,但一个美丽的女人,绝对都是有气质的。

    所谓女神,就是成功的将气质和容貌结合在一起的女人。

    站在算命摊前的她,无疑是那种可以让无数男人前赴后继的跪拜在她脚下神坛上也在所不惜的尤物。

    年轻人低头看了看寿终就寝的小方桌,这都是这个月第六个桌子了,依着他这种一年都难得有生意上门的态势,照这样下去,裤衩都能陪光,更别说赚钱了。

    记得那是一个月以前,当时也是和现在差不多这个时间,眼前的女子前来找他算命,这小子,好死不死的就看了一眼,当时嘴贱的说了一句:“大姐,观你凶器,日后你必是做小三的命。”从此以后这个女人时不时的就来砸场子。

    也不怪人家姑凉隔三差五的跑来砸场子,谁家的黄花大闺女听到这话不得跟你玩命的掰扯?

    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妖艳无比的女妖。

    年轻人嘴角肌肉抽了抽,嗓音略微干涩,道:“狐妖姐姐,不用这么记仇吧?在这么被你闹下去,我得去卖身赚钱养活自己了。”

    苏梅溪挑眉道:“想我不记仇可以啊!你给我算的命数,你给我解了呗。”

    短暂的楞了一下,年轻人苦笑道:“我要是能解的话早就给你解了,也不至于让你来闹这么多次啊!”

    “解不了,姐姐下次还来。”

    女子说着就转身而去,逐渐消失在人潮人海中。

    年轻道士苦笑的摇了摇头,收起算命招牌起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年轻道士举着算命招牌边走边喊道:“测吉避凶,不准不要钱勒。”

    年轻道士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公园,找到一张靠椅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手把算命招牌往旁边一放,做了个伸展动作。

    此时已经临近晚上十点,公园内也早已没有多少人了,有的只是那么几只出来偷腥的猫儿!

    年轻道士四下看了看,闭着眼睛,语气平淡的说道:“出来吧,跟了我一路,想必你们也累了吧?”

    “啪啪啪”

    黑暗中走出两个人,两个身材迥异的男人,完全是相互在走极端的身材。

    一个魁梧壮硕,将近两米的身高,随便的站在那里就有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另外一个男人相对正常一些,清瘦的身形,一米七出头的相貌,却偏偏长着一张貌比潘安的英俊脸孔。

    浑身却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冷冽气质,冰凉,锋锐,如刀锋,稍微接近一点,就浑身不自在。

    很直观的传达给所有人一种危险感觉,锋芒毕露,典型的不懂或者不屑藏拙的人物,骄傲生冷。

    清瘦男人走到年轻道士身边坐下,看了他一眼,语气平静,淡淡的说道:“狮子找到工作了,在一家名叫复活酒吧的地方做保安。后天上班,起码养活自己是不成问题了。”

    被叫做狮子的大块头脸部却像是发育缺陷一般。

    平静,木讷到近乎死板的地步。

    看到年轻道士看着自己,狮子挠挠头,瞬间绽放出一个能让人错愕的憨厚笑容,人畜无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