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都酒剑仙

章节目录 第0719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大结只局)

    “这四个丫头……哎,现在该都踏实了吧?”夜半时分,丰大仙人从大厅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向酒店后面的小楼走去。

    北海道大酒店经历大战,主楼已是一片狼藉,因此倾城姿早已安排下去了,让丰清扬他们去后面的小楼住,那里并没有遭到破坏。

    丰大仙人被江若曦和苏晓她们绑住了,在主楼大战一场,而晴荷和晴雨她们早就去了小楼了。

    因此出来之外,他也便是直奔小楼而去。

    至于江若曦和苏晓她们,让她们先在主楼躺一会儿吧!

    先前她们还都是叫嚣的厉害,此刻,都跟没了电的玩具娃娃一样,一个个躺在那里,除了大口喘息,再也没有其它多余的动作。

    倾城红和苏晓是一类型的,叫的比谁都凶,但事后也比谁都踏实,四仰八叉的躺在那,不同的是,苏晓青春,倾城红野味十足。

    江若曦最为腼腆,但也最安分,自始至终都只是紧紧抱住他,浑身抖个不停,连大气都不敢出。

    倾城姿受过专业训练,伺候人的确是有一套的,唇舌功夫当真是让丰大仙人开了眼界。

    酣战一场,一壶酒下肚,丰大仙人此刻是飘飘然。

    死鬼师父总是问他为什么不去仙界历练一番?他的回答是,仙界没好酒。

    其实是,仙界哪有这么逍遥,那里的人多是无趣,除了修炼再也没什么别的乐趣了,他才懒得去呢!

    北海道大酒店后面的小楼共五层,古建筑,岛国的古建筑源自华夏古建筑,因此看上去也是颇有风味。

    每一层都挂着大红灯笼,喜庆的很,四周的绿化也是别出心裁,花草簇拥着苍天大树。好似那座小楼是长在秀丽的林间一样。

    每一层的灯都是亮着呢,晴荷她们显然都还没睡。

    丰大仙人本想直接上去找晴荷的,虽说身边的姑娘一大把,但他最喜欢的还是晴荷。

    除了是因为她的乖巧,也是因为她和慕容妙湘有着几分的相似。

    并非是相貌,而是性格!

    可不等他上楼,他就看到五楼的窗户上挂着一幅画。令他虎躯一震。

    画中是一个剑仙,背剑行走在小桥上,四周园林座座;小桥下面流水潺潺,上面飘着若隐若现的画舫。

    那个剑仙就是他啊,最主要的是,这幅画是当年慕容妙湘为他画的。

    那丫头的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丰大仙人不假思索。一个纵身就上了五楼。

    窗户里面古色古香,屋子中间燃着香炉,也是妙湘丫头最爱的牡丹香。

    巨大的山水屏风前面,一个白裙女子在抚琴,虽是没有琴音,但抚琴的架势,和当年的妙湘丫头是一模一样啊!

    会有这种感觉。那是因为抚琴之人身上的白裙和当年妙湘丫头常穿的衣裙有着**分的想象。

    “妙湘丫头?”丰大仙人此刻正飘飘然,外加心中一直觉得愧对那丫头,思念深切,于是不禁轻喊一声。

    “待我学成归来,许你青丝白发!”女子没有应声,而是站了起来,转身走向了屏风后面。

    因为她白纱遮面,而丰大仙人又沉浸在相思之中。因此并没有开启法眼去细查。

    “许你青丝白发……妙湘丫头,对不住了!”这话是他曾经对妙湘丫头说的。

    等他为师父守灵归来,就许她嫁衣红霞,乃至青丝白发。

    可是妙湘丫头大概是怕给他牵绊,因此不等他进山,她就远走了。

    当时他是多么的难过啊,现在再听到这话。更是心痛如绞。

    男儿一世,最失败的不是功不成名不就,而是有愧于自己心爱的女人。

    丰大仙人移步到了屏风后面,他很希望眼前这人真是妙湘丫头。那他一定会用自己的一切来补偿她。

    屏风后面是床,那人已经坐到床上,慢慢放下了帷帐,将自己隐藏其中。

    “命数如此,没有谁对不起谁,思君百年,只求昔日一梦,不知君可否?”少许,帷帐里面传来曼妙之声。

    “若是你能回到老夫身边,老夫必定许你相思放下!”丰大仙人进了帷帐,昔日一梦?过去百年,他多少次想拥有这样一梦啊!

