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章节目录 第一二八五章 为何而战?

    朱瞻基命张軏撤军,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如果换一个对手,他会让张軏在大兴挡住敌军,自己则火速率军南下,与张軏合兵夹攻。

    毕竟通州距离大兴不远,大军一天就能赶到。常理来讲,凭着大兴完善的防御体系,七万大军怎么也能撑上一天……

    可对手是王贤啊!那个用兵如神、攻无不克的妖孽,朱瞻基哪敢用常理度之。说别人能一天攻破大兴防线他不信,可是换了王贤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如今的太子殿下已经到了输不起的地步,他根本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身上,根本不敢冒任何风险,只能将各处兵马集中在自己手中,以绝对的兵力优势,碾压王贤的阴谋诡计。

    一力降十会!

    当得知王贤出现在永定河,统领五万大军北上时,朱瞻基平静的让人害怕,他对一旁的杨荣道:“决战的时刻就要到了。”

    杨荣点点头,沉声道:“辽东的军队也及时赶到了通州,看来老天爷终究是站在朱家这边的!”

    “那是当然!”朱瞻基傲然昂首,看一眼依然鏖战不休的通州城头,冷哼一声道:“鸡肋……”

    “确实已成鸡肋……”杨荣点头叹气。自从知道王贤不在城内,通州城的重要性就骤然直降,毕竟就算攻下城来,守军还可以放火烧粮,他们还是什么都得不到。

    可又不能弃之不管……谁也不会忘记许怀庆的五千骑兵,是何等的恐怖。城里那可是一万多精锐骑兵啊!

    “孤给你三万人马,你也不用攻城,只需要拦住不让他们出城即可。”朱瞻基淡淡吩咐一句。

    “三万兵马……”杨荣一想到,自己九万兵马都被许怀庆杀了个七进七出,三万兵马就想拦住城里的骑兵,那不是异想天开吗?

    “放心,东厂会助你一臂之力。”朱瞻基又冷冷说了一句。杨荣立即就不说话了,心下不禁一片黯然,堂堂朝廷王师,居然要用这样下作的法子,实在是让人无地自容。

    “眼下,只要能消灭王贤,孤不介意背上千古骂名!”朱瞻基像是在开解杨荣,又像是在为自己辩解道……

    王贤的军队越过大兴防线,依然不疾不徐的向北挺进。沿途的官军斥候,多到像是在夹道欢迎一般。后来直接有成千上万的骑兵,也加入了围观的队伍,监视着他的军队一举一动。

    王贤却根本不理会那些杂鱼,让军队该走走、该停停、该吃吃、该喝喝。一直到第二天,大军来到通州与京城之间的某处,也没有任何敌军敢来挑战。一个人的威慑力,能到这种程度,足以笑傲前后五百年了。

    让将士们不明所以的是,他们主帅的神情却愈发凝重,脸上的悲色挥之不去,似乎有什么伤心事。全军的气氛也跟着凝重起来,没有任何人敢嬉笑,甚至连交头接耳的都没有。

    大军沉默的行进到一处山坡前,王贤勒住马,看一眼身边一名锦衣卫,问道:“是这里吗?”

    那名锦衣卫眼含泪水点点头:“是,这就是许将军他们最后战斗的地方!”

    一旁二黑等人这下终于明白了……

    “就在此处下营,”王贤嘴唇翕动几下,沉声吩咐道:“仔细搜寻每一具遗骸……”

    五万大军便围着山坡驻扎下来。然后,将领们亲自带人,一寸一寸的四下寻找牺牲将士的遗体。

    王贤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长眠在枯黄草丛中的勇士,生怕看到他们死不瞑目的神情。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的那个决定……

    于是他便坐在山坡之上,一言不发的等待着搜寻的结果。

    没过多时,二黑便过来禀报道:“大人,找到了一百零七具遗体,许将军也找到了……”

    王贤双手捂住脸,半晌方抬起头,一双眼睛通红通红。他支撑着膝盖,吃力的站起来,步履沉重的向山坡下走去。那里,静静地躺着那一百零七位勇士……

    二黑叹了口气,紧紧跟了上去。

    因为在射杀许怀庆的同时,杨荣便接到了通州出事的消息,根本来不及打扫战场,便带着军队火烧火燎离开。这一百零七位勇士才没有成为敌军彰显军功的道具,皆都留下了全尸,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尽管二黑等人并不认识许怀庆之外的其他将士,还是毫不费力的将他们一个不落的找到了,因为每一位勇士的身上,都插满了长箭。那一丛丛黑白色的箭羽,在寒风中微微颤抖,就像为勇士们绽开的英魂之花。

    王贤终究还是站在了许怀庆面前,看到他脸上永远凝固的笑容,清晰的透出满足和欣慰,王贤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两行眼泪奔涌而出!他把许怀庆紧紧抱在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听到主帅的悲声,三军将士也忍不住潸然泪下,虽然无法体会到那份切肤之痛,但所有人还是被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

