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章节目录 第一二八二章 水来土掩

    乾清宫。

    “父皇,您忘了王贤山东的军队吗?”朱瞻基有些臭不要脸的说道,他从一开始就对山东忌惮万分,为了防备山东的军队,设立了沧州、廊坊、大兴三条防线,仅在大兴就有五万大军驻守,他根本不相信山东军队能层层突破而来。

    不过,吓唬一下皇帝,多要些兵马才是正理。朱瞻基轻声说道:“要不,将居庸关的军队撤回来一部分?”

    “不行!”朱高炽又拒绝了。

    “殿下,就在您回京的路上,成山侯送来急报,柳升已经开始攻打居庸关,虽然攻击并不猛烈,应该是配合王贤,牵制我居庸关大军。”杨士奇替皇帝解释道:“但我们确实不能抽调军队离开,一旦居庸关兵力出现漏洞,柳升很可能就会变佯攻为真攻!”

    “哎!”朱瞻基见提议又被否决,不禁气闷烦躁道:“父皇,下旨令藩王们起兵勤王吧!指望那些外姓官员,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兵?!”

    “胡说八道!”朱高炽却想也不想断然拒绝,为了削藩,建文帝甚至搭上了自己的皇位,以反对削藩为名起兵的先帝,登基后也变着法子削除藩王的势力,终于将他们的威胁尽数减除,自己怎能倒行逆施,重新把这些怪兽放出牢笼呢?

    最终,被朱瞻基磨得没法,朱高炽同意将已经到了密云的五万辽东兵,一并拨付给他指挥。

    朱瞻基这才勉强同意,和两位大学士告退出去。他就像是输红了眼的赌徒,要把老父最后一点棺材本都榨出来,然后揣着全部家当去赌场翻本!

    只不过,他的赌场,是战场;他的赌注,是兵马;他的输赢,是这花花江山,是他自己的命!

    离开乾清宫,三人恍若隔世,这才发现官袍下的中单,全都被冷汗湿透了。

    “无论如何,总算争取到了一个月的时间。”杨士奇长长叹了口气,被甩了巴掌的脸,依然隐隐作痛。

    ?“什么也别说了,”朱瞻基黑着脸,冷声说道:“我和杨学士去打王贤,京城就交给首辅了!”

    “二位务必凯旋而归。”杨士奇苦笑一声道:“不然,咱们全都要交代在这一场了。”

    “绝对不会的!”朱瞻基恶狠狠说道:“孤是天命之子!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离开京城前,朱瞻基还做了一件事,他命胡灐将王贤军官兵在京城的家眷,全都押往通州。本来他还想将银铃和于谦也一并带上,却得知皇帝昨日便将她二人接入宫中,太子殿下也只得作罢。

    然后朱瞻基便会同杨荣出城,火速赶往通州指挥攻城!。

    通州城,已经被官军攻打了一天,眼看着城外的兵力越来越多,攻势越来越猛,官军甚至还运来了各式各样的攻城器械,大量的松明火把木材,显然是要挑灯夜战,不分黑白的车轮式攻城了!

    城内的情况不容乐观,非但兵力远逊于敌军,更要命的是,主帅王贤居然不在城中。但一万五千余将士毫无惧色,因为现在指挥他们的是莫问。

    王贤是全才,在军事造诣上也看成卓越,但和不出世的军事天才莫问相比,还是颇有不如。莫问的才华全在领兵打仗上,出征蒙古一来,他便甘居参谋之位,尽心竭力的辅佐王贤大展神威,如今终于到了他大展身手的时刻。

    不客气的说,王贤是把个烂摊子丢在了莫问头上。当时,城外的杨荣大军疯狂攻城,城内还尚有一万多官军尚未缴械,莫问却丝毫不惧,命一半将士守住城头,自己带着一半人马,只用了半天时间,就彻底肃清了城内。将两万多俘虏关押在被官军运空的粮仓之内,只用一千多人看守,便带着其余部队返回了城头。

    而此时,太子的大军已经抵达通州,加入到攻城的序列中。守军的压力陡然增大,城头乱成了一团,莫问一到,便马上稳住了局面。只见他有条不紊的重新分配了守城的兵力,手头的将领兵马,合理的分派到四面城墙,居然还余下三千兵马机动,用来随时支援各处。

    虽然都说战争胜负是所有将士共同拼杀的结果,但一名超级将领的作用,却是怎么高估都不为过的。有莫问坐镇的城头,和没有莫问坐镇的城头,完全是两个样子。他完全填补了王贤不在的空白,让将士们重新有了主心骨,再也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的,只需要按照他的指令,井井有条的完成调动、作战,就可以轻而易举把攻城的敌军打退了一次又一次。

