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章节目录 第一二八四章 威慑

    王贤一声令下,大军拔营而起,浩浩荡荡向廊坊逼近。

    行军途中,邓小贤、刘信等人纷纷请战,要率领骑兵为王贤先破一阵!

    王贤却摇头笑道:“没那个必要,咱们直管行军,你看官军如何反应。”

    众将只好压下心头疑惑,随王贤不疾不徐的北上……

    与大兴相仿,廊坊防线同样是沟壕深长、敌楼密布,两万军队分驻永定河沿线,时刻警惕着南面的动静。

    沧州失陷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但廊坊的守将保定伯梁铭并不太担心,因为山东军队拿下沧州的手段实在不敢恭维,在他看来这恰恰是山东军队,战力低下的表现。

    这位以军功新近擢升的伯爷,十分有信心给那群乌合之众一个迎头痛击,让自己的爵位再升一格,将保定伯变成保定侯。

    有此雄心壮志,梁铭自然毫不懈怠,亲自在最前线坐镇警戒,信心十足的架势,让将士们也感到备受鼓舞。

    没有让伯爷久等,第二天中午时分,斥候便禀报,山东的军队如期而至了。

    “可算是来了!”梁铭暗下心头的激动,看一眼身后严阵以待的众将士,豪气顿发道:“王贼逆天叛国,人人得而诛之!我等虽不能亲往通州,手刃此贼!却可以将他的援军挡在防线之外,同样可以居功至伟!”

    “嗷!嗷!”众将士在主将的鼓舞之下,士气高涨起来,纷纷高举着兵刃,准备和远道而来的敌军决一死战!

    “尔等严阵以待,待本将亲自上前,探查敌军虚实!”亲兵牵来高头大马,为他持缰拽镫,保定伯爷一撩猩红色的披风,潇洒的翻身上马,英姿勃勃的样子,又引来将士们一阵欢呼。

    梁铭便在一队亲兵的随扈下,到了永定河北岸,隔着冰封的河面,眺望南岸的山东大军。

    此时天空飘着细小的雪花,保定伯的红色披风分外惹眼。豪气万丈的将军,在河畔立马远眺,将轰然而至的敌军视若无物,这时怎样一副令人热血激荡的画面啊!

    梁铭正睥睨着远处的敌军,便见河对岸,也有十几骑人马飘然而来。看那样子,不像是敌军的斥候,倒像是和自己一样,前来装逼的敌军将领。

    ‘呵,想到一块去了……’梁铭不爽的闷哼一声,不理会一旁亲兵的催促,非要在那等等看,来的是何方神圣。

    一会儿工夫,那队人马到了永定河南岸,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瘦削、面容清绝的短须男子。那人一直到了河北岸,才勒住马缰,含笑望着对岸的保定伯,微笑说了一句:“这么巧。”

    梁铭的亲兵诧异的发现,自从看清那男子的长相,自家伯爷就如石化了一般,半张的嘴巴,喷出的白气断断续续……

    等到对方开口,自家伯爷直接筛糠一般抖了起来,这么冷的天,却满脸豆大的汗珠,面色比天上的雪花还要白上三分!

    “你,你……”梁铭结结巴巴的指着对岸的男子,活像见了鬼一样。

    那男子自然是王贤,他笑眯眯看着在自己手中提拔起来的将领。“怎么,不认识本公了?”

    “妈呀!”梁铭的瞳孔终于聚起焦来,便听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也不敢跟对方搭话,就慌慌张张拨转马头,头也不回的逃跑了。

    亲兵们不认识王贤,还在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看到自家伯爷跑远,这才赶紧稀里糊涂追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王贤对一旁的邓小贤和刘信,摇头苦笑道:“看来老子也有识人不明的时候。”

    不说王贤在那里感叹自己,居然提拔了这种胆小鬼。单说那梁铭,自从见到王贤,便丢了魂一样往回跑。什么建功立业、什么加官进爵,全都抛到了姥姥家,心里头只剩一个念头,就是跑的越远越好!远离那煞星一百里才安全!

    转眼之间,他便跑回了自己的防线?将士们已经准备就绪,齐刷刷望向自己的主将,等待他发号施令,却见他停都不停径直穿阵而过!梁铭跑出老远,将士们才听到北风送来他凄厉的喊叫声:“赶紧撤退!”

    将士们登时面面相觑,心说不是要迎头痛击吗?怎么又改撤退了?

    这时看到梁铭的亲兵跑回来,几个军官赶忙拦住他们,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亲兵们也说不清楚,气急败坏道:“让你们撤就撤呗!愿意留下来等死随便!”说完便追赶保定伯而去。

    几位军官互相看看,心说真他娘的曰了狗了,有人问道:“还整吗?”

