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官场之财色诱人

章节目录 第八百百五十二章 交友需谨慎

    监察局局长常冉泰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出头,身材看上去挺高大的,精神头也不错,只不过唯一遗憾的是脑袋已经谢顶了,席间很少提及林蕊馨进监察局的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李广臣亲自过来作陪,常冉泰自然不敢马虎,这件事情也就没必要摆在明面上去说。

    倒是林蕊馨带来的那名同学让姚泽有些诧异,那个叫张的女孩对常冉泰表现的太过殷勤,频繁的给常冉泰敬酒让姚泽预感到一些不好的端倪。

    而张敬给常冉泰的酒,常冉泰来着不拒,眼神中的暧昧意味越发浓重起来。

    姚泽不由得微微蹙眉,对于张的人品不敢恭维。

    常冉泰没来之前张开始还试图接近李广臣,只不过李广臣年龄稍微大了些,看上去更加威严,对于张主动先上去的殷勤也没多大的兴趣,张为人也算激灵,看出李广臣对自己没什么意思,就知难而退,倒是知道进退。

    等到常冉泰来了之后,她又把心思琢磨到了常冉泰身上,常冉泰似乎对张的殷勤很是受用,张在席间也就越发的活跃起来。

    李广臣见到这种氛围不由得朝姚泽看了一眼,姚泽与李广臣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饭局结束前,李广臣笑着对常冉泰提了一嘴道:“老常啊,姚主任她妹妹的事情你还得多费心才是。”

    常冉泰喝的满脸通红,听了李广臣的话,他乐呵呵的点头道:“李部长放心,这件事情我肯定给办好,只不过刚去可能不能进编制,让她先在监察局干着,等时机成熟了我想办法帮她进编制。”

    林蕊馨听了常冉泰的话,就一脸兴奋的道:“那我先谢谢常厅长了。”

    常冉泰笑着摆手道:“小事儿,等进了监察局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常冉泰对林蕊馨如此热情完全是看了李广臣的面子,姚泽虽然和常冉泰同级别,但是常冉泰并不怎么看重姚泽,两个又不是直属于一个部门,没什么可巴结的。

    林蕊馨旁边的张听了常冉泰的话,心里无比羡慕林蕊馨好命,偷偷看了看林蕊馨另一边意气风发的姚泽,张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把目光看向那个秃顶的常冉泰,心里开始有了自己的心思。

    饭局结束,林蕊馨坐着姚泽的车子,准备去姚泽那里,但是又不好意思丢下张一个人,就对等在酒店门口的向成东说:“成东哥,要不先帮我把送回去吧。”

    张听了林蕊馨的话,赶紧摆手道:“不用麻烦,我自己走就是了。”而后瞧见常冉泰和李广臣告别,就和林蕊馨交代一句之后赶紧朝着常冉泰那边走去。

    常冉泰没想到张会主动要求坐他的车子,此时他喝多了酒,看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小腹就有些胀热起来,对于张的要求,常冉泰自然答应下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坐进监察局的车子,任何离开了酒店。

    李广臣和姚泽站在大门口又聊了几句才离开。

    坐进车中,姚泽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座椅的林蕊馨,有些不悦的道:“蕊馨,你以后不许和张这样的女孩来往。”

    林蕊馨没想到姚泽对张如此不满意,就诧异道:“哥,为什么呀?”

    “还为什么,你不看看她今天的表现,什么意思啊,是陪酒女么?”

    林蕊馨悻悻道:“她可能就是这种性子吧。”

    一旁的黄文璇却摇摇头道:“蕊馨妹子,你哥说的对,张这姑娘人品确实不怎么好,心思太多了,你太过单纯,还是离她远点毕竟好,免得被她利用了。”

    林蕊馨道:“她和我住一个寝室一年多,我怎么没发现她人品多差呀?”

    黄文璇苦笑道:“那是因为你们还在学校上学,学校的学生比起社会上的人要单纯许多,等你们接触到社会之后一切就变了,那个张便是了,她的心思太过复杂,你们不适合做好朋友的。”

    姚泽抢着说:“连朋友都不要做,我怕她带坏你。”

    “哥,有那么夸张吗。”林蕊馨郁闷的道。

    黄文璇苦笑道:“做一般朋友倒是没什么,做任何事情都别做的那么绝,和张的关系只能慢慢疏远,不能一下子断掉。”

    林蕊馨嘴上答应下来,心里却不相信张有那么恶劣,两人之间相处了一年多,称得上是好朋友,张应该不像是心思不正的女人。

    ……

    监察局局长常冉泰的车中,张和常冉泰坐在后排座椅上,气氛显得有些沉默,张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常冉泰粗重的呼吸声,这种声音倒是让张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呼吸也变的有些不顺畅起来。

    张悻悻笑了笑,说:“车里有些闷,常厅长介意我开下车窗吗?”

