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都酒剑仙

章节目录 第0714章 丰师兄,轻点

    (新的一周,黑马求推荐票)

    “哈,这是你师父和我师父指定的事情,难不成你敢违抗你师父的命令?”雪儿说着,一抖手,不但是抖掉了身上的罗衫,四周也是轰然一声响,莲花绽放,好似她和丰清扬此刻已经走进了一片荷花池,不仅有白莲绽放,还有绿水滔滔。

    “死鬼师父的命令?向来都是不听的!”丰清扬说着,一抖手,道道剑指之气呼啸而来,虽是无形,但却好似万箭齐发,不断冲破四周的荷花莲叶,瞬间就将一片美好景象化为乌有。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雪儿弄出来的幻境,任何一门道法都是包罗万象,剑法如此,符法也是这样,其中有符阵幻术,对于雪儿这个符宗正统传人来说,这些都是基本功,估计早就驾轻就熟了。

    雪儿说的这事,丰大仙人听死鬼师父说过,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但这事他向来不听死鬼师父的,死鬼师父也知道,怎么雪儿还当真了?

    最主要的是,雪儿这丫头以前不是挺讨厌他的嘛,处处跟他作对,似乎就是因为这事,他曾经在九州城当着她的面拒绝了这事,所以这丫头到处找他麻烦,甚至都追到凡人界来了。

    既是如此,今天这是怎么了?

    雪儿乃一颗雪莲幻化而来,不但有着如莲如玉的完美身躯,也是有着如同莲花一般纯净的魂魄,令他动容。

    但是这丫头被符王那老头宠坏了,所以臭脾气很大,这点小小的瑕疵注定他对她兴趣不大。

    “考,你什么意思,别人送上门来你都要,为什么就我不行?我哪点比她们差了?”雪儿很郁闷,哪个女孩喜欢被拒绝的滋味?凡人尚且不能忍。更何况是仙灵?

    “跟她们比… …你的道行的确要高很多,但是她们身上都有一点是在你身上找不到的,那就是与我共患难!”丰清扬砸了砸舌头,随即笑到,“很多事情并非是你看到的那样,或是想象中的那样,我丰清扬浪迹花丛,是女人,只要靠过来,我都会吃掉?不错。女孩子主动靠过来,的确很容易被我吃掉,但也不是绝对的,要靠感觉,像你这种只是想图个新鲜的,我兴趣不大!”

    “喂,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图个新鲜的?”目送着丰清扬进屋,雪儿不禁喃喃,小脸通红。

    被丰清扬说中了啊。她是雪莲化身,哪有七情六欲?

    纯粹是闹不懂,为什么那么多姑娘想跟丰清扬上床,很有意思吗?所以她也想试试。看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这阵子跟慕容天心她们混在一起,她每天都是很困惑啊,凡人的那方面情感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什么能让人那么痴迷?

    她能看得出来。围绕在丰清扬身边的这些个女孩全是杰出之辈,为什么都要死皮赖脸的跟在他后面吗?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了?一会看你会不会就范?”木呆呆的盯着屋里看了一会。雪儿坏坏一笑,然后一个俏丽的转身,消失在一片莲花之中。

    “发现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回屋之后,丰清扬便进了晴荷的房间,见两姐妹依旧是在小声聊着,很开心的样子,他也变得开心了。

    “发现了,富士山,我和老姐老早就想来这里看樱花了,岛国有传说,在樱花树下许愿特别准,我们想去试试!”答话的是鬼精的晴雨,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在换衣服了,她是那种说干就干的人。

    小短裙脱下来,换了一件过膝的小长裙,依旧是百褶裙,陪着淡蓝色的丝袜,清爽靓丽。

    换衣服的时候是直接无视丰大仙人,这丫头真是越发的大胆了。

    “那也是晚上去许愿,你这么猴急做什么?”晴荷看不过去了,要是就他们三个人在这里倒是没什么,隔壁房间还有一票熟人,要是谁突然进来,小姨子当着姐夫的面换衣服,成何体统啊!

    “现在就去啦,天已经黑了,再说了,去晚了估计很难找到樱花树!”晴雨嘿嘿笑,既然能对着樱花树许愿,那天天晚上肯定都有很多人蹲在那里,她们要是去晚了,还有樱花树吗?她可不想和很多人蹲在一起许愿,会不灵的。

    “那… …你要不要一起去?”晴荷冲丰清扬笑到,对于丰清扬,她向来都是不强求的,尽管他们俩现在已经是夫妻了。

    “你们女孩子之间的事情,我这个大老爷们就不掺和了,我在这里等你们!”丰清扬笑到,不是他不想陪晴荷走走,而是今晚要打架,雪儿和倾城姿她们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情,他能看不出来?