    “整个屁啊!”其余人异口同声骂道:“赶紧撤吧!”

    结果,等王贤的大军渡过永定河,到了廊坊防线前,只看到满地的火炮、床弩、药罐、雷石,却不见一个人影……

    谁都能看得出来,敌军已经做好了充分的迎战准备,如果强攻的话,还真不一定能马上攻破这条完善的防线,而且肯定损失很大。

    结果,自家公爷只是露了一面,居然把敌军活活吓跑了……吓跑了……跑了……

    将士们望向王贤的眼神,满满都是无边的崇敬与狂热,跟着这样的主帅打仗,谁还会担心打不赢?只会担心自己表现不好,坠了主帅的震天威名!

    众将也是震惊不已的看着王贤,在他们心里,自家公爷已经跟看神仙差不多了。

    被几万个大老爷们儿这样看着,饶是王贤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起来:“都是将士们建立起的威名,其实我本人也就那样……”。

    却说那保定伯梁铭,一口气跑出三十多里,到了大兴防线的壕沟外才停下。

    守军官兵见是廊坊主将,赶忙放下吊桥,将他接过壕沟。

    张軏恰巧就在附近,马上让人把失魂落魄的梁铭带了过来。

    “大,大人,大,大事不好了……”一见到张軏,梁铭便如丧考妣的大叫起来:“王,王贤出现在廊坊了!”

    “什么?!”周遭将士登时一片哗然,不少人手里的兵器直接掉在了地上。

    看他们这个没出息劲儿,张軏就气不打一处来,抬手重重一记耳光,把梁铭抽得原地转了个圈。

    “你胡说八道什么?!姓王的被围在通州城,他能插上翅膀飞出去不成?!”张軏一把揪住晕头转向的梁铭。

    “真的,末将在永定河边亲眼见过他,”梁铭半边脸肿的老高,哭丧道:“我在大都督府当班两年,怎么可能认错了人!”

    刚刚稳住神儿的将士们,这下彻底乱了套,不顾张輗就在眼前,惊恐的互相叫嚷起来:“完了完了,都说王贤是武德星君下凡,莫非已经成仙了?!”

    “都闭嘴!”张軏血红着两眼暴喝起来,猛地拔出宝剑,把梁铭劈倒在地,鲜血溅了他一身,张軏整个人愈发狰狞无比,一下子就震慑住了慌成一团的众官兵。

    “姓王的有什么了不起?把你们吓成这样!”张軏恶狠狠地咆哮起来道:“老子偏偏不信这个邪,看看他拿什么突破我的大兴防线!”

    说完,张軏用带血的宝剑,在地上划了长长一道,咬牙森然道:“退过此线者,斩!”

    那些站在那道线北边的将士,慌忙不跌跑到线南边,唯恐这屠夫杀红了眼,直接把他们喀嚓了!

    在张軏的恐吓震慑下,近五万官军开始做起战前准备。这时,梁铭的两万军队也从廊坊退回来了。按照预案,退到大兴,他们本来就是要加入到张軏军中的,也早就进行过演练。看到主将被宰,所有将士老老实实,在张軏的指挥下,被分派到防线各处,充实守军的力量。

    等到两军整合完毕,王贤的军队依然没有出现。张軏军的将士也暗暗松了口气,心说七万人总比五万人胜算要大一些,就是逃跑也能有垫背的……

    张軏手按宝剑,杀气腾腾站在敌楼之上,等待王贤大军到来。谁知,左等右等,足足等了半天时间,才看到南方姗姗来迟的军队出现……没办法,人家就是这速度,想快也快不了。

    “终于来了!”张軏咬牙切齿,只觉自己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他已经下定决心,就是死,也要死在这大兴防线上!

    这一次,一定要跟王贤把新账旧账一笔清算!

    谁知,就在此时,朱瞻基的信使也到了,带来了太子殿下亲笔谕旨——命他立即率军撤离大兴,北上与大军主力汇合!

    “啊!”张軏憋闷欲死,仰天怒吼一声,只好下令撤军。将士们如蒙大赦,争先恐后向北而去……

    结果,王贤的大军慢吞吞来到大兴防线前,又看到了熟悉的一幕……满地物资器械,就是不见一个人影。

    “公爷,您又吓跑了一波……”众将已经不知说什么好了,这尼玛哪是人啊,分明就是辟邪的神兽啊!

    “这回真不是……”王贤无奈苦笑,谁都可能怕自己,张軏那疯狗却绝不会怕。但张軏撤军,却是在他的意料之内,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对手朱瞻基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