    常冉泰笑着点头道:“你开吧,没事儿。”旋即又对张试探的问道:“你和姚主任的妹妹是同学?”

    张笑着点头。

    常冉泰道:“那你不也快要毕业了?”

    张悻悻的道:“是啊,和蕊馨一样呢。”

    常冉泰笑道:“毕业了打算做些什么?”

    张咬咬唇,叹气道:“我也不知道呢,其实我和蕊馨一样,都不喜欢做什么律师,但是我没有蕊馨命好呢。”

    常冉泰似笑非笑的望着张,问道:“你也想进监察局?”

    张眼神一亮,带着希冀的目光望着常冉泰,忐忑的问道:“常厅长,您可以帮帮我吗?”

    “这个嘛。”常冉泰朝着张身上打量一眼,说话有些犹豫。

    张赶紧表态道:“常厅长,如果您能够把我弄进监察局,以后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哈哈,好说好说。”常冉泰得到张的表态,哈哈笑了起来,道:“这样吧,我留个电话给你,明天你抽时间过来找我一趟,咱们再谈谈具体的事宜。”常冉泰笑着拿出手机,表情中多了一些贪婪。

    张点点头,双方互留了电话号码,车子在燕京大学门口停了下来,临下去前,常冉泰满含深意的对张说了句,明天我等你电话。

    张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在人来人往的校园中,脑袋一片混乱,若是对象换做姚泽那样的,张也就不纠结了。

    常冉泰长相实在是不敢恭维,而且年龄都快可以当她爸了,他对张的暗示非常明显,张自然能够明白。

    张有些纠结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反过来想想,自己现在又不是处,让他上一次又怎么样?就当是被狗咬了,但是好处却很多,至少自己可以进入机关单位,说不定以后还能进编制,到时候怎么也得比混律师强吧。

    思考再三后,张有了定夺,重重的吁了口气,心里又觉得有些亏欠男友胡凯南,犹豫了一下,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

    燕京,陈军翔别墅地下室。

    陈军翔昂首而立,望着身姿卓越的冷雪,出声问道:“让你派人打探的事情打探清楚没?”

    冷雪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而后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道:“你的妻子和女儿打算背着你偷偷逃跑,她们要逃离这里,离开燕京!”

    “离开燕京?!”陈军翔冷着脸道:“你确定?”

    冷雪点头道:“订了三日后去美国的机票,看来她们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啊,你这么精明的人都被瞒住了。”

    陈军翔眯着眼睛道:“是我太信任她们了,竟然想着离开我,真是太伤感情了,王兰芝啊王兰芝,看来你在这个家过的是太快活了,不该你一个教训你是不会老实的。”

    “冷雪,你……”陈军翔刚要吩咐冷雪,突然又止住了话语,阴沉的笑着道:“算了,让她们准备把,她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我要让她们在逃离的当天被抓,让她们尝尝心如死灰的感觉,让她们感受一下再迈出一步就能成功,却死在成功之前的那种疼苦感。”

    “毕竟是你的妻儿,你只要这么痛恨?”冷雪嗤之以鼻的对着陈军翔露出一个鄙夷的眼神。

    陈军翔却滋滋怪笑了起来,发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奸笑,而后沉着脸呼吸沉重的道:“妻儿?我这辈子就没有过什么妻儿,现在的这对妻儿只不过是别人的老婆和孩子罢了,至于我,从来没有过。”

    “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么多!”陈军翔突然脸色转冷,道:“你只有替我办事就行了,其他的任何事情都轮不到你多嘴。”

    冷雪冷傲的望着陈军翔,冷声道:“别用这种态度我这么说话,我不是你的下人,你要搞清楚,是你请我来的,而不是我求着帮你做事!”

    陈军翔脸色阴沉的看了冷雪两眼,而后冷哼一声,迈着步子走出了地下室,等到了别墅大厅,陈军翔咬牙切齿道:“接着嚣张吧,等所有的事情办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