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章节目录 第一二八七章 横扫千军!

    看到这一幕的官军同时头皮发麻,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火炮,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山丘,差不多有上千门那么多!

    冲在前头的骑兵们看的更清楚,那些火炮的式样,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短小精悍!

    与官军只能用来守城、攻城的巨大火炮不同,这些小炮首尾不过三尺,周身数道铁箍,炮头由两只铁爪架起,炮尾还有铁绊,炮身牢牢的抓在地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威风凛凛!

    每门小炮周围都有三名炮手,分工熟练地填充炮弹,插上引线,点燃了火把,几个呼吸便完成了射击准备!显然不知操练过多少次!

    刹那间,所有官军都升起不祥的预感,朱瞻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感觉自己似乎犯了致命的错误——王贤的中军根本不是软柿子,而是要人命的杀手锏!

    “殿下放心,大炮打骑兵,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勋贵们赶忙安慰朱瞻基,也是在自我安慰道:“看着虽然吓人,但杀伤不了几个人!”

    哪还用他们说,朱瞻基焉能不知实心的炮弹对成分散队形的骑兵,造成不了多大的杀伤!可王贤既然敢这样安排,就一定有他的原因!

    但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官军的骑兵已经冲到了距离敌军一里之内,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

    “放!”龙五爷须发皆张,用尽全身力气暴喝一声。

    炮手们便齐刷刷点燃了大炮的引信,引信呲着火花急速的燃烧,轰隆隆的炮声震天响起!

    万炮齐发的威势实在太过恐怖,就连王贤军的将士也被震得双耳轰鸣,什么都听不见。战马也被惊得上蹿下跳,险些失去控制!

    但所有人都顾不上自己的耳朵,目瞪口呆的看着直面火炮的那些官军骑兵……

    只见冲入大炮射程之内的一万多骑兵,已经只剩一半之数……

    所有人都无法忘记眼前的场面,地上密密麻麻躺满了士兵和战马,负伤的战马和士兵惨叫的在地上挣扎,全身都是鲜血淋漓的弹孔,看的人亡魂皆冒!

    幸存的五千人马,也是个个带伤!虽然惊恐万分,但他们已是有进无退,更不敢停在原地,只能死命抽打着战马,想要冲过这片死亡区域,杀到山丘之下!那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此时此刻,唯一没有震惊的一群人,就是山丘上的炮手,他们争分夺秒的清理炮膛,重新填充弹药,给大炮插上新的引线。

    但官军骑兵的速度实在太快,已经冲到山下一百丈距离,而装填尚未完成!

    “冲啊!”张軏也血红着眼睛,催动后续的骑兵继续压上,绝不能让官军的火炮再逞威了!

    张軏的喊声未落,那令人恐惧无比的炮声再次隆隆响起,王贤军的火炮居然再次齐射开来!

    那在第一次炮击中幸存的五千骑兵,便被抹杀在战场上!

    他们死不瞑目,因为明明看到敌军的炮手还没有完成射击准备!

    远处的朱瞻基心里却明明白白,第一次开炮的时候,王贤的千门大炮肯定只有一半发射,另一半则间隔了十几息才发射。

    这是明军再熟悉不过的分段射击之法,只是被王贤用在了炮兵上!

    他也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大炮炮膛中,发射的根本不是实心炮弹,而是成百上千的散弹!。

    “冲啊!不要停!”张軏已经疯了,他拼命催动战马,向着敌军直接发起了冲锋!他好容易才从太子那里,争到了这个率领骑兵进攻,将王贤践踏成泥的机会!怎么能就这样轻易败下阵来?!

    在张軏率领下,官军骑兵向着王贤军发起了更加疯狂的冲击!

    与那些杂牌军队不同,他们是骄傲无比的上直卫!归皇帝直接指挥的皇家禁卫军!

    太子就在他们身后,京城他们就在他们身后,浸骨血的使命感,绝不容许他们向敌人低头!

    他们又向前冲了三十丈,王贤军的大炮第三次轰鸣,又是数千骑兵消失了……

    但骑兵们已经不顾一切了,他们眼中只有不断逼近的敌军!最前头的千余名骑兵,在张軏率领下,终于冲到了王贤军的三十丈内,眼看就可以杀入敌军阵中,为死去的袍泽报仇雪恨了!

    然而,此时,密集而清脆的枪声响起来!王贤布置在山坡下的一万步军,向冲到近前的骑兵展开了射击!

    一万步军全都手持火枪,倚着山坡排成六列,同样是一半装填、一半射击,威力虽然远逊炮兵,但胜在精准!

    千余名骑兵纷纷惨叫着中弹落马,转眼只剩寥寥数骑,张軏人马都身中数弹,满身是血,依然狂呼着向前冲锋。

    又是一阵枪响,王贤军的射手补中了残存的敌兵,阵前再无一人。张軏冲到距离王贤军射手只有一丈距离,战马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地,将他狠狠的甩在地上!