    远处的官军骑兵,惊异不定的看着这一幕,不知王贤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痛哭一场,王贤亲手为许怀庆拔下了满身的长箭,又为他仔细擦去身上的污血,换上崭新的战袍。二黑、邓小贤等人也亲自动手,为其余一百零六名将士整理了遗容。

    然后就在这一百零七名将士壮烈捐躯之处,王贤为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哀悼仪式。

    对着三军将士,王贤亲自讲述起许怀庆他们牺牲的前因后果。寒风中,他悲痛的声音在每个将士耳边回响:

    “我们今天,能站在这里,争取最后的胜利,都是因为这些人的牺牲!没有人要求他们这样做,也没有人有资格要求他们,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牺牲了宝贵的生命,为我们架起了通向胜利的桥梁!”

    “他们的英勇牺牲让我终生愧疚,因为他们不该死在这里!大丈夫马革裹尸不错,但那应该是在和外敌厮杀的战场上,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土和百姓而亡!那才是男子汉真正的归宿!”

    “但他们却不得不在此死战,只因为有人不肯容我们在天地之间!那些人宁可勾结异族,将为国出战的远征大军陷于绝境,也容不得任何人威胁到他们的地位!难道那些人就合该高高在上?合该对我们生杀予夺?需要我们的时候,便让我们为他们浴血奋战,不需要的时候,便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甚至连我们的家人都要受到株连!”

    “这也是我们为何要在此战斗的原因,我们要为父母妻儿的生存而战!要为自己的尊严而战!我们也是在为大明的百姓而战!因为我们绝不能答应,有人可以出卖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却不受惩罚!我们绝不答应,有人因为自己的地位,便随意践踏别人的地位和生死!我们绝不答应,在别人对我们加以不公和迫害时,却不容我们反抗!我们绝不答应,让这些败类继续败坏我们的国家!”

    “绝不答应!绝不答应!”将士们听得血脉贲张,只觉得公爷说出了他们憋在心里多少年,却不知如何表达的话!没有任何人带领,几乎异口同声的呐喊起来!

    “让我们结束这该死的战争!重塑我们的国家!让大明的国土永无战火!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可以免于恐惧和绝望,可以尽情施展抱负,可以平视天潢贵胄!没有人因言获罪、不需要卑躬屈膝,做一个真正的大国骄民!”

    “万岁!万岁!万岁!”将士们的全身都在发抖,灵魂都快跳出胸腔,只有用这最简单最有力的字眼,宣泄他们此刻的激动!

    “如此,方不负烈士英灵!让我们一战而定!”王贤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他的将士们下达了决战的号令!

    “一战而定!一战而定!”山呼海啸的响应声席卷天地!惊得远处的官军骑兵战马乱叫,传到了更远处的官军大营,让正在对众将训话的朱瞻基心惊胆寒……。

    听说王贤在为许怀庆等人举行丧礼,朱瞻基身边的将领冷笑起来道:“大战之前先举行丧礼,他们还真不讲究!”

    朱瞻基却面色冰冷的沉默了片刻,然后继续布置起明日的作战安排来。

    “此役,我军共二十万参战大军,其中骑兵六万,步兵十四万。敌军共五万兵马,其中骑兵两万,步兵三万,无论步骑,我军都数倍于敌军!”

    众将肃然听命,虽然如此,却没有人感到轻松,因为他们的敌人是王贤。

    “敌军主要的威胁,来自于他们的两万骑兵。但明日,我军将采取先易后难的战术,全力进攻他们的步兵!”朱瞻基沉声说道:“一旦失去了步兵的支援,敌军骑兵将孤掌难鸣,再也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众将纷纷点头,这确实是最务实最保险的战术,虽然不能保证全歼敌军,却可以确保胜利不会旁落!

    “为确保胜利,明日作战,务必步骑协同,待步兵阵营进入战斗位置,骑兵再发动突击!同时,各营步兵要迅速跟进,务必尽早接敌,尽早对敌军步兵实现合围!”朱瞻基继续沉声说道。

    “是!”众勋贵武将齐声领命。

    “孤相信,到了这个地步,再没有人敢掉以轻心。因此,不可大意的话就不说了。”布置完了战术,朱瞻基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道:“请诸位切记,一定要形成合力,将二十万大军拧成一个拳头,一个拳头打人!绝不能分散开来,给敌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遵命!”众勋贵武将再次应声。

    该吩咐的都吩咐完了,朱瞻基却依然感觉胸中塞着什么东西,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低声说道:“诸位明日与孤同生共死,来日孤与诸位共享富贵……”

    “我等誓死为殿下而战!”将领们激动的回应着他们的殿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