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众星之主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七章 火龙九霄起风云

    佛祖在西天证道,但哪怕是以他的无边修为,也无法改变婆罗门的统治。

    这婆罗妖神的真身早在上个纪元就被过去之佛斩灭,化作灰尘,但是其所遗留的教义,邪念,却始终流传于西天之地,将佛祖遗留的经义牢牢压制,不得超脱。

    这方世界的佛祖也是飞升天外天的大能,不过由于其证得涅槃之境,集齐过去,现在,未来三大劫数的力量,因此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能够看到其现在化身。

    来自于界外的邪魔少年,以“十方俱灭”回溯过去未来,四极八荒。看到了这一股和“佛”永生纠缠,污浊人间的邪神执念,施展禁忌之法,将早就死去的婆罗邪神复活。

    这是一个在力量上不及佛祖,但是在教义境界之上,令得佛门经义都不得不退避三舍的邪神。

    “对于你的传说,朕也有所耳闻,只是可惜了你那邪异的智慧和境界。”

    看到眼前这个不断从天地之间汲取紫红妖气,渐渐显化出双头四臂法相的妖神,伯邑考双目之中泛起淡淡的火光。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和潜藏在苍茫大地之下的龙脉渐渐混合如一,以自身梦蝶之术吸纳龙脉精元。

    “天界小鬼,本神就让你知晓,你引以为傲的帝尊之位,只不过是因为本神不感兴趣而已。“

    婆罗邪神在西天之地传播集聚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信仰之力汇聚成长河,夹裹着一柄恍如紫晶铸成,通体琉璃的戒刀落到了两人之间。

    “看,就连你的魔刀也被‘佛’变成了戒刀,化作了其传承佛兵之一。哪怕是你再次复生,降临人间,最终的结果还是不会变的。”

    伯邑考看到曾经威震三界的琉璃魔刀清净祥和,就算是落到婆罗这个妖神手中,也无法再恢复那种肆虐苍生,毁灭生灵的凶气。眼眸之中微微露出一丝遗憾之色。

    传闻佛陀成道之后,游行西天,来到一个国度。

    因为盛产佛门七宝之中的琉璃,被称为琉璃国。国内有马贼横行。贼首嗜杀成狂,喜欢以一柄琉璃魔刀削人骨肉生祭,崇拜婆罗妖神。

    佛陀独闯贼巢,惨见尸积如山,血流成河。静如止水的佛心不禁燃起忿忿之火,从法体烧出,焦土焚天,尸山成灰净化,怨气升天。

    贼首深受妖惑,以琉璃魔刀剖入佛陀法身,却哪里知晓佛法无边。

    佛心之火洗练魔刀血性,驱使它歼灭婆罗妖邪,断绝祸世恶根。其后琉璃刀滤尽魔性从善,见证“众生皆可成佛”。成为惩恶扬善之佛兵。

    更寄托了佛陀所创的无上绝学,如来神掌第二式。

    “那么你可知为什么‘佛’的神通无尽无量,法力远远超越本神,但在人间教义之上,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败给了本神?”

    婆罗紫红色的眸子绽放出诡异玄奇的妖芒,人世间积攒了无数年对于他的怨恨,恐惧,乃至是崇拜等等信仰念力,被其以无上魔法凝聚成了自身的双头四臂法相。

    就在这个时候,伯邑考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来自于西天的可怕妖神。已经臻至自己生前最巅峰的状态。

    “这也是朕好奇的问题,以佛的无量之境,朕实在是想不到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但是为什么他传承的佛门在西天被你婆罗门压制。甚至濒临灭绝。”

    伯邑考虽说已经踏足终极,三界之中哪怕是元祖天魔,在境界之上也只不过是和他齐平而已。但是对于女娲,佛陀这等飞升天外天的巨神大能,还是无法揣测。而他的疑问,在婆罗妖神手握戒刀。绽放出无穷光华之时,也有了一个很可怕的答案。

    “很简单,因为苍生就是魔,有苍生处便有魔,灭魔便是灭苍生。佛不忍灭尽苍生,所以无法灭尽天魔,自然就败给本神了。纵然有天道般无敌地力量,却没有天道般无敌的心境。佛,毕竟只是最接近天道的人,而不是真正的天道!”(注一)

    对于这句话,伯邑考沉默了。他没有料到,真相是如此的简单,却又如此的残酷。

    “天界小鬼,本神虽说真身早就被佛斩灭,但元神却游荡在这方世界的时光长河深处,无边岁月对我来说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对于这方世界的过去未来,也有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感知,虽然你隐藏的很好,但本神却是看到了,在末劫之中,你所掀起的滔天红光。”

    婆罗妖神刚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一股炽烈如火,恍如大日横空,高山大海触及就会被煮成石浆,蒸发成水汽的可怕高温。

    这是一道化作赤红火龙的剑气!