    结果官军攻打到天黑,也没有讨到半分便宜,只得丢下数千具尸体,灰溜溜的鸣金回营了。不过谁都知道,今日的攻城战不过是序幕而已。毕竟太子和杨荣的军队需要协调统一,那么多的攻城器械需要调试准备,等到他们连夜准备完毕,最惨烈的战斗才会真正开始。

    莫问也没闲着,他针对通州城高墙厚、设施完善的特点,重新调整了军队的部署,建立了立体防御体系,以最少的兵力发挥最强的攻击力。又命人打开了通州城东的兵部仓库,将堆满仓库的火药罐、雷石、床弩、火炮,统统运到了城头,将原本就火力十分强大的防御体系,提高到令人惊悚的程度。

    次日清晨薄雾刚刚散去,太子和杨荣便指挥着攻城大军,推动数百具楯车、运钩梯、楼车、弩炮,遣步骑八万余人,蜂拥进攻南面城墙。

    只见沉重的战车碾破满地的寒霜,八万大军刀枪如林、寒光耀目,铺天盖地而来。若是寻常的守军,仅看这吞噬天地的气势,就会吓得屁滚尿流,直接弃城逃跑。

    然而,莫问早就判断到了官军会放弃四面围攻,只攻南城一面,预先便把兵力集中在南面城墙,还将几十尊兵仗局、军器局制造的大炮,推上了城头。

    官军还在一里之外,莫问便下令开炮,将士们用火把点燃了大炮引线,震天的炮声轰鸣中,无数炮弹呼啸着砸向密集的官军!

    朝廷所制的炮弹虽然是实心的,但居高临下而发,威力何止增倍?每一发炮弹落入官军阵中,都会炸死炸上几十名敌军。轰在那些庞大的攻城器械上,登时便将其砸成了碎片!

    几十枚炮弹轰下来,官军再也无法保持严整的队伍。朱瞻基见状,立即下令队形分散、全速靠近城墙,不给守军火器逞威的机会。同时,命官军也用大炮还击,炮声隆隆,两军竟成对射之势!

    只是通州城墙太高,官军的炮弹很难打到城上的守军,轰在坚实的城墙上,只能留下一个浅浅的白印!

    不过官军实在太多,又有太子殿下亲自指挥,大军冒着城头的炮火,还是接近了城墙,开始用弓弩、火枪向城头射击。一时间,万矢齐射城上,城堞箭镞如雨注,悬牌似猬刺一般!

    与此同时,官军开始架设云梯,准备攀爬城墙,却悚然发现,昨日还好端端的通州城墙上,居然出现一层厚厚的冰盖。那是昨夜里莫问命士卒不断往城墙浇水所致,腊月里的北京滴水成冰,一晚上就结出厚厚的一层冰,怪不得炮弹砸在城墙会留下白印!

    别看那不起眼的一层冰,却给攻城部队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他们的云梯搭在上头,根本无法抓牢,上头的守军用长矛一推,云梯便跐溜一下滑倒,把上头的官兵摔个筋折骨断。

    所幸太子准备充分,云梯不中用了,还有大型的攻城器械是不怕这层薄冰的,官军将士冒着矢石,将一具具高大的楼车、楯车、运钩梯推到城下,便依靠这些器械蜂拥攀爬而上!

    可惜守军早有准备,弓弩火枪、滚油檑木这些常规节目以外,还从城头丢下无数的药罐、雷石……这是军器局为官军所制的手雷一样的武器。因为在京中发生过爆炸,因此被移到了通州储存,却便宜了莫问。

    无数西瓜大小的石罐、铁罐、瓷罐丢下来,在攻城器械上轰的爆炸开来。中者直接被凌空炸飞,更可怕的是,罐子里装满了铁钉、石子,爆炸中和罐子的碎屑呼啸四溅,成片的官军便惨叫着掉落下去。短短盏茶功夫,那些密密麻麻蚁附在楼车上的官兵,便被横扫一空!

    守军便丢下油罐、火把,那些暂时失去士兵保护的攻城器械,立时燃起了熊熊大火,官兵想要上前救火,却被火油溅了一身,登时烧成了火人,惨叫着到处乱窜,惊得同袍纷纷倒退,再无人敢靠近那些着火的器械。

    朱瞻基根本不在乎士兵的死伤,依旧下令后续部队重整旗鼓,继续用尽一切手段攻城。无奈在莫问见招拆招之下,一次次尝试都无功而返,一直战至深夜,依然不能攻上城头,朱瞻基这才在杨荣的劝说下,丢下近万具尸体,不甘不愿的鸣金收兵。

    一轮新月高悬中天,用冰冷的清辉覆盖了血色弥漫的城头。
Back to Top