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官场之财色诱人

章节目录 第八百四十六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姚主任不管是在江平还是在燕京都是风流无限啊!”纳兰离朝着姚泽身边的林蕊馨和黄文璇看了一眼,见两个女人都是一等一的姿势,顿时就沉着脸,为堂姐纳兰冰旋不值和恼怒。

    姚泽看出了纳兰离这小子心中的不平,不过在场人太多,姚泽也不好说什么,故意笑着打趣道:“你小子别胡说八道,里面一个是我妹妹还有一个是我同事,你小子思想也太肮脏了吧,到下面去做了镇长倒是学会打官腔了,真行啊你。”

    纳兰离原本是想骂姚泽两句的,但是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轻哼了一声,道:“和你别我差远了。”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吃火药了?”姚泽没好气的瞪了纳兰离一眼,而后道:“找个地方坐坐。”

    纳兰离拒绝道:“我很忙!”

    姚泽撇嘴道:“忙着逛街?”

    纳兰离不给面子的道:“对,没时间陪你坐。”

    “纳兰……怎么和姚泽哥说话呢。”李芳然轻轻碰了纳兰离一下,而后挤出笑意对姚泽解释道:“他晚上心情不好,姚泽哥你别介意啊。”

    姚泽摆手道:“我能和这小子一般见识?在江平的时候这小子给我惹的麻烦还少了?若是和他斤斤计较,他早被我赶回燕京了。”

    纳兰离听了姚泽的话,心里的怒气微微减退,想想也是,自己到华北之后一直都是姚泽在帮助自己,可是想起自己堂姐那可怜的模样,纳兰离又恼怒姚泽的无情,纳兰离可是知道纳兰冰旋以前是什么性子,对于男人根本是不屑一顾,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能够对姚泽如此痴情,纳兰离是万万没想到的,但是姚泽这混蛋竟然不知好歹,辜负了纳兰冰旋,纳兰离又怎么能不生气。

    “去坐坐。”姚泽又说了一声,这次正色了许多。

    纳兰离盯着姚泽看了两眼,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答应下来。

    林蕊馨在一旁乐呵呵的道:“我知道前面有一家ktv不错,要不咱们过去?”

    姚泽见众人没有意见就点点头,答应下来。

    一行人到了商场附近的一家ktv,要了个包厢,坐进去后姚泽把酒水单子递给纳兰离让纳兰离点酒。

    纳兰离心生报复,专门挑最贵的洋酒点,姚泽看了不由得觉得好笑,一旁的李芳然又是轻轻推了纳兰离一下,暗示他适可而止。

    姚泽坐下后刘羽菲随后坐在了姚泽身边,一阵淡雅的清香扑鼻,姚泽忍不住轻轻嗅了一下,只感觉神清气爽,刘羽菲似乎发现姚泽这个细微的小动作,俏脸不由得一红,小心脏扑通扑通加快了跳动。

    “羽菲,最近在忙些什么?”姚泽率先开口问道。

    刘羽菲咬咬唇,声音轻柔的说:“自从香港的那部戏拍完之后一直在休息。”

    “哦?”姚泽诧异道:“累了?”

    刘羽菲点点头,打趣的笑道:“最近不想接活了,反正钱够用。”

    姚泽赞成的点头道:“对,没必要让自己太累呢。”

    刘羽菲斜着眼睛忍不住偷偷多看了姚泽两眼,而后低声对姚泽说:“姚泽,我……我可能要移民了。”

    “啊?”姚泽诧异的望着刘羽菲,不解的问道:“为什么突然要移民呢?”

    其实刘羽菲并不想移民,这里有她太多美好的回忆,更有她喜欢的男人,但是刘羽菲的母亲已经做了觉得,打算移民去美国,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躲避陈军翔,刘羽菲的母亲早就发现陈军翔暗中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生怕有一天陈军翔丧心病狂伤害了她们母女,所以她打算偷偷的带着女儿移民,反正这几年女人拍电影、电视剧以及一些广告代言赚了不少钱,根本不愁没钱花,所以刘羽菲的母亲正在把财产往美国转移,等时机成熟了就带着女儿离开。

    刘羽菲从小和她母亲相依为命,她母亲要去美国,她自然不能不答应,她可不愿意看她母亲年龄大了还得孤独的一个人住在异国他乡。

    只是想到这次离开之后恐怕永远都见不到姚泽了,刘羽菲心里就隐隐作痛,原本离开的消息刘羽菲不应该这个时候透露出来,但是她还是没能忍住,她想告诉姚泽,看看姚泽是什么态度。

    姚泽问刘羽菲为什么移民,刘羽菲却不知如何回答,难道告诉姚泽,为了躲避他干爹?