    张軏口鼻喷血,用尽最后的力气抬头看一眼山坡上的那个人,终于气绝而亡……。

    张軏阵亡的同时,后续的骑兵依然在冲锋,然而任他们如何拼命,都冲不破这枪与炮交织而成的生命禁区。区区百丈距离,战马冲锋不过几个呼吸,所有冲到这里的骑兵,却全都被无情的抹杀!

    这一切说起来很长,其实不过短短百息时间,半数官军骑兵便阵亡在王贤军阵前。半里见方的战场上,层层叠叠堆满了人马尸首,流淌的鲜血已经形成了一条条小河沟……

    剩余的官兵骑兵终于停了下来,他们的勇气终于在恐怖的枪炮轰鸣声中荡然无存了。这根本不是他们所了解的战争,这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就算他们还有勇气冲锋,那堆积如山的尸首,也足以让战马寸步难行,成为敌军的活靶子!

    王贤立即命人吹响了号角,两翼的山东骑兵愣了一下,才从无边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那是他们进攻的命令啊!

    邓小贤和杨荣赶紧收起纷杂的情绪,催动部下向官军骑兵包抄过去!

    官军骑兵已经魂飞胆丧,勉强举起兵刃抵抗,但攻击软绵无力,完全不是山东骑兵的对手!

    甫一交手,几乎是一触即溃。纷纷调转马头,疯狂的向后逃窜……

    这一逃不要紧,立即引起了连锁反应,同样被吓傻了的官军步兵也跟着调头就跑。

    看到溃兵铺天盖地而来,后阵的步兵也跟着逃跑。就连朱瞻基的中军,也败军的冲击下,不得不狼狈撤退。被侍卫扶到马上的太子殿下,却死活不肯调转马头,他根本无法相信,完全无法接受,自己就这样败下阵来……

    实在太快了,快的他根本来不及反应,甚至连一道应变的命令都没有发出,就这样兵败如山倒了!

    “殿下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陈芜拉着朱瞻基的马缰,焦急万分的催促道。

    因为过于强调步骑协同,朱瞻基的中军也跟着过于靠前,距离王贤军不过三里。眼看着王贤的两万骑兵,已经尾随着溃兵,就要杀到他的中军面前了!

    “我不走!”朱瞻基怎能接受这样的失败,状若疯虎的嘶吼道:“那些该死的步兵为什么逃跑?他们明明可以挡住王贤的骑兵!”

    朱瞻基说的一点没错,如果官军步兵保持勇气,至少挡住王贤的两万骑兵不在话下,那可是足足十二万人啊!

    但是,战争从来不是简单的算术题,而是极其复杂的方程式,其中心理因素又是最大的变量!一旦心理崩溃,多少兵马全都等于零!

    王贤隆隆的枪炮,彻底击溃了官军的心理。除了溃逃,他们已经做不了任何事情,而溃逃一旦开始,就会像现在这样,迅速蔓延全军,谁也阻止不了!

    “这仗没戏了殿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陈芜使劲扯了一把朱瞻基,想把魔怔了的太子殿下拉回现实。

    朱瞻基这才失魂落魄的回过头来,两人却悚然发现,就这一耽搁,王贤军的骑兵已经像两柄尖锥,深深插入了己方阵中!

    守卫中军的骑兵毫无战意,纷纷策马逃跑,留下数千没有跑掉的步兵,簇拥在太子殿下和一群侍卫身边,让他们骑着马都跑不出去……

    王贤的骑兵毫无阻碍,便穿透了朱瞻基的中军,然后完成了包抄……

    显然,朱瞻基才是他们的第一目标!

    眼见被敌军包围,官军步兵自然拼命突围,但王贤的骑兵越聚越多,挥舞着马刀疯狂的砍杀着包围圈中的步兵。

    包围圈越缩越紧,官军步兵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朱瞻基、陈芜和几十名侍卫,被王贤的骑兵里外三层围在圈中。

    一众侍卫不甘就这样放弃,还想杀出一条血路,护着太子殿下逃走!然而他们武功再高,也无法与阵势森严的骑兵相抗,很快也被斩杀待尽。

    朱瞻基绝望的看着四周的王贤骑兵,拔出剑来便要自刎!却被一道寒光打飞了宝剑……

    他苦笑一声,看着那些骑兵分开一条通道。

    王贤出现在朱瞻基的面前。

    闲云跟在王贤的身后,那道寒光显然是他的杰作。

    朱瞻基眼里却只有王贤,他垂下两手,定定看着自己昔日最好的朋友,如今成了将自己彻底击败的敌人,一时竟无言以对。

    王贤也定定看着朱瞻基,同样也一言不发。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