    三界众生从来都没有见识过这样恐怖,这样浩大的剑光,就像是将天穹之上的大日光华汲取一空,地心之中的太古毒火抽取而出,在无边浩瀚的龙脉精元之下混合归一,以人道之中苍生最炽烈正义的信念为剑器承载,对着众生之敌斩落。

    面对这一剑,婆罗妖神只感觉到自身就像是在与整个人道作对,引以为傲的邪恶教义在无边正念的冲击之下,被撕得七零八落。

    借助千万年积累的信仰念力凝聚而成的巨**相,在赤红剑气之下,仅仅是坚持了一瞬,就被蒸发消融,化作一缕缕紫红黑气,消散于天地之间。

    轰!

    关键时刻,若不是婆罗妖神将手中戒刀挡在灵台之前,激发了这柄琉璃刀之中“佛”遗留的神掌力量,恐怕已经和自己的法相一样,被焚化为虚无。

    “你这是什么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一阵沉默之后,婆罗妖神无法置信的将琉璃戒刀抵在自己身前,阻挡四周不断横溢,斩击的赤红剑光余波。如果不是清晰感知到自己聚拢千万年信仰积累的法相彻底消失,他也许会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朕是天帝传人,三界之主,所使用的,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天剑’!”

    伯邑考说话之间,苍茫大地之下,横贯九州,遍及神州四海的巨大龙脉微微翻了个身。这一个对于常人来说十分细小的动作,对于这方世界,天地寰宇来说,却像是末日一般。

    天界,正在借助“昊天镜”观看三大帝尊和三大天魔在人间交战的玉皇大帝,面色已经十分阴沉。特别是当他看到伯邑考和青帝两人展现出终极境界之时,心底徒然升起一股杀意。

    四御之中,玉帝号称第一,并不是虚言。

    《浑天宝鉴》的“玄宇宙”境界,便是能够令人在没有踏入终极之时,就可以提炼宇宙之气,以取巧的方法拥有终极的力量。

    虽说这种终极遇上罗刹这种真正的终极之时,会有些不足,但是也足可以令玉帝威压天界,号称天帝之下第一尊。

    轰隆隆!

    就在玉帝心头闪烁一个个算计之时,因为龙脉翻身,三界至高的天界好似被巨人掀翻了一样,不断摇晃,震荡。

    九霄云层之上的雷霆,更像是失去了束缚的凶兽一样,肆虐星空,将空间裂开一道道的缝隙。

    “他竟然真的可以操纵龙脉之力!”

    作为三界最古老的神灵之一,更是在女娲坐下修行过的天界帝尊,玉帝自然明白伯邑考为什么能够在一剑之下,斩灭了婆罗妖神凝聚了自身亿万信徒念力蜕变而出的法相。

    这方天地由造父之龙自混沌之中开辟,随后龙逝其精元为五行之气,化作天地之间的无穷灵机,潜归山川地脉,泽被苍生,孕育皇者。

    可以说三界的根基就是在人间苍茫大地之中沉睡的龙脉,这是一股浩大到足可以媲美数百个元祖天魔的可怕力量。

    伯邑考之前,也有无数修为通天,领悟终极的仙神妖魔想要窃取龙脉之力,但是萤火岂能触及太阳,神魂俱灭就是他们的下场。

    哪怕是以天帝女娲这等金仙巨神,对于龙脉之力也只有敬畏,不敢有丝毫的异念。

    也许现在飞升天外天的他们有能力收复这条浩大的龙脉,但是只要还在三界之中,没有超脱这方大千世界的存在,任何触及龙脉的仙神妖魔,都脱不了化作灰烬的下场。

    但是在今天,神迹出现了。

    玉帝绝对不会看错,“昊天镜”洞察大千,只要是现在之事,都无法瞒过这件神兵。他能够从容的将紫微大帝斩出的天剑从最细微的粒子层次分析,得出结果。

    这一剑以人道信念为器,天火为锋,地火为刃,龙脉之力为脊。不要说是婆罗妖神了,玉帝怀疑,就算是元祖天魔重生,也不一定能够在正面接下这无比可怕的“天剑”。

    “轮回人间,令得他们做出了这样的突破?!”

    第一次,玉帝对于自己当初的决定,产生了动摇。

    “如果说青帝是万载修行厚积薄发的话,那么这圣帝,当真不愧是天帝选定的传人,这等资质,旷古烁今!”

    “看来,为了至尊之位,朕也不可以独善其身了!”(未完待续。)

    ps:  注一:这一句前面大半出自《黑山》,后面下半句是我加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