    只可惜,十里桃花散落,早已找不到当年那种感觉,也找不到当年那人。

    眼下昨日重现,他岂能不动情?

    翌日清晨

    朝霞红万里,越过窗户,照在屏风上,好似那上面的山水瞬间有了活力,青山吐翠、大河涛涛。

    帷帐后面亦是香气弥漫,松软的红被子里面,丰大仙人睡的很香,好似当年睡在慕容妙湘那里一样,很踏实。

    修行中人速来讲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很少睡安稳觉的。

    但是在慕容妙湘那里不一样,丰大仙人每次都能睡的很熟。

    与其说慕容妙湘在他这里找到了安全感,不如说他在她那里找到可以长眠的温柔乡。

    “姐夫,你跑哪去了,说好是陪我老姐来度蜜月的,怎么总是玩消失啊?”楼下的喊叫声,将丰大仙人从睡梦中惊醒。

    起身一看,屋里静悄悄的!

    他不禁呆了呆,昨晚那只是一场梦?

    不对啊,撩开帷帐,屏风是那熟悉的屏风,古琴是那古琴,古雅的香炉里面也依然是白烟袅袅,散发着淡淡的牡丹香。

    只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见了!

    丰大仙人眼疾手快,很快就看到那小方桌上面留着一张字条。

    “曾爷爷,对不住了,碎了你的梦,圆了我的梦,我先和薇薇一起回国了,你和曾奶奶好好玩,要是回来的时候你还没消气的话,那就打我的屁屁吧!不过话说回来,你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很有道理啊,那就是天下没有绝对的高手,是人都是有弱点的!果然不假,不可一世的曾爷爷也是有软肋的,也是能打败的嘛,嘻嘻!”

    “臭丫头,看老夫回去不打烂你的屁股!”丰大仙人一拍脑门,事情的始末也便一目了然了。

    都是这丫头搞的鬼啊,也对,除了这丫头,谁会对妙湘丫头这么熟悉!

    心里有些生气的,这丫头当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拿这个来骗他,不知道这是他最大的软肋吗?

    但是呼吸一口气之后,他也便笑开了,丫头说这是碎了他的梦,圆了她的梦。

    实则不然,也是圆了他的梦啊!

    只是他一直拿这丫头当接班人来培养的,所以不忍伤害,怕乱了她的心性,让她日后修行无法集中精神。

    谁知还是没躲掉!

    转身掀开被子一看,床单上洒着点点桃红。

    a市国际机场

    慕容天心和郑薇薇手挽手,一起登机。

    两人都是时尚范十足,郑薇薇是紧身短裙配低领衫,慕容天心则是波西米亚大长裙。

    两人都是戴着太阳帽和大蛤蟆镜,一路哼着小曲。

    “最后问一次,得手了没有?”快要进舱门的时候,郑薇薇拉住慕容天心,退下一点蛤蟆镜,一脸严肃的问到。

    “就不告诉你,急死你!”慕容天心扬眉一笑,然后蹦蹦跳跳的先进去了。

    “平时你都是穿古装的,今天改现代风了,显然是得手了,是也不是?”郑薇薇追了上去,一边将背包塞进行李架,一边笑问慕容天心。

    慕容天心性情大变啊,可见她已经开始向她靠拢了,那就是要做一个知性女人。

    “你知道吗?我和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我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哪怕是他当时的一个表情,我都记的很清楚!”慕容天心所答非所问,“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好讨厌,无怨无悔跑到我家,站在我曾奶奶的灵前胡说八道!可是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感觉真美好啊,他对我来说是神秘的,我对他来说,也是神秘的!”

    “哈哈,我明白了,你们俩现在都不觉得神秘了,那就是一丝不挂了呗!恭喜啊,天心小浪妞!”郑薇薇长笑一声,却不知,整个机舱里的人都在看着她们俩。

    于是乎,慕容天心果断扭过头去,看向窗外,摆出一副根本不认识郑薇薇的架势,脸上的神情要多淡定有多淡定!

    (全剧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