    “我母亲想起国外生活。”刘羽菲挤出笑意,找了个借口说道。

    姚泽哦了一声,心中倒是有些失落,他没对刘羽菲抱有什么幻想,毕竟他招惹了太多的女人,不想再让刘羽菲因为自己而痛苦,姚泽也能够感受到刘羽菲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姚泽必须忍住,放手是姚泽唯一能够做的。

    “那……那我提前祝你一路顺风。”姚泽心里空落落的说道。

    刘羽菲听了姚泽的话,心里失望透顶,没想到幻想了那么久的挽留只是换来一句‘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酒水上齐,刘羽菲打开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喝尽,而后笑着对姚泽说:“恐怕以后咱们再也没机会见面了。”

    姚泽能够感受到刘羽菲话语中浓浓的悲伤,心情也受到感受,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原本把众人喊来只是为了和纳兰离聊聊他堂姐纳兰冰旋的事情,谁知道得到刘羽菲要离开的消息,姚泽心里着实有些接受不了,事情太突然了。

    “不会的,以后有机会出国了可以去找你呢。”姚泽笑着安慰刘羽菲。

    刘羽菲却摇头道:“别骗我了,你是国家干部,哪有那么容易出国。”

    姚泽笑了笑,给自己点上一支烟,说:“那你可以回国内来看我们这些朋友呀。”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林蕊馨挤到了姚泽这边来,刚才见姚泽一直和刘羽菲聊个没完没了,林蕊馨就有些醋意了,刘羽菲长的确实非常漂亮,让林蕊馨这小丫头感受到了危机,见姚泽一直不停的和刘羽菲聊天,林蕊馨就主动凑了上来,笑嘻嘻的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刘羽菲朝着林蕊馨笑了笑,把心中的难受藏了起来,问姚泽道:“这位就是你妹妹吗?”

    姚泽点头道:“对,她叫林蕊馨。”然后又对林蕊馨笑道:“这位你应该不陌生吧?国内当红女星,刘羽菲!”

    “啊?你是刘羽菲,怪不得看着有些熟悉。”林蕊馨惊诧的望着刘羽菲,然后啧啧出声道:“像,太像了,银幕里面的刘羽菲比你要妖艳,你看起来更加接地气。”

    姚泽没好气的道:“什么太像了,她本来就是刘羽菲。”

    刘羽菲听了林蕊馨的评价,抿嘴笑了起来,说:“银幕上是因为化了妆,现实生活里面要更加素颜一些呢。”

    “啊,这么说你真是刘羽菲?”林蕊馨一下子从沙发上蹿了起来,这动作倒是把姚泽吓了一条,一脸无语的问道:“你想干嘛?”

    林蕊馨在桌上找了半天没找到需要的东西,就干脆把自己外套脱了下来,然后露出里面的白色小衫对刘羽菲笑道:“我寝室的一个室友特别喜欢你,可以帮我签个名么?”

    刘羽菲笑着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有笔吗?”

    “哥,那笔来!”林蕊馨朝姚泽喊道。

    姚泽没好气的道:“我没有!”

    林蕊馨就一把夺过姚泽手里的皮包,嘴巴里嘟囔道:“怎么可能,你们这些领导出门哪有不带笔的!”

    姚泽没好气的道:“领导出门为什么非得装笔?”

    林蕊馨一副理所当然的道:“那个领导不装笔(装逼)”

    姚泽听林蕊馨的语调不对,顿时就瞪着眼睛道:“找揍吧?连你哥都敢骂!”

    林蕊馨不理会姚泽眼神的威胁,咯咯笑着从姚泽包里掏出钢笔来,得意的在姚泽面前晃晃,哼哼道:“看,还说你不装逼!这是什么!”

    刘羽菲在一旁听了这对‘哥妹’有趣的对话,忍不住娇声笑了起来,刚才心里的阴霾消减了不少。

    林蕊馨把钢笔递给刘羽菲,笑道:“麻烦你啦刘小姐,就签在衣服上吧。”

    刘羽菲接过钢笔,笑了笑,在林蕊馨小衫上签了自己名字,林蕊馨如获珍宝一般,开心的不得了,顿时就和刘羽菲打的火热,早就把刘羽菲这个‘情敌’的身份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林蕊馨只是觉得如刘羽菲这种当红明星,人长的又那么漂亮,怎么可能看上姚泽,所以自动把刘羽菲排除在了敌人的名单内。

    抽林蕊馨去唱歌的空挡,刘羽菲轻声对正在喝酒的姚泽问道:“我走的那天可以去送送我吗?”

    姚泽怔了一下,而后慢慢把酒吧放下,笑了笑,说:“可以,应该的,咱们是朋友,我自然要去送你。”

    “朋友!”刘羽菲嘴巴里反复重复着这个词,而后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道:“为了咱们是朋友,干一杯。”

    “干杯!”姚泽举起杯子和刘羽菲轻轻碰在一起,两个玻璃杯放出清脆的声音,慢慢回荡在两人耳边,荡荡悠悠的两人似乎回到了江平初见时,一幕幕的浮现在了脑海中,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既然不能在一起,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放手,斩断那不应该幻想的最后一丝希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