    “行,在家洗白白等着我们!”应声的是晴雨,挽起晴荷的手就蹦蹦跳跳的出门了。

    “口无遮拦,以后跟你姐夫说话注意点!”晴雨没有不好意思,晴荷反倒红了脸,在晴雨小蛮腰上掐了一下。

    两个小丫头走了,丰大仙人便坐到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运气。

    这次要跟九头蛇玩玩,那就得出点阴招,老是飞剑的话,容易被人看出破绽来,打起来太累。

    他的道行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储物戒指也就全部打开了,戒指第三层里面全是器灵,以及曾经缴获来的废弃法器。

    当然,还有他以前没事干的时候炼造出来的飞剑,有些是半废品,有些是纯废品,但都是他闲来无聊时候的心血,不是吗?所以他都没有扔掉。

    他这人没什么其他爱好,除了美酒之外,那就是玩了。

    以前还没完结束的东西,现在拿出来玩玩,挺好,顺便在那九头蛇身上试试威力如何。

    有闲情逸致的人一倒腾起来,那就是废寝忘食啊,一边玩,一边还在独自偷着乐呢!

    “姐夫,你怎么没跟慕容老师她们一起去吃饭啊?”少许,套房的门开了,一个俏丽的身影冲了进来,是直接进了房间,同时扭过头来冲着丰清扬媚笑。

    “哦,我不饿,你怎么又回来了?”丰清扬应了一声,是晴雨。

    “那个什么,我老姐非要我把丝袜脱了,说这样才够虔诚,在樱花树面前穿的太妩媚不好,真是的,樱花树又不是菩萨,需要那么郑重其事嘛!再说了,穿丝袜就妩媚了?姐夫,你说我这样妩媚吗?”晴雨是一阵埋怨,说话的时候,走到丰清扬跟前,撩起短裙,然后不断变换着姿势,让丰清扬看她妩媚的双腿。

    “嗯,有点!”丰大仙人点了点头,还不妩媚,简直就是小妖精转世。

    “那你喜欢吗,姐夫?”晴雨嘿嘿一笑,然后直接坐到丰清扬腿上,同时翘起她的双腿,不断在丰清扬胸前蹭着。

    “嗯?合着你这丫头特地跑回来,不是换衣服,是勾引我了?”丰大仙人蹙眉,但手却是放到了小丫头的腿上,还别说,摸起来的确很舒服,这丫头的皮肤弹性很好。

    “讨厌啦,姐夫,不是每次都这么聪明嘛!”晴雨脸红,将小脑袋塞进丰清扬的胸膛,“晚上又不好意思打扰你跟老姐,白天要是再不主动点,怎么办才好呢?”

    “那你就不怕你老姐在下面等的着急?”丰大仙人笑了。

    “没事啦,她在下面看花呢,你知道的,有花的地方,她能玩很久的!”晴雨说着,已经在脱自己的外套了,将她高挺的胸脯呈现在丰清扬面前,准确说是直接抵在他脸上了。

    “很多时候调皮的代价是很大的,你可要考虑好了!”丰清扬伸手在小丫头胸口弹了一下。

    “我知道啦,姐夫,咱俩又不是第一次… …代价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嘛!”晴雨嘿嘿笑,同时也在脱丰清扬的衣服了。

    “既然是你自找的,那老夫就成全你,到时候别后悔就行!”丰清扬二话不说,直接起身,将小丫头按在了沙发上。

    “要这么粗暴吗?”晴雨大惊,小脸早已经红的像熟透的大苹果了。

    “是的,老夫向来都是这么粗暴,现在后悔了?迟了!”丰清扬嘿嘿笑,小丫头,敢在他面前耍花样,别后悔就行。

    “不是啊,我看书上说,你们凡间的洞房都是举案齐眉,而且很温柔的… …喂,我的裤子,你太野蛮了… …好了,我不玩了啦!”其实晴雨并非是晴雨,而是雪儿幻化而来,这点本事她还是有的。

    本来就是想尝尝这其中的滋味,同时尝一下戏弄丰清扬的感觉,将丰清扬玩弄于鼓掌之中,无疑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可是似乎被丰清扬发现了呢!

    最主要的是,这家伙怎么这么野蛮,一抖手,她的衣服就烂了。

    要是直接把她的衣服弄掉下来,直接之余也还有些浪漫啊,可是他是直接弄烂,太狂野了,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她也就有些慌了。

    “都跟你说了,迟了!”丰大仙人三管齐下,挺腰的同时,两手直接抓出,都是直中要害,是直接破了雪儿的幻术,小丫头一脸惊恐的看着他,满脸羞红的同时,脸上也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不过呢,这丫头既然来耍他,那就必须要付出代价,否则以后还了得?

    “轻点可以,拜托了,丰师兄,好哥哥… …轻点啊,好疼… …”雪儿再也不想玩了,只顾求饶,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啊,虽说身体有一种奇怪的异样,令她兴奋,但这种凶猛,让她直上